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我給大佬開車的這些年 > 第2章 我陳東不是那種人

阿東。”何叔平難得收起了身為上位者的迫人之氣,心情沉重道:“實話跟你說吧,我不行。”

“二十年前就不行了,黑幫混戰,被人捅穿了下體。”

陳東閉嘴不言,有時候,上位者將他心底最深處的秘密告訴你,與你而言,并非是一件好事。

一個不小心,就是一場殺身之禍。

“而京城那位德高望重,權勢滔天的那位老爺子活不長了。”

“他想抱孫子,兩個兒子一個私生子,誰能抱著孫子去見他,他的話語權就交在誰的手上。”

陳東有聽說過,何叔平是私生子,在京城不受待見,十八歲被迫來到南城發展。他敢打敢拼,善于利用人際關系,在道上闖出了一片天地,才重新入了京城那位老爺子的法眼。

如今,有機會拿到京城那位手上的勢力,說什么他都得試一試的。

“這,平叔,我真的做不了這事兒。”陳東咬牙拒絕。

要說他聽到何叔平的話語,心里沒有一絲波瀾,那是根本不可能。

他是男人,一個血氣方剛的男人。而且上的是林可兒,南城不知道多少男人愿意和她睡上一覺之后就去死。

何叔平很有耐心,循循善誘,“你不是總跟我說,你能在南城有如今的威勢,都是沾我的光。”

“沒有今天的我,就沒現在的你,難不成,你只是嘴上哄我開心?”

“不敢。”陳東低下頭,看著邁巴赫的方向盤,內心長長一嘆。

平心而論,何叔平的確對他很好,連陳東在內,他一共四個貼身保鏢,每個人都是月薪十萬起步,還給家人買大平層。

但是四人之中,陳東待遇最好,何叔平每個月都單獨給他卡上多打十萬,也就是二十萬一個月。陳東在老家的父母,吃喝住行,都托人關照過,逢年過節,何叔平還親自打電話慰問兩老身體。

不僅如此,每次家宴,陳東都坐在何叔平的左手邊,如同一家人一樣被對待。也正是這個兩種行為,身為特種兵狙擊手的陳東,都放低了姿態,打心眼里尊重何叔平。

女為悅己者容,士為悅己者死,不外如是。

現在,叫他去爬上嫂子的床,他怎么能做到?

“平叔,現在醫學那么發達,您可以用試管嬰兒。”陳東從后視鏡中看了一眼沉著臉的何叔平,又想到一個辦法。

“我現在已經五十多了,身體大不如從前,即使是試管嬰兒,成功的概率也不大。”何叔平像是放開了心中的包袱,話語很多。

“這并不最關鍵的地方,關鍵的是京城兩位好大哥,南城不知道有多少他們的眼線。要是被他們知道我不行,然后用試管嬰兒來傳宗接代。”

“這事情要是傳出去,你覺得我還有機會拿到老爺子身后的勢力嗎?”

“越是大家族,越是看重臉面。”

“兒子可以不是我的,但是別人不知道兒子不是我的,那就是我的。”

對于何叔平這個自欺欺人的理論,陳東不置可否。

“你也知道,就算去保密性極好的私人醫院,也必然會接觸很多人,人多眼雜,泄密的可能性很大。”

“畢竟,他們不是為我服務的,是為錢財。”

“而你上了你嫂子,讓她懷孕,只有我們仨知道。我們不說,誰能知道?而當老爺子走了,勢力在我手中,我還在乎誰發現什么呢?”

“更何況,你嫂子是一個正常的女人,她應該享受男人在她完美的肉體上信馬由韁,縱馬奔馳,她需要成為一個真正的女人。”

“這也算是我對他的補償。”

確定何叔平不是誆他,陳東的心一下子跳動的激烈起來,腦海中再次閃過林可兒那曼妙的身姿與那張不容任何男人褻瀆的臉。

不過,下一秒陳東就冷靜下來,他不是一個容易被精蟲上腦控制的人。

“平叔,我還...還是不能幫您,您找別人吧。”

“我知道了您的秘密,今晚就離開,帶上父母去國外找個小村子生活。”

“傻小子。”何叔平笑了笑,這個笑容十分的耐人尋味,看似平靜卻帶著陰寒的殺意,只是坐在駕駛位上的陳東看不到。

“為什么選擇你?”

“當然因為你優秀,十分的優秀。不僅優秀,還年輕,帥氣,能當上特種兵中的狙擊手,從基因上來看,你是一個非常適合傳宗接代的男人。”

“這就是我選擇你的原因,夠嗎?”

“這是你的任務,給你半年時間,接觸你嫂子,讓她愛上你,然后你們倆名正言順的上床。我不想傷害她,讓你強上她。”

最后這句話,陳東能感受到何叔平的語氣不容一點商量的語氣。

“嫂子她不是一個隨便的女人,這恐怕很難。”陳東最后一絲掙扎。

“女人...”何叔平沉吟幾秒后:“女人都一個樣,能在床上翻云覆雨,也能在車里翻江倒海。”

“只要你抓住其要害,看她要的是錢,還是情。”

“錢,你嫂子不缺,她缺的是細膩如水的感情和男人熾熱如火的氣息。你要主動出擊,拿出你特種兵的本事來,噓寒問暖,無微不至的關懷,撬動了她的心,她就會成為你的‘玩物’。”

“縱然在夜晚的郊外,她都不會拒絕你粗暴的進入!”

“當然,這件事要做的隱秘,不要被她發現端倪,是我指使你的,有目的的利用她。”

天人交戰一番之后,陳東無奈的選擇了妥協。

他發誓,他陳東不是貪圖美色的人,絕對不是饞林可兒的身子,是的確不想讓何叔平浪費了這次機會。

何叔平坐直了身子,拍了拍陳東的肩膀:“這件事情成了,你就是孩子的干爹。”

“有了京城的勢力,我們才是真正的黑道。”

“真正的黑道?”陳東疑惑道。

“對,真正的黑道,不是打打殺殺。是穿著定制的西裝,喝著法國運來的紅酒,坐在富麗堂皇的屋子中,談笑之間,操控著股市,地產,黃金等資源。”

“一笑萬人生,一怒萬人死!”

“難道,你不想嗎?”

陳東心中震驚,跟了何叔平四年,從沒發現這人擁有那么膨脹的野心。

想要只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