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我給大佬開車的這些年 > 第29章 嫂子,我,憋的難受

陳東是被尿憋醒的。

窗外高樓大廈上的霓虹燈閃爍跳躍,放射性線七彩線條有規律掃過黑暗中的病房,看起來,不像是病房,倒是有了幾分高級商務會所包廂的奢靡之味。

只差幾個穿著性感年輕貌美搖骰子的妹子而已。

耳邊隱約傳來水流的聲音,刺鼻消毒水味道中夾雜一絲好聞的沐浴露味道。

他也沒多想,想要自己起身下床,可是每動一下,肌肉拉扯的疼痛讓他齜牙咧嘴不得不放棄。

“嫂子,你醒了嗎?”陳東輕聲問道。

林可兒被宋溪迷暈,聊完之后,陳東還沒得來喊醒她。清純又古靈精怪的琳達又來,打鬧一之陣后離開,陳東反而不想喊醒林可兒了。

這幾日,林可兒的心一直是提到嗓子眼,神經緊繃,肯定睡不好。

既然暈倒了,陳東干脆想著讓她好好睡一覺,女生經常熬夜,疲憊等會造成氣血虛,皮膚變差,長斑還容易做噩夢。

“咔嚓!”

就在這時,廁所的門被打開,伴隨著一陣熱浪和好聞的花香,林可兒歪頭用浴巾擦著濕漉漉的頭發走了出來。

借著廁所的燈,陳東眼睛根本移不開,林可兒穿著寬松白襯衫,襯衫邊緣剛好遮住神秘三角地帶,走動之間黑色蕾絲邊若隱若現。

多一分則嫌長,蓋住大腿不夠吸引人。

少一分則嫌短,過于暴露失去神秘。

不僅如此,得益于陳東鷹隼一般的視力,他還看到林可兒粉粉大腿上,掛著幾滴晶瑩剔透的水珠。

正沿著筆直的大腿緩緩地往下流。

好一幅美人出浴圖。

“咕咚!”

陳東艱難地咽了咽口水,小腹嘭地炸開一團火熱,燥熱血液一股股朝兩個頭涌去。

他終于明白為何官場上那么多權色交易。

拿這個考驗干部,哪個干部能夠經得起這種考驗?

美人計,光明正大的陽謀,你知道,你明白,但你控制不住自己,就要跌進去。

“嫂子。”陳東喊了一聲。

“呀,你醒了。”林可兒打開燈走了過來:“我一覺醒來渾身濕透了,就洗個澡。見你還沒醒,我就沒開燈,怕打擾你休息。”

見陳東盯著自己一眨不眨還不說話,林可兒十分詫異。

順著綠油油的視線往下移動。

“呀!阿東,你壞蛋!”

林可兒連忙用浴巾圍住下半身,本就因為剛出浴緋紅的鵝蛋臉一瞬間紅得能夠滴出血。

送陳東來醫院她只簡單收拾了幾件陳東的衣服,自己洗澡沒有衣服換,索性穿著陳東的白襯衫。

想著一會兒洗一洗,掛在陽臺上明天就干了。

“你還看。”林可兒害羞地躲上另一張床,用被子遮住自己曼妙身姿。

“嫂子,我,我憋得難受。”陳東支支吾吾,一個大男人話都說得不利索。

自打從娘胎出來,陳東確定只有小時候不能自理需要女人幫助撒尿。

從未想過有一天,自己那么大,上個廁所還要女人幫忙。

“憋的難受?”林可兒心中小鹿亂撞,被陳東虎狼之詞沖得渾身燥熱,糾結咬著下嘴唇,夾緊雙腿。

阿東的意思,是,是想讓自己幫他釋放出來?

可,可是,自己是他嫂子,怎么能做這種事。

而且,怎么幫?

是她想的那種幫嗎?

一時間,病房內落針可聞。

“嫂,嫂子?”陳東也豁出去了,總不能尿床上,第二天護士來換床單看到。

還以為他前列不行呢。

“你來幫我一下,我快憋不住了。”

林可兒能夠聽到自己心撲通撲通跳的厲害,手心也溢出汗水。

難道,真的要幫陳東...

那就幫這一次吧。

林可兒自己給自己做心理疏導,阿東離開之前,自己也確實答應他。

只要平叔安全回來,他提出什么要求都不會拒絕。

“啪嗒。”

林可兒關掉病房燈,又走到窗邊拉上窗簾,房間一下子陷入黑暗中,只有微弱的光通過窗簾縫隙透進來,勉強能夠看到林可兒模糊的身影。

陳東不明所以看著黑暗中晃動的林可兒,又不是明星,有必要搞得那么嚴實?

轉念一想也對,林可兒在南城名聲不比明星弱,萬一真的被什么人無意間拍到林可兒扶著男子上廁所,那南城就炸了。

何叔平這頂綠帽子,怎么洗也洗不干凈。

走到床邊,林可兒坐下,好聞的沐浴露花香撲鼻。

“我,我只能用手幫你,你,你不可以得寸進尺。”

“你的手要是不老實,我,我就把他綁起來。”

“而,而且,只有這一次。”

林可兒的聲音都在顫抖,一邊說,一邊在黑暗中準確摸到陳東小腹,手指扣到褲子邊緣。

陳東一愣,用手?

難不成用手捧著?!

那也得漏的到處都是啊。

愣神的三秒,林可兒柔軟玉手已經探了進去。

這種感覺...

“嗯~”

林可兒也是發出一聲微不可察的嬌顫,緊張的不停咽口水。

陳東摁住林可兒的手腕。

“嫂子,你誤會了,我是要憋不住尿。”

“你混蛋!”

林可兒閃電般抽出自己玉手,將腦袋深深埋進自己兩座高聳雪山里。

沒臉見人了。

兩分鐘后,林可兒攙扶陳東來到衛生間。

“啪嗒。”

廁所燈被打開,林可兒腦袋埋得更深了,根本不敢看陳東。

“嫂子,我,我靠著墻就行,您,您到外面等我。”陳東不好意思掏出二弟放水,因為現在根本放不出,林可兒整個雙手扶著自己右臂,走動之間,難免會與她身體進行摩擦。

陳東自己都不知道啥時候才能熄火。

“你,你快點,你受傷那么嚴重,萬一,萬一再摔倒怎么辦?”林可兒聲如蚊蠅。

“我不看,你快點。”

“嫂子,你在這里,我尿不出來。”陳東聞著林可兒身上散發的香味,苦惱又無奈。

“尿不出來?”林可兒納悶。

怎么會尿不出來呢。

“你的蛋...還疼?”

“是不是謝醫生沒有認真檢查,這是終身大事,關乎你一輩子的幸福。”

“你告訴嫂子,別不好意思說,你不說,后悔的肯定是你自己。”林可兒焦急,她可是深深體會男人不行帶來的痛苦。

何叔平就是打架被人刺穿下體,去醫院礙于面子沒說,耽誤最佳治療時間,再也硬不起來。

她怕陳東重蹈覆轍。

心一橫,只把自己當做醫生:“你脫下來,嫂子再給你檢查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