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威猛翹著腿,吃著水果。他身旁不缺美女陪伴,會所里面那些找機會的女人眼睛是最毒辣的。一眼瞥過去,便知道這人是真闊少還是打腫臉充胖子。
孫威猛舉手投足表現出來的都是有錢的紈绔氣質。
美女將酒杯都湊到了他的唇邊,孫威猛隨意地喝了一口。
身旁的位子突然空了一個,孫威猛轉頭就看到了裴乾那張倒霉催的臉。
真晦氣!
這里還能見到裴乾。
裴乾在喝悶酒。
一杯接著一杯。
他今晚將趙貞美約出來了,只是人家坐了一會兒就走了。還祝他能有一個美好的夜晚,說是睡衣秀美女如云。
趙貞美沒有心。
他卻被那妖精給勾走了。
憑什么這女人就喜歡他大哥,招惹了他又要一腳將他給踢開,他裴乾是那么好惹的嗎?
小少爺也有了脾氣。
先好好晾著她。
裴乾又喝了一杯酒。
“喂,裴少來瀟灑呀。”孫威猛挪動了一個位子坐在了裴乾的身邊,“怎么一個人喝悶酒?你未婚妻呢?”
裴乾一看是霍行舟的走狗,語氣不悅:“關你屁事。”
孫威猛一手搭在他肩膀上:“怎么說我倆也算是有緣,你說話口氣別那么沖。待會兒我們還能一起點評美女呢,你今晚過來不是找女人的?”
“別對我動手動腳的。”
“都是男人有什么介意的。我倆也算是志趣相投,我孫少在海城可是無往不利,沒女人能夠逃過我的手心。你是不是有什么煩心事?說出來我給你出主意。”
孫少也是臉皮厚,黏著裴乾說了許久。
裴乾態度松動:“你真能給我解決?”
“你說說看。”
裴乾臉色很不好,輕聲說道:“我有一個朋友,他喜歡上了一個女人。那女人和他發生了關系卻說不喜歡他,還找了下家。我朋友不甘心,你說怎么辦?”
“你朋友和別的男人條件相差大嗎?”
“也還行吧,就是比不上她另找的。但她另找的那個男的已經結婚有孩子了。”
孫威猛仔細盯著他,很清楚那個朋友就是他自己。
沒想到裴乾訂婚了,還有花花腸子。
他竟然還真的喜歡上一個釣魚的女人,那女人都要將他釣成翹嘴了,他還在這里搞真愛。
孫威猛很想知道那女的是誰!
他咳嗽了兩聲說道:“這很簡單!”
“你有辦法?”
“很明顯那女的沒將你朋友放在眼里,你要讓她服你,甚至心里有點怕你,這才會愛你。”
裴乾舔了舔唇,“怎么服?”
“睡服!她白睡了你......你朋友,那你就把她睡服!有些女人看著越是強勢就越喜歡強制愛那一套,聽你描述那女人慕強,你就用這個辦法!”
孫威猛出了餿主意,還往二樓看了一眼。
裴乾越想越覺得有道理,這海城來的花花公子還挺有招的。
他直接找了兩個保鏢耳語一番,讓他們將趙貞美給追回來,到時候就送到樓上的房間去。
他倒是看看趙貞美還怎么逃脫!
孫威猛端著酒杯抿了一口,深藏功與名。
此時,睡衣秀也正式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