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農民帶艦你怕不怕 > 第209章 不祥的預感
  這種私人宴席,沒有收到邀請的記者們都被攔在外面。

  馬斯克是第一次參加中國人的鄉村宴會,楊吉祥在門口看到他,原來很壯碩的他現在和喬布斯的晚年一樣消瘦。

  看來,老馬這兩年日子不好過啊。

  楊吉祥對他招手:“你好,我的朋友,辛苦你了,不遠萬里過來。”

  馬斯克為了示好,用磕磕絆絆的中文回應說:“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楊吉祥勉強聽出來他在說什么,大笑:“這話應該由我來說,來,先在這里簽名登記,還有這個。”

  他搓搓手指,示意要錢。

  馬斯克看著嘉賓簽到處幾個掩嘴偷笑的女人,不是很明白,但他的手下看懂了,只是不知道給多少好。

  楊吉祥提醒:“意思意思就行了,這是對孩子的祝福。”

  既然是為了孩子,馬斯克當然不會小氣,簽了一張支票,寫上100萬美元。

  美國那邊新人結婚也有這種風俗,但都是新人寫出自己想要的禮物,列一個List,參加婚宴的賓客按照自己的實力,認領自己的那一份,看來馬斯克一般都是認領最貴禮物的冤大頭。

  楊善文看到這么大的面值,嚇一跳,不敢收。

  楊吉祥笑著說:“馬斯克有錢,給你就收下,如果你不敢兌換,把支票拿個相框裱起來,當成傳家寶也行。”

  里面歡樂農村大舞臺正在表演節目,貴賓席最靠近舞臺,馬斯克一個人跟著楊吉祥過去,幾個手下只能坐在后面。

  楊吉祥把人帶到席上,介紹給楊忠鑫認識,三個人搬著椅子湊在一起頭碰頭,開始聊他們的小話。

  馬斯克過來,還是為了登陸火星。

  火星登陸窗口是從1月1日到2月28日之間都可以,時間跨度兩個月。

  NASA的計劃是1月3日發射,比吉祥航天的1月15日發射要提前12天。

  這是試圖找回面子,他們在月球上失去的一定要在火星上找回來,他們不能再輸了。

  但馬斯克越來越害怕,總有不祥的預感,他載人登月失敗兩次,雖然人沒死,最后還安全回來,但他有心理陰影。

  他說:“我沒有信心,我的成功幾率只有不到40%。”

  “那你還敢發射?”

  “為什么不敢?我一直沒有變,變的是投資人,是外部大環境,變的是這個世界。”

  馬斯克最早發射獵鷹就多次爆炸失敗,一次次失敗換來的教訓,才讓SpaceX的實力越來越強。

  原來只有他一家獨大,失敗就失敗了,投資人還愿意給他花錢。

  現在吉祥航天的成功率太高,相比之下SpaceX就不那么顯眼,成功率太低,遭到投資人的嫌棄。

  這次馬斯克提前登火,不成功,便成仁。

  今天他過來,有一種向競爭對手告別的意思在里面。

  楊吉祥對他說:“你相信嗎,我從小最崇拜的人就是你。”

  楊忠鑫可以證明:“讀中學的時候,他房間里只貼了兩張海報,一張是漂亮的女明星,一張是你。”

  馬斯克笑起來,全世界的青春期男孩子基本上都這樣,崇拜英雄,喜歡美女。

  馬斯克想知道楊吉祥登陸火星后的計劃。

  楊吉祥大致告訴他,先建立生存基地,種田,再涉足工業,盡快獲得甲烷燃料,實現地火擺渡。

  只要能正常擺渡,他就能進行雙星貿易,經濟盤活后,就能良性循環形成產業,而不是單純靠在地球上掙錢,來補貼火星的燒錢。

  百億補貼也不能天天搞,還是得將流量培養成消費習慣,這樣才是健康的生意模式。

  對此,馬斯克完全贊同。

  “你需要一個全新的社會結構。”

  “我已經設立了。”

  “必須集權。”

  “當然,阿鑫就是我最信任的伙伴,他擅長集權管理,這次他會去。”

  “必須一開始就定下規矩,用制度讓所有人執行。”

  “我會安排制度維護員,以及法律專業人士過去立法。”

  馬斯克又和楊吉祥討論了很多東西,兩人進行思想上的碰撞,都大受啟發。

  最了解自己的,往往就是競爭對手。

  兩人惺惺相惜,過去發生的那些不愉快,在臨近發射之前煙消云散。

  馬斯克感嘆說:“多么希望我們是合作伙伴,而不是對手。”

  楊吉祥無奈:“在火星上可能,但在地球上不可能,這不是你我能決定的。”

  “那我們爭取在早日移民火星。”

  “期待那一天到來。”

  馬斯克回去后,外界一直在傳言說兩人可能合作,或許是為了讓投資人更有信心吧,畢竟SpaceX跌的實在太慘了。

  過了幾天,楊吉祥帶著一群人坐飛機去京城報道,楊忠鑫摸過來,沒頭沒腦說了一句話:“我做了一個夢,夢見老馬飛火星了。”

  楊吉祥才不信呢:“老馬這么怕死的人,他怎么可能親自飛火星?”

