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農民帶艦你怕不怕 > 第074章 我不是坦克
  楊吉祥現在亟待解決兩個問題。

  一個是星艦內外空氣損失,壓強不平衡的問題。

  常規解決方法是帶鋼瓶壓縮氣體上艦,超高壓鋼瓶的壓力是150個大氣壓,可以簡單理解成把你家150平米房子的所有空氣,壓縮到占地1平米的容器里。

  這種超高壓鋼瓶害怕高溫,明火,處理不好就變成一個威力巨大的炸蛋,說不定從星艦內部直接破壞。

  這真不是開玩笑,家用煤氣壇子大概是10個大氣壓左右,電視新聞經常報道,煤氣壇爆炸的威力直接炸翻一層樓。

  就算壓縮氣體有了,也保證瓶子安全了,艦船上的空氣控制閥怎么設計?

  像小四那樣,找個通道,焊接一頭,打開另一頭,人可以通過,但是這會碰到第二個問題,挖掘機怎么通過?

  挖掘機動不動就兩三米高,履帶兩米長,連第一道補給艙的艙門,挖掘機都過不去。

  問題一樣一樣解決,先看挖機。

  楊吉祥關上出租房的大門,帶著小四進電梯,下到地下停車場。

  打開朗逸后排車門,一扇門特意改過開口角度,能開到120°那么大。

  小四的四條胳膊抓住B柱和C柱扶手,稍稍用力。

  咚。

  像個小炮彈一樣鉆進去,直挺挺地躺在后排座椅上。

  吱呀一聲,朗逸車身一沉。

  250斤重的小四,一直沒有減肥,還是有點分量的。

  小四有1米5高,沒法坐直,只能玉體橫躺著,抱怨說:“吉吉吉吉祥,你要換車了。”

  楊吉祥把它的履帶jiojio抬起來,向上抽了抽,往前用力頂送,勉強關上門。

  他坐進駕駛室,系安全帶:“昨天你沒跟我出來,我早上出門的時候忘記這茬了,不好意思啊。我這時候去買挖掘機,順便買車。”

  縣城資源比鎮上豐富,工程車輛市場的隔壁就是賣汽車的園區。

  楊吉祥開著朗逸,看到路邊有依維柯招牌,直接拐進去。

  這家店是二級汽貿,除了依維柯,還有全順,東風風神,都是大MPV和箱貨。

  楊吉祥隨便叫個店員過來,問有沒有依維柯自動擋的現車。

  “哥,有。”

  “在哪兒?”

  “門口外邊那輛。”

  “多少錢。”

  “20萬8,哥你真心要的話我還能……”

  “你先跟我來。”

  楊吉祥招手,店員跟著他來到朗逸后車門,打開后,一個怪模怪樣的金屬大玩意兒躺在第二排座位上。

  楊吉祥說:“來,幫我把它拉出來。”

  店員懵逼了,抓著一條履帶和楊吉祥一起用力拖,聽見履帶發出的金屬摩擦,朗逸C柱被刮到,滋滋掉油漆和金屬屑,這種全世界最難聽的金屬摩擦聲音讓他虎軀一震,齜牙歪嘴,順便替楊吉祥心疼車漆。

  一般這種情況下,小四都是在裝死,假裝自己就是個鐵疙瘩。

  兩人滿頭大汗把小四搬出來,楊吉祥問:“這車最低多少,你直接算落地價。”

  展廳外面熱,店員邀請楊吉祥進店吹空調,他不同意,就站在外面談。

  店員劈里啪啦按計算器,最后報價22萬整。

  楊吉祥說:“我不跟你還價了,就一個要求,你幫忙找人焊一個可以搬上搬下的鋼架梯子,搞牢固點,我好把這玩意兒順著梯子推進后備箱,行不行?行就交錢辦手續,不行你就直說,給句痛快話。”

  店員趕緊答應:“行行行!哥,絕對行!能不能問一句,這是個啥呀?”

  “履帶式遙控虎式坦克,趕緊的,我還要忙其他事。”

  “好嘞,我去拿合同。”

  店員屁顛屁顛去辦手續,小四身上的紅光急促閃爍,它不是坦克啊,它真不是坦克啊,哪有250斤重的坦克啊。

  簽合同,楊吉祥再次詢問,確定他買就是門口這臺車。

  他拿起簽字筆說:“你要是敢給我掉包,或者玩什么貓膩,我拆了你這家店。”

  “哥瞧您說的,我們是正規汽貿。”

  店員腆著臉笑,楊吉祥刷卡結賬,他現在有白雨霏這個大金主支持,不差這點小錢。

  手續什么的都交給店里辦,小四先留下來,楊吉祥要求抬到依維柯的后備箱里,店員喊來幾個幫手抬上去。

  汽車園區隔壁賣工程車,農機車,特種車。

  楊吉祥停好朗逸,找了一家看起來實力比較強的大店,圍著門口的拖拉機頭看了看。

  有促銷員過來,熱情問他要買什么。

  “挖機有嗎?看看小挖。”

