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板燒。”宋凜堅持。
“嗯,不錯,不錯。”沈一安吃了一口。
除了有點燒焦之外,其實味道很好。
沈一安還給宋凜喂了一口。
在營地的一整天氣氛都很好,很自在。
夕陽西下時,沈一安抱著女兒站在了河邊看著遠處。
突然,身后溫暖的胸膛靠了過來。
“看什么呢?”宋凜貼在她的臉側,修長的手指逗著女兒。
“這里的風景太好了,讓人挪不開眼。”沈一安感受著微風。
“如果婚禮也這樣呢?”
沈一安愣了一下,轉首看著宋凜:“你說什么?”
宋凜道:“其實我一直都想給你一個獨一無二的婚禮,但你最近好像不太熱衷這件事。”
“我......”
沈一安啞火。
明白過來了,宋凜想辦婚禮,但她又一副興致缺缺的樣子,所以他也不敢多問。
而沈一安看宋凜不提,以為他不想辦。
果然長嘴就能辦好的事情,愣是被兩人耽擱這么久。
她噗嗤一笑:“我想辦婚禮,不過你也知道我對婚禮的想法太多了,之前還說辦中式的,后來想辦游樂園式樣的,現在我又想在這種陽光下,我也不知道選什么?你有什么想法嗎?”
宋凜十分認真道:“全部辦一遍。”
沈一安吃驚道:“你瘋了啊?你也不嫌麻煩?”
“不麻煩。”宋凜淡淡道。
沈一安知道他是認真的,但她嫌棄麻煩。
“我再想想。”
“嗯。”
兩人抱著女兒繼續欣賞景色。
度假結束后。
大家又回到了各自的工作崗位。
沈一安微信里靜躺許久的一個班級群突然熱鬧了起來。
是她大學的班級群。
沈一安在學校和班級一直都是不突出的人。
就是那種畢業后,老師最先忘記的那一批人。
剛畢業那會兒,群里還是很熱鬧的。
漸漸地,大家都開始工作,群里也漸漸平靜下來。
后來偶爾有一些什么孩子的投票,還有一些詢問專業的事情。
距離上一次有人發言,已經過去三四個月了。
沒想到突然又熱鬧了起來。
「白緲,李程,聽說你們倆為學校捐了一百萬。你們倆也太厲害了吧?」
看著熟悉又有點久遠的名字,沈一安思考了很久才想起來這兩個人是誰。
白緲是他們的系花。
是大家公認的漂亮,據說在投票校花的時候,她和校花就差了三票。
的確很可惜。
因為沈一安覺得她是真的漂亮。
有點混血的感覺,面部立體精致,身材也特別好。
不管是選班花,系花,還是校花,沈一安的票都給了她。
不過她們倆沒什么接觸,就是普通同學的關系。
但是......這個李程倒是有點糾葛。
李程追過沈一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