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鳶好奇的是,他到底是怎么說服林澤給他辦事的。
難怪奧維萊特出事的時候,林澤也要跟著去E國呢。
難怪她感覺自己什么事薄擎都知道呢,結果是林澤在通風報信!
所以薄擎化身大魔王陪著墨朝暮一起打游戲,那墨朝暮的游戲ID,肯定也是林澤提供的吧。
“其實我早就知道了。”薄擎的聲音突然染上了些許的沙啞。
“知道什么?”
“我就是薄擎。”
這五個字,讓沈鳶的身子一顫。
她立刻直起身,從薄擎的懷里出來。
她驚訝的看著她:“你說什么?”
他早就知道了,他早就知道他是薄擎了?
那他為什么不告訴自己,還躲著自己,他明明知道自己的身份,為什么還要一次次的推開她?
那他的記憶呢,他一切都記起來了嗎?
如果不是自己多次的試探,然后一直堅信他就是薄擎,那是不是薄擎也不會回到她身邊了?
可是為什么,為什么不告訴自己啊?
沈鳶的眼眶也一下子就濕潤起來,他明明早就知道的,可他還對自己那么冷漠,她甚至都以為他真的不喜歡她了。
看著沈鳶紅著的眼眶,薄擎的心里像是有針扎一樣。
他伸出手,略帶薄繭的指腹擦過沈鳶的眼角:“別哭,都是我的錯。”
他越是這么說,沈鳶的眼淚越是不受控制的流下來。
“你為什么不早點告訴我,為什么不告訴我?”
她也不想哭,她咬著唇瓣努力控制著眼淚,可是這一刻真的控制不住。
他什么都知道,可什么都不告訴她。
沈鳶知道,薄擎肯定有自己的想法,他肯定是在保護著她,可明明他們之前說過,不管發生什么,都要一起走下去的。
她不想讓薄擎一個人扛著,她想要和他一起走下去!
薄擎伸出手,把沈鳶攬入懷里。
“對不起。”他的聲音就在她的耳邊。
沈鳶張開嘴,一口咬在薄擎的脖子上。
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想這樣咬他,像是要用這種方法,讓薄擎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他痛的時候,就能想到自己。
又或者是這樣,她才能感受到他的存在,因為這樣的姿勢,她肯定是要抱著他,兩個人之間,是無間的親密。
沈鳶的力道不大,只是留下了一個紅痕。
她緩緩的松開了嘴巴,從他的懷里抬起頭,端詳著這張臉。
那次無意間看到過這張臉真實的容貌,是沈鳶唯一一次看到,到現在,她都覺得是那么不真實。
這是一張假的面具,在這面具下面,才是他真正的臉。
沈鳶的手撫摸上去,面具是冰冷的,沒有溫度。
“我們都結婚了,你為什么還不把你真正的樣子給我看,你該不會是爆炸毀容了,不敢出現在我面前,怕我嫌棄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