  “有,挖機在這邊,老板你主要是想搞什么工程?我好給你推薦。”

  “挖地洞,挖巖石。”

  “這臺怎么樣?常機的小挖,用的常機自己的發動機……”

  促銷員滔滔不絕介紹,楊吉祥聽了會兒,大致知道市場上的賣點是什么。

  挖掘機還是拼動力,油耗,液壓操控系統那一套。

  國內小型挖掘機市場份額目前是三七開,30%是日苯,徳國,韓果的進口挖掘機,70%是國產品牌。

  也不是說國產挖掘機技術有多厲害,而是過去十年,正好是房地產和基建爆炸的十年,市場對挖掘機等土方工程機械的需求量擴大了十倍,國產品牌靠著補貼和低價營銷,搶奪了不少市場,但最重要的液壓系統,閥門,馬達,油泵,多半還是從日苯,徳國進口。

  了解這些信息后,楊吉祥問:“你家有沒有純電的小挖?”

  促銷員傻眼了:“老板你沒開玩笑吧,你要買純電挖機?”

  “嗯,你家要是沒有,能不能幫我問問同行,調貨什么的,我給你辛苦費。”

  “不是,燃油挖機又便宜,又好用,技術成熟還不會壞,電動挖機就是用來騙補貼的樣子貨,沒半點用……”

  “我就是來騙補貼的,你幫我個忙呀,問一問又不耽誤你的事,一臺機器我給你500提成。”

  “你還要買幾臺?”

  “當然,騙補貼也是按臺數算呢。”

  楊吉祥不會對他說真話,對方肯定也不會真的當真,打個電話的事不麻煩,萬一這傻叉真掏錢買呢。

  促銷員打完電話,認真說:“老板,我這邊只問到徐工的一款,20噸挖機,帶450度電,磷酸鐵鋰電池,賣78萬。”

  “有現貨?”

  “要從市里調,老板你真不是開玩笑吧?”

  “沒開玩笑,你再問問還有沒有更小的,20噸太大了,最好是5噸左右的純電小挖,我知道很難找,你幫忙找到了我給你1000。”

  楊吉祥再加碼,但提出的要求太苛刻,促銷員在這一行浸淫多年,也沒聽說這么奇葩的要求。

  問了個把鐘頭,沒結果。

  楊吉祥突然想起來,費晴晴那個瘋丫頭家是開礦的,萬一她家有路子呢?

  楊吉祥找了個偏僻位置給費士平打電話,之前拒絕他女兒,老費還很生氣,在微信里問他,我女兒哪點不好?

  楊吉祥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電話接通,費士平先是一聲冷笑,給個下馬威,然后才問:“怎么,好馬想吃回頭草了?”

  楊吉祥陪著笑:“費總您就別埋汰我了。”

  費士平說:“白啟東他姑娘哪里比得上我家晴晴?現在白啟東快要死了,他那么大的家業指不定便宜哪個了,你現在回頭還來得及。”

  楊吉祥頭疼:“費總,白總和我真是普通的合作關系……我是有正事找您……”

  “行,你說正事吧。”

  “您那邊弄不弄得到純電動的小型挖掘機?”

  楊吉祥又把自己的需求說一遍,費士平說讓秘書去問問,有消息再回話。

  掛斷電話之前,費士平說:“還有,剛剛我說的都是氣話,老白這個人我還挺欣賞的,但我還是要提醒你一句,你一個外人最好不要參合到他們的家事里,他家親戚還有他老婆那邊的人,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白鯨的合伙人也都是各方狠人,全都在虎視眈眈盯著。”

  楊吉祥說:“謝謝費總提醒。”

  他挺感慨的,一鯨落,萬物生,百億資產的白鯨集團要是真失去掌舵人白啟東,恐怕很快就會支離破碎,土崩瓦解,白雨霏還是太嫩了,她肯定掌握不了這么大的牌面。

  沒一會兒,費士平的秘書打電話過來,說公司找到一臺8噸的卡特純電挖機,但是在隔壁江X省,照片發過來看,果然很小。

  命運最好不要完全交到別人手中。

  楊吉祥決定兩手準備。

  先讓費士平的秘書幫忙聯系,讓那邊把挖機帶出礦區,用貨車拖到市區,租一個倉庫等著他。

  接著與剛剛這家的挖機促銷員談好,下班就開車去咸溫市區,看看那臺20噸的徐工挖機能不能用,能用就買,不能用就算了,帶路費,辛苦費,還有晚上的加班費,他一起給1500塊,要是成交了,提成另算。

  看看時間,差不多到點了,依維柯那邊手續辦完。

  楊吉祥把朗逸就停在這邊,步行過來準備直接開走。

  進店拿到鑰匙,文件袋,臨牌。

  打開后備箱,座椅全部疊起來,上面套了一層墊子,一個直角三角形鋼架擱上面,這是楊吉祥要的梯子。

  小四擺在一邊,還在假裝自己是塊鐵疙瘩。

  楊吉祥低頭看,發現不對勁。

  剛剛搬運小四上來時,不小心刮花的一點車漆呢,怎么印子不見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