  “要是他想當登陸火星第一人呢?”

  “那也不可能,他自己都說40%的成功率,這一批大概率會死……”

  “萬一他騙你呢?”

  “他騙我……”

  這個說法,楊吉祥也遲疑了。

  馬斯克真有那么大的膽子?

  他也產生不詳的預感。

  10月15日,萬眾矚目的吉祥航天火星先驅者計劃,公布了初測名單。

  在全球范圍內篩選之后,先驅者400人里,有320人是中國人,80人是外國人。

  歐20俄10美8,韓日印新朝加起來20人。

  老八能湊5個人也是出乎大家意料的,哪怕去火星,也要跟緊大哥的步伐。

  這400人都要來京城統一面試,費用由吉祥航天報銷。

  備選大名單有5000人,楊吉祥承諾說:“如果你們沒有進入正式400人名單中,請不要著急,我們在2027年中期成功登陸火星后進行第二次發射,到時候你們有優先登陸權。”

  所以對這部分人來說,更有安全感。

  誰知道第一批登陸火星會不會失敗?

  如果失敗,他們這些沒被挑上的人就保留一條命。

  如果成功,他們優先成為第二批,也就是遲一點進入火星而已。

  最近這半年,大量的社會學家,Z治人士在討論火星探險的意義。

  在大家的共識里,可以100%確定的是,時間一長,比如說三十年,五十年,兩代人三代人后,在火星上出生和生活的“火星人”肯定有自治的想法,這是必然的。

  地球上有太多類似的例子可以參考,山高皇帝遠,王爺也敢稱王。

  那么火星先驅團體將來會以什么樣的身份,參與到全球體系里?

  會不會有火星聯盟?

  會不會直接建國?

  會不會不接受地球管理?

  會不會發生地火戰爭?

  在歐美老百姓中流傳最廣,最奇葩的一種說法,說這是不祥的行程。

  美國的登月計劃取名叫阿爾忒彌斯,這是月亮女神。

  得罪了阿爾忒彌斯的阿伽門農一家人幾乎全部死于非命,大女兒被獻祭給阿爾忒彌斯,阿伽門農被妻子和妻子的情人殺死,阿伽門農的兒子叫俄瑞斯忒斯,長大后為父親報仇,殺死了自己的母親。

  誰得罪了美國人呢?

  答案呼之欲出。

  所以這些人說,楊吉祥的人就是“俄瑞斯忒斯”,這群人被放逐到地球之外的火星,將來長大后,會返回地球,殺掉自己的地球母親。

  楊吉祥看到這個說法時只想笑,這幫人腦洞可以呀,為了吹他們的爹,也是挺拼命的。

  在各種各樣的爭議中,全球400人經過楊吉祥的初試,被淘汰了60人,通過的340人里面只有40個外國人,300個中國人。

  也就是說,80個外國人被淘汰了一半!

  這下國外媒體又開始吵鬧,說這是歧視,說吉祥航天雙標,早就計劃好了淘汰外國人。

  以CN臺為首,包括了華爾街的一群財經媒體,那些常見的面孔全部跳出來指責。

  被淘汰的40個外國人也聯合起來,在某些機構的贊助下,用非常嚴厲的語氣控訴吉祥航天不公平。

  對此,楊吉祥公布了一部分錄像。

  在面試過程中,一名叫馬克的植物學專家說了很多想法,楊吉祥問:“除了種植之外,你還有什么其他計劃?”

  馬克說:“我還想在沒人注意的時候,假裝植物需要,破壞火星基地的生活用水。”

  “這會導致你也沒水喝而死去。”

  “我不怕死。”

  “是誰在支持你做這件事?”

  “**,他們答應我,如果我成功了,他們好好會照顧我在地球上的家庭,一年支付20萬美元以上。”

  視頻在關鍵位置做了消音,聽不出來背后指示者是誰,但傻子都能看到他的嘴型,張了兩次嘴,可不就是老對手嘛!

  除了這位植物學家,還有準備黑掉主控電腦的黑客,準備偷偷下毒的醫生,準備煽動搞暴亂的游說者,準備攜帶致命病毒混入星空號的不潔者。

  觸目驚心的視頻發出來,引起全世界的震驚。

  這些都是什么人啊?

  全人類最神圣的火星登陸計劃,為什么會被這些人玷污?

  處于風暴中心,被淘汰的這60個人,絕大部分人都不再吭聲,但少量頑固分子不承認,認為這是假視頻。

  楊吉祥反問一句:“你們敢接受測謊儀的二次測試嗎?”

  沒人敢回應。

  跳得最歡的CN臺,華爾街那幫人,全變成啞巴,他們可是信誓旦旦為這些人站臺了,立刻被打臉。

  他們尖酸刻薄的嘴臉早就被互聯網記錄下來,現在楊吉祥的聲望已經半神化了,任何毫無依據的質疑,都會成為反噬,他們的行為被大多數人反感。

  最終,360個中國人,40個外國人的火星先驅者一團成員的名單開始公示。

  人類登陸火星計劃倒計時開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