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聞聽聽陳知衍 > 第147章 有人鬧事

X~院領導給聞聽聽的時間只有這一天時間。

下班前,護士長過來安排交接,左甜才知道聞聽聽又被停職了。

她瞪大了眼睛:“你怎么不和我說呢?”

“也沒什么好說的,過段時間我就回來了。”聞聽聽輕聲說。

她本身就不是愿意讓別人替自己擔心的性格。

左甜咬咬唇,她看向后面一臉喜色的方萍,滿臉煩躁:“到時候又要聽狗叫了,真是討人嫌,怎么偏偏是她被分到我們科室。”

正低聲說著話,醫生查完房回來了。

路過護士站的時候,付寒停下。

她看向聞聽聽,聲音清冷:“既然你又要回家休息,走的時候把所有東西都交接好,我不希望我的病人出現任何問題。”

她聲音落下,好幾個醫生都朝著這邊看過來。

聞聽聽抬眼看向付寒,她眼神坦蕩干凈:“病人的問題上,我沒有出過任何差錯。”

付寒下巴微抬,她垂下睫毛,眼睛里帶著不可察覺的輕嘲:“我只是在提醒你而已,何必這么著急強調?”

聞聽聽心里就不怎么舒服,而且也知道自己的事業幾乎都是因為有聞少安的插手,才會被迫停止。

所以哪怕她性格再軟,也有些不甘。

她抿抿唇:“因為付醫生你總喜歡以自己的主觀意識來評判別人,所以我只能再三強調,否則你可能很難聽懂。”

這是聞聽聽第一次在這么多人面前,不給付寒面子。

甚至可以說就是在諷刺付寒自大自負了。

付寒眸光冷冽,正欲開口,就聽見陳知衍說道:“既然已經被停職,交接好工作是你應該做的,你沒必要把自己的怨氣撒在別人身上。”

聞聽聽放在桌面上的手猛地收緊。

陳知衍眉心輕輕皺著,還在提醒她:“事情已經這樣,發脾氣沒有用。”

聞聽聽胸口的氣息像是被人用棉花堵住了一般,悶的難受。

在陳知衍這里,每次都是她在鬧脾氣。

每次都是她的錯。

聞聽聽又想到昨天晚上,陳知衍那個滿是占有欲的吻,心里酸澀到發苦。

她只能不再說話,低頭收拾著自己的東西。

直到那幾個醫生離開以后,她才拿上自己的東西離開護士站。

方萍在她身后,故意夸張道:“麻煩精終于走了,可算能過一段安生日子咯。”

聞聽聽腳步微頓,拿著包的手抓的特別緊。

路過醫生辦公室的時候,聽見里面鬧哄哄的,聞聽聽卻只覺得煩。

然而里面的人卻看見了她。

方洄碰了碰陳知衍的手肘:“我看聽聽狀態好像不是很好,你剛剛說話太重了,這件事她本來也算是受害者,你要不要跟上去看看?”

陳知衍順著方洄的視線看過去,他壓了壓眉骨,沒說話。

因為這件事在陳知衍這里已經成為了既定事實,那么聞聽聽應該做的就是想辦法去解決。

而不是任由情緒掌控自己的思緒。

發脾氣有什么用,難道就能處理好了嗎?

陳知衍黑沉的瞳孔之中,閃過一抹煩躁。

方洄還想再勸一下,卻突然有人來敲了敲辦公室的門:“出事了!有人來醫院鬧事,聞護士被攔住了!”

“你說什么?”

“樓下有人扯了橫幅,說要來為自己女兒討個公道,說是聞護士當初搶了她女兒的名額才會來到咱們醫院的!哎呀總之你們下去看看吧!”

-

聞聽聽剛下樓,就被一對中年夫妻給攔住了。

那兩人拿著她的照片不停比對著,確認以后,直接在她面前跪了下來!

中年男人聲嘶力竭的哭喊著:“聞大小姐!我求求你把我女兒的資格還給我女兒吧!你家里那么有錢,你還是個網紅,你就算不工作也很好啊!為什么非要斷了我們一家的活路呢?”

男人這一通操作下來,頓時把周圍人的注意力都給吸引了過來。

而后女人也迅速從自己背的書包里拿出一張橫幅拉開。

上面赫然寫著:還我女兒工作!

女人扯開了橫幅以后,和男人對視一眼,瞬間用哭腔控訴道:“我們家雖然是農村的,但是也沒有讓你們這么欺負的啊!這是我女兒一輩子的事情,我今天就是不要命了,也一定要給她討回來公道!”

“大家都來看看啊!就是這位聞家的千金小姐,當初在考試的時候,頂替了我家姑娘的名額,不然她一個殘疾人怎么能進這么好的醫院當護士啊!”

“他們這些有錢人都是黑心肝的,就因為自己有錢有勢,就把我們農村人欺負成這樣啊!”

他們的動作都十分的順暢,聞聽聽腦袋本來就有些昏沉,這下更是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她只看到面前有人影在不停虛晃著,耳邊的聲音也都是尖銳的。

中年夫妻見她被嚇到了,眼里閃過一抹得意的光,隨即更加用力的表演起來。

那男人甚至直接伸手去抓聞聽聽。

他拽住聞聽聽的胳膊,故意將她的衣服往下拉。

夏天衣服本來就薄,而且聞聽聽穿的也是T恤,領口被這男人給往下拉了不少,露出肩膀白皙的皮膚。

男人的手毫不客氣的在她胳膊上狠狠掐了兩把。

聞聽聽掙扎著,試圖甩開那男人,可是另外的女人又撲了過來,牢牢的抱住她!

男人的手還在她身上亂摸著,聞聽聽又驚又嚇,同時還惡心的想吐。

偏偏身上的人又怎么都掙脫不開!

而周圍那些圍觀的人,臉上的表情或鄙夷或看熱鬧,就是沒有一個人阻止的。

從沒有如此絕望過。

聞聽聽使勁掰著鎖在她身上的手,也不管是否會將人抓傷,直接用了力氣掐上去!

因為害怕到極致,她嗓子幾乎發不出任何聲音,整個人都極度驚恐。

她拼命的捶打著那兩個人,眼淚大顆大顆的落下。

可是周圍確實各種拍照和錄視頻的人。

無數的手機對著她,就像是一個又一個的惡魔——

聞聽聽在那一瞬間,真的快崩潰了。

直到身后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然后,抓著她的男人被人推開。

她被帶進了一個干凈的懷抱里。

可是聞聽聽卻感覺不到一點安全,她瑟瑟發抖。

甚至直接推開了那人,蹲在地上干嘔起來。

好惡心,真的好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