風語小說 > 我給大佬開車的這些年 > 第41章 林可兒不見了

陳東趴在床上,雙臂自然垂下。

林可兒坐在一邊,手里拿著濕了水的溫毛巾,從陳東后脖頸開始輕輕擦拭。

緩緩向下。

遇到結痂處,她會很貼心,小心翼翼擦著邊緣污穢。

一邊吹,一邊控制玉手力道。

陳東后背很結實,沒有一絲多余的肥肉,尤其是兩塊大背肌,紅褐色結痂‘繪出’恐怖猙獰的‘地圖’,與小麥色皮膚居然有著莫名其妙的協調。

充滿暴力的美感!

就連林可兒這種對血腥天然排斥的女神,都被震撼得無以復加。

傷痕,是男人的功勛章!

陳東這些傷,是為了救何叔平而傷,所以,何叔平讓她來寸步不離陪護。

濕熱的毛巾輕滑過肌膚,陳東無比舒服,瞇著眼睛,享受林可兒的‘服務’。

與此同時,一只邪惡的右手開始不老實。

先是手腕微微用力,手掌隨之低幅度晃動,晃動九下之后,第十下會突然用力,手背便會擦到林可兒嬰兒般細膩的小腿。

九柔一重。

林可兒身體一震,雙眉倒豎。

抿著紅唇剛想發怒,卻發現陳東好像不是故意的,磨動銀牙,也就忍了下來。

陳東偷偷一笑。

有一種奸計得逞的小得意。

沒一會兒,手背又蹭了一下。

滑膩膩。

美滋滋。

又過了一會兒,第三次蹭到了林可兒小腿,且這次時間比前兩次時間略長。

林可兒哪能不懂,這小子又開始不老實,一點點試探她呢。

真雞賊。

大大雙眼彎成小月牙,林可兒眼里綻放光芒,溢滿了壞笑。

忽地!

林可兒在距離傷口五六厘米位置,猛地向下一按。

“嗷嗚!”

陳東怪叫一聲!

“嫂子你太用力了。”

但!

林可兒卻羞得滿臉紅霞,原來是陳東趁此良機,右手直接抓住了她的小腿,正在上下摩挲呢。

粗糙手掌摩擦玉腿,林可兒后背陣陣發麻,一瞬間,被陳東摸的那條腿起滿雞皮疙瘩。

“嫂子,你,你怎么突然那么大力。”

“搞得人家好痛啊。”

陳東惡人先告狀。

“你!”

林可兒粉拳高高舉起,輕輕落在陳東后腦勺,又氣又惱,“手還不松開,你在這樣,我不理你了!”

松開之前,陳東又上下摸了幾下,都摸到了大腿根。

林可兒身子一軟,差點趴到陳東身上,得虧她雙臂撐得穩,才沒有‘羊入虎口’。

陳東松開手,林可兒觸觸電一般從床邊彈開,好似下面坐的不是床,是鐵刺。

在衛生間平靜了好一會兒,林可兒才出來,關燈,躲進自己被子里。

一言不發。

“嫂子。”陳東死不悔改,還想撩撥林可兒。

但是林可兒根本不搭理他,任由他喊個不停。

一招不行,陳東又換一招。

“哎呦呦~”

“嫂子,我想上廁所。”

“哎呦呦~”

“嫂子,我背還有點疼。”

“嫂子,你再幫我吹吹好不好。”

......

林可兒緊閉雙眼,抿著嘴巴,眼角是掩不住的笑意。

什么時候,何叔平這樣逗過她呢?什么時候這樣讓她開心過呢?

每次,只會說上一句,卡里又打了一百萬,你花完。

人心是不滿足的,林可兒擁有錢越來越多,內心深處的空虛越發越來越大。

有些東西,錢,沒辦法彌補。

陳東也沒想到,自己油嘴滑舌,剛好擊中林可兒柔軟。

皎潔月光透過窗戶縫隙灑在病房里,兩人睡得恬靜。

林可兒時不時開心地笑,在夢中,她是個快快樂樂,無憂無慮的女人。

陳東醒來的時候,已經日上三竿。

林可兒的床鋪空空如也,不知道是去哪里了。

陳東動了幾下,發現后背傷不怎么疼,舒服地伸了個懶腰。

起身,下床。

剛洗漱完,想問林可兒什么時候回來,一個黑色微信頭像發信息來了。

陳東點開一看,好家伙!

是一套大紅色很欲的情趣內衣,穿在一個身材曼妙的女孩子身上,單論情趣內衣,該遮住的地方那是一點兒都遮不住。

不過,女孩子很有心機,面對鏡子,橫著食指。

這根食指的角度,剛好遮住上面高聳與下面神秘之地。

一指遮風光。

手機又震動了一下【早晨第一餐,如何?】

陳東摸了摸鼻子,笑笑,古靈精怪的小丫頭,一大早勾引他。

真不怕哪天自己忍不住把她一口吃掉啊。

【一般,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見琳達沒回,陳東收起手機,下樓去小花園散步。

小花園病人不多,畢竟是高級私人醫院,住進來的非富即貴,很注重個人隱私。

“無聊啊,一起喝一杯?”

就在這時,一個戴著金絲眼鏡穿著運動服的男子坐在長椅上招呼陳東。

他的旁邊,放著切好的豬頭肉,烤雞還有一些花生米以及兩瓶紅星二鍋頭。

一瓶打開,一瓶沒打開。

陳東左右看了看,確定男子是對自己說話,笑著上前道:“小哥,一大早就整那么來火的?”

“天熱,濕氣大,喝點酒驅濕氣。”男子拿起沒打開的那瓶紅星二鍋頭遞給陳東。

陳東性格豪爽,道謝之后接過,打開。

放在鼻子下聞了聞沖鼻的酒香,與男子碰了一下:“這二鍋頭,酒香好濃郁啊。”

“好鼻子,靈的厲害,這酒活該你來喝。”男子又撕下一大塊雞腿,遞給陳東,神秘兮兮道:“內部特供酒,一般人喝不到。”

兩人大塊吃肉,大口喝酒,聊著天南地北,小花園內男人笑聲肆意。

“唉...真好啊,好久沒有那么暢快與人聊過了。”金絲眼鏡男子感慨道:“我有一種感覺,你我是同道中人。”

陳東尷尬一笑,同道中人?恐怕,說出來會嚇死眼前男子。

吐出酒氣,拍拍男子肩膀,豪爽道:“那你等我,我去買酒買肉。”

男子推了推近視眼鏡,視線略過陳東肩頭,看向遠處,點頭道:“我等你。”

很快,陳東拎了一堆酒和熟食回來。

空空如也。

就連骨頭殘渣都清理干干凈凈。

也罷,陳東無奈聳聳肩,拎著一大堆食物回到病房。

林可兒還未回來,難不成回家?就算是回家,肯定也跟自己說一聲。

拿出手機看了看,已經十二點。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陳東更加奇怪,好好的,關機干嘛?

隨后,又撥通了何叔平號碼,何叔平表示,林可兒從未發信息給他說要回家。

焦急等到晚上六點,陳東一共撥打林可兒五十次號碼,都是無人接聽。

“平叔。”陳東再一次撥通何叔平手機。

“可兒還沒回去?”何叔平疑惑。

“對。”陳東心情沉重點點頭。

“阿東,你嫂子恐怕落在京城人手里了。”何叔平一字一句說道。

“我知道了。”

陳東盯著窗戶外的風景,語氣非常平靜,平靜到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