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農民帶艦你怕不怕 > 第121章 跟著搖就完事兒了
  我國民用潛水器領域幾乎是空白的,主要是一直不向民用市場開放。

  沃塔具有一定的政府背景,小股東里有海亞政府,而大股東是山D的母公司,也是由一家民營船廠和山D財政國資聯合組建,所以這家公司的官方血統大概占股19.6%。

  楊吉祥能理解,沒點背景不可能拿到國內第二張民用潛水器生產牌照,也不可能獲得“填補國內水下觀光器空白”這種榮譽。

  蜈支州的這個【海底小縱隊觀光潛艇】就是沃塔交付的第一艘,2021年在景區試運營后,2022年正式對外開放,只要不碰到固定檢修和大風大浪,幾乎天天爆滿。

  費士平使用鈔能力,如同杰克和法布里齊奧,在泰坦尼克開船前5分鐘才買到兩張船票,趕緊穿著救生衣走上甲板,成為最后兩個上艇的乘客。

  甲板上有一前一后兩條通道,區分游客觀光區和動力設備區。

  楊吉祥走向觀光區,下潛艇樓梯圓井,站在井口通道感受一下,大概也就是兩米多寬的艦體。

  左右兩側都是巨大的圓形玻璃觀景窗,走道很窄,中間是背靠背的座椅區域,可以容納44個游客,6個兒童,擠在12米長的逼仄空間里,感覺有些壓抑。

  楊吉祥深吸幾口氣,平緩心情,有幽閉恐懼癥的游客最好不要玩這個項目。

  很快,1個小時的體驗結束,看看近海珊瑚礁,小魚群,也就那樣,不少游客直呼不劃算。

  但人家無所謂,賺的就是一次性的錢,反正海亞永遠都不缺游客,韭菜一茬接一茬,至于官方拍攝出如同大片一樣美麗的宣傳片,誰信誰就輸了。

  上岸后,費士平將救生衣扔給水手,對楊吉祥說:“還不如洗個腳,我看這觀光潛艇也沒啥意思,民用掙不到錢,出海又受管制,太危險的東西咱們還是別沾了。”

  楊吉祥腦海里卻有一個很好的構思。

  這艘潛艇總長18米,在艙內做了隔離,12米觀光區,6米動力艙。

  分艙設計剛好符合他的要求。

  格里星的海里不需要這么大的潛艇,在動力艙安裝機械部分和鋰電池,觀光艙這邊只需要6-8米的長度,3米寬就夠了,正好塞進去一條5米長的圓頭鯨。

  這些自動化捕鯨潛艇碰到圓頭鯨了就放餌吸引,靠近后,用高壓電擊將其擊暈,開啟尾艙將它塞進肚子,關閉艙門拖走,進碼頭了卸貨分解,簡直完美。

  聽見費士平這么說,楊吉祥一笑:“我還不信了,我偏要沾。”

  只是沃塔深海科技這邊碰壁,那就暫時先擱著。

  他還有B計劃。

  接下來的幾天,楊吉祥就陪著家人們徹底放松,在海亞盡情玩耍。

  只要不工作,他玩的比誰都瘋。

  當年和前女友就來過一次,他的第一次就在這里交出去的,只不過當年只住的起民宿,帆船和潛水都舍不得,想吃龍蝦鮑魚還要親自去第一海鮮市場買了找人加工,現在無比感慨,窮玩和富玩的感受真的是天壤之別。

  除夕夜,海亞搞了個電音節狂歡,就在最熱鬧的亞龍廣場。

  到了晚上8點,整個廣場烏泱泱的全是人,DJ在打碟,廣場上的人不管聽不聽得懂,喜不喜歡,跟著搖就是了。

  白雨霏不太喜歡這種純粹的電音節奏,但楊吉祥硬要拉著她來,她就只好陪著。

  白雨霏在他耳邊大聲問:“好聽嗎?”

  “無腦跟著嗨就完事兒!”

  楊吉祥太享受四周的精神力潮了,全是正面反饋的情緒,王旗被漫天遍野的精神潮水包裹著,如同浸泡在超大浴缸里一樣,每個毛孔都舒服地張開。

  娜提婭教了他幾招掌握王旗能量的方法,一個是精神力場。

  他能將王旗的光團變薄,像吹泡泡一樣,擴大范圍,如同蜘蛛向四周擴散。

  現在,他周圍至少300人被精神力場籠罩,而他就是中心,帶著大家一起情緒共振,如果從高空俯視,他身邊這些人的動作就慢慢變得很整齊,不像其他區域亂搖一氣。

  嗯,屬于是領舞員了,等他老了可以當一個廣場舞副隊長。

  娜提婭說,軍隊中的精神力副官還可以利用戰鼓,嘯鈴等手段,輔助擴大影響范圍,尤其是在地面發生的巷戰,有戰鼓手和沒戰鼓手的部隊完全是兩個概念,僅僅一個“勇氣”就能暴增一倍的戰斗力。

  楊吉祥問:“你們帝國都太空科技了,還打地面巷戰?”

