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我給大佬開車的這些年 > 第24章 生死搏殺

陳東深一咬舌尖,精神一振。

想到與林可兒接觸的種種,斜拎尼泊爾就沖向了打手。

雖說對方人多,可是他們不敢下死手,不敢要自己的命,這是陳東唯一脫身的機會。

尼泊爾橫切而過,用最小的力氣,追求最大化的群傷。

三根實心鐵棍齊刷刷出現,成功擋住陳東這一擊。陳東收刀,又是一個斜劈,自上而下,依舊是想著群傷。

只是,陳東感覺右腿小腿一緊,肌肉驟然繃直,間不容發扭頭一看。

原來是被砸了一棍。

喉嚨里的喊聲還沒出嘴,左腿小腿又被砸一棍。

雙管齊下。

陳東雙膝跪地,右手緊握尼泊爾彎刀,刀尖插入土中,才沒有趴倒在地。

但,還沒完。

后背又被連抽幾棍,陳東胸腔發火,一股股氣血往上涌,沖的雙眼發黑,尼泊爾差點脫手。

幾棍之后,又是一片如同烏云蓋頂的鐵棍落下,這些人雖說下手狠辣,可都避開了要害,沒有一個人敢朝陳東頭上招呼。

千鈞一發之際,陳東左手撐地,腰腹爆發出驚人的力量,雙膝依舊跪地,右手卻拔出長刀反身一撩,數根鐵棍被撩開,那些人也是齊齊后退,生怕被鋒銳無比的尼泊爾彎刀給割傷。

趁此機會,陳東連滾數圈,逃出包圍圈。

他站起來,小腿肚抽搐不停,豆大的汗水順著刀削的下頜往下滴落,吐出一口帶血的口水,面色陰沉如水。

“爽!”中年男子第二輪大戰開始,整個人都處于亢奮狀態。

陳東神色冰冷,擦了擦嘴角的血跡,舉著手中的尼泊爾面對逼上來的打手一步一步朝后退。

突然。

他沖向了正在車頭大戰的中年男子,鬼魅的速度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眼看長刀就要落下。

中年男子雙手抱著趴在機蓋上的女子朝向一轉,就成了赤裸女子直面陳東手中的尼泊爾,以陳東現在的速度和力量,絕對能夠將女子一分為二。

陳東心中一凜,強硬的扭轉落刀的方向,閃爍冷光的刀鋒幾乎是貼著女子的高聳處砍在了堅硬的機蓋上。

“咔嚓!”

如同砍瓜切菜,尼泊爾彎刀刀身整個沒入其中。

拔出尼泊爾還想砍第二刀,身后的打手已至,陳東被迫放棄中年男子,雙手撐著機蓋,三兩下上了車頂。

這下,陳東算是占據了主動地位,車頂又滑位置又小,一下子涌上不來那么多人。

三個打手同時上去,都被陳東甩刀逼退。

其中一人的胳膊只是被邊緣擦到,深口見骨。

中年男子一身冷汗,靠著吃藥重振雄風的某處,也跟軟趴趴的小蟲縮在那兒,強壯鎮定抱著女子柔軟腰肢,顫抖的雙腿卻出賣了他并非不怕死。

緩神片刻,中年男子突然聲嘶力竭大喊:“給老子打,給老子往死里打!”

因為剛才陳東砍下來的那一刀,他的的確確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

他能肯定,要不是懷中的女子,他現在已經死了,死狀慘不忍睹。

中年男子發話,一眾打手也不再隱忍,面露狠戾和殺意,四個打手沖上車蓋想要上車頂。五個打手從右面鐵棍砸腳,五個打手從左面襲擊。

剎那間,車頂一片坑洼,黑色車漆大片大片脫落。嶄新的商務車,不過一分鐘,成了破破爛爛的廢車。

雙方都殺紅了眼,陳東也不管出手是否有章法。

從車頂上一個箭步前沖,尼泊爾當頭朝著最先上來那人狠狠砍下。打手雙手舉起手中實心鐵棍格擋,殊不知陳東的力量與尼泊爾彎刀相輔相成。

火光一閃!

實習鐵棍從中間被硬生生切斷,切斷鐵棍后下劈的力量減小,但去勢不減,刀尖從男子眉心開始,一直滑到襠部。

鮮血突然炸裂,濺了其身旁打手一身的血腥,男子扔掉手中斷裂的鐵棍,捂著臉痛苦的哀嚎。

陳東的臉上也被鮮血濺到,溫熱的鮮血灑了一臉,一滴滴鮮血從他臉上不規則下落,看上去像是地獄出來的惡鬼。

他絲毫不憐憫,又是一腳踹在那人小腹上,從車頂上倒飛出去,重重摔倒在地。

這血腥的一幕,令部分打手產生退意,嘴里的喊殺聲都小了許多。

剩下四人對視一眼,心中恐懼,也只得一咬牙硬著頭皮上。

他們屬于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總不能當著中年男子的面跳車逃跑吧,只是心中期望陳東的刀別砍到關鍵部位。

不過一會兒,四人也是從車頂上跌落,有人捂腿,有人捂著胳膊。

二十人圍攻陳東,倒下不能再戰的已經有七八個,這個戰績說出去,南城必然又是一次大轟動。

剩下的十來人,圍而不攻,沒人再敢翻上車頂。

中年男子牙齒都在打顫,雙眼通紅,指著一幫打手怒罵:“上,給老子上。”

“誰他媽敢不上,回京以后老子廢了你們。”

“現在上的,獎金翻倍!”

威脅和誘惑的雙重壓力下,十來人又發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沖鋒。

陳東死守車頂,喘著粗氣,左避右閃。

人有力竭時。

被折騰一天一夜,食物沒吃多少,睡眠也只有短短三個小時,身體內的力量一點點被蠶食殆盡。

“嘶...”

陳東一個叱趔,差點從車頂上栽倒,小腿鉆心的疼,原來是車屁股后面三個男子配合,兩個人蹲下,讓一個人踩住他們的雙腿,大半個身子沒過車頂,對著陳東的小腿是狠狠一棍。

瞬間,陳東雙眼血紅。

“老子草泥馬!”

陳東轉身,不管機蓋上上來的幾人,反身對著男子肩膀砍下。

陳東反擊的速度太快,下面配合的兩人來不及把他放下,男子右肩直接被削掉一大半,鮮血如同決堤的河水,大片大片涌出。

男子都沒來得及發出一聲慘烈的大喊,直接就被疼的暈了過去。

身后一根鐵棍襲來,砸向陳東的后腦勺,陳東背后像是長了眼,險而又險的避過,一個側身肩撞,那人倒飛出去。

而后又是反手一撩,切向右邊那人。那人也是嚇破了膽,刀鋒未至,雙腿一軟,向后倒去。

剛上來的幾人又被如魔的陳東打退。

可就在這時,陳東聽到了引擎的轟鳴聲,他一抹臉上的鮮血,暗道一聲不好。

只見中年男子開著另一輛商務車,油門踩到底,直直的撞向他腳下這輛商務車的側面。

“轟!”巨大的金屬撞擊聲。

陳東從車頂上高高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