  娜提婭反問他:“伊L克戰爭也沒看你們用導彈把城市轟平呀?星際戰爭除非是滅族毀滅,通常都是太空艦隊先在星系外域對抗,不會攻擊恒星,或者破壞行星本體,進攻方獲勝之后,為了獲取資源,還要花大量精力清理目標地面上的軍事目標,巷戰當然無可避免。”

  這么說似乎很有道理,把人家星球的土著都殺完了,誰還給你打工呢,要想源源不斷掠奪資源,必須穩定民心,換個皇帝而已,以前怎么交錢,現在繼續怎么交,不會影響土著的生活。

  娜提婭教的另一招是細束成絲,王旗能將除了自身核心之外的光團力場凝聚成一條絲線,不斷延伸,只要有精神力的地方,都可以當作跳板。

  提升王旗實力的方法就是不斷得到對應的反饋,修習正面的就要一直快樂,修習負面的就要一直殺戮。

  所以楊吉祥的任務就是湊熱鬧,人越多越好。

  這邊搖完了,再換一處地方,再來三百人一起搖。

  楊吉祥正帶著白雨霏換場子,突然人群中傳來一陣騷亂,一個30來歲的年輕媽媽在焦急喊著:“葡萄!葡萄你在哪里?”

  她身邊有一個穿著碎花裙子的小女孩,但是被另一個女人護著。

  這個焦急的媽媽之前認錯這個小女孩,以為是她的女兒,沒想到她跟著人群嗨了半天,才發現認錯姑娘了,再去找自己女兒卻再也找不到。

  廣場上跟著音樂蹦跳的,看熱鬧來回走動的游客估計幾千人。

  天色黑暗,只有廣場周邊的大燈照耀,這對失散的母女恐怕一時半會找不到。

  楊吉祥和白雨霏站在旁邊,聽其他人七嘴八舌出主意。

  “報警!趕快報警!”

  “要不大家分開幫忙找一找,這才沒多久,應該沒走遠!”

  “喊一喊也行!”

  “讓這幫打碟的停一下,廣播一下不行嗎?”

  “別吵了趕緊找,這邊好多都是孤寡老人,專門偷小孩!”

  “放你良的屁!別污蔑我們老年人啊,誰偷小孩了?我看你長得才像人販子!”

  人一多,意見就亂,三五句沒說完,焦點又轉移到其他地方,讓焦急的媽媽更加手足無措,只知道大聲喊葡萄。

  可她喊的聲音再大,能大得過DJ打碟?

  白雨霏很冷靜,上前問年輕媽媽葡萄長什么樣,還記下她的電話號碼。

  楊吉祥悄悄出手幫助了,他能感受到這個年輕媽媽的精神力非常焦慮。

  此時在王旗的視角里,如果旁邊跟著音樂一起嗨的人們的精神力如同隨波擺動的海草,那這個女人就像張牙舞爪的火焰妖怪,隨時都有可能突然炸刺,毫無規律,毫無征兆地向四周沖擊一下。

  娜提婭告訴他,在正常的五感之外,精神力就是第六感。

  人的精神力如同氣味,也是有特征的。

  人與人之間“心有靈犀”,說的就是兩人在精神力交流之后的反應。

  比如楊吉祥和白雨霏同時抬起頭,向對方一笑,那種心靈感應成功的成就感,就是戀愛中情侶最得意的事情,他們精神共鳴了。

  除了情侶,還有雙胞胎,他/她們也最容易共鳴。

  父母和子女長期相處,身上也會粘著對方精神力的“味道”。

  楊吉祥在這個女人身上分辨出她孩子的那部分,現在他在王旗的視角里,廣場就像一張水墨油畫,這個媽媽身上連著一根特殊顏色的線,被無數人卷來卷去,在黑白的水墨間,不斷向遠方延伸。

  在大片的混沌中,只要不脫離這根線,就能找到最終的線頭。

  只要和小女孩擦肩而過的陌生人,都會殘留一點她的味道,就會產生一點線索。

  就這樣,楊吉祥看到西邊300米外,有個惶恐不安的小小精神體,散發著極大的恐懼,不安,膽怯,讓他延伸過去的王旗精神力感到特別難受,像是被針刺了無數次一樣。

  “這負面效果,還只是一個小孩子……我算是知道娜提婭面對圓頭鯨有多疼了。”

  楊吉祥難受極了。

  “走,跟我走!”

  楊吉祥拿出手機,假裝接電話,伸手拉住白雨霏,往西邊追去。

  白雨霏被他拉出人群,聽見他與人交流:“嗯,300米外西邊的商業中心,喜茶門口是吧?好,我馬上趕到,她周圍有沒有其他人?沒人傷害她吧?行,有緊急情況你就打我電話,先掛了。”

  白雨霏一臉懵:“你跟誰打電話?”

  楊吉祥將手機收起:“我朋友,我喊他們連上附近天網了,已經找到那孩子了。”

  白雨霏都傻了:“天網你都能連上,你朋友是警察?”

  “并不是,他們是一群正義的紅客。”

  楊吉祥隨便扯個理由,一路小跑來到商業中心,看到大大的喜茶招牌。

  果然,一個穿著碎花裙子的小女孩蹲在路燈下,戴著口罩,雙眼驚恐,膽怯看著四周來往的行人,不敢發出任何聲音。

  “葡萄!葡萄!”

  白雨霏一邊跑,一邊喊她的名字。

  小姑娘連忙站起來,但是不認識這個大姐姐,還是十分警惕。

  楊吉祥不敢太靠近,這小姑娘的精神力場跟豪豬似的,渾身是刺,鼓鼓囊囊都要爆炸了,他靠近了很難受。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