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夢境游戲看門人 > 第165章 上古之眼
  “你說的這個常識改變是我想的那個常識改變嗎?”李墨有些激動的問道。

  “確切的來說是扭曲目標的認知,目前只能在一定距離內,輕度的改變一個目標的常識認知,比如讓一個只喜歡喝涼水的人,暫時認為水只有在燒開的時候才能喝。而且,具體效果還跟雙方實力差距相關。”

  “不過,根據我從種子上感受到了信息,隨著我不斷的鍛煉,提升異能等級,異能的作用范圍,作用目標數量,常識改變的程度,以及持久時間都會不斷的增長,等到了高級甚至能永久改變一個人的認知。”

  伊蕾娜一邊感受著異能種子上的信息一邊說道。

  “這是神技啊!”李墨興奮的雙眼發亮。

  永久改變一個人的認知作用不要太大,到了頂級,在兩軍交戰的時候,直接改變對方主將的認知,讓對方戰場起義。

  甚至不需要面對面,只要讓目標處于范圍之內就可以了。

  不過,這把劍只能握在自己的手里,如果落在敵人的手里那就太可怕了。

  “別人有可能獲得你同樣的異能嗎?”李墨問道。

  “每個異能都是不同的,所有的異能都有多多少少的差別,不可能完全一樣。”

  伊蕾娜說道。

  “這樣嗎,還不錯,不過,還是要加強精神方面的防護,抽空得弄點增強精神方面防護的東西。”李墨看著越來越多控制精神的東西出現,也加強了戒備,準備找機會增強一下這方面的防御能力。

  “接下來的話,你沒別的事情,就是鍛煉鍛煉異能,爭取早日把異能的等級鍛煉上來。”

  李墨說道。

  “好。”伊蕾娜點頭,然后變回了貓形態,爬在了李墨的肩膀上。

  李墨總覺得,伊蕾娜最近好像越來越喜歡貓形態了,自己見到她的時候,九成以上都是貓形態,人形態屈指可數。

  “會不會貓才是本體,人只是變化后的形態,伊蕾娜實際上不是海族,而是個貓娘?”李墨暗暗想道。

  他越想越覺得有道理。

  他轉頭望向伊蕾娜猶豫了一下說道:“雖然有點不禮貌,但我還是想要確認一下,你確認自己的父母都是純正的海族嗎?”

  伊蕾娜張開嘴在李墨的脖子上輕輕咬了一口,牙齒只碰到了皮膚就松開了,還用舌頭反舔了一下,表示不滿。

  李墨將伊蕾娜抱到懷里,一邊擼著,一邊在附近巡視。

  剛才發現了一群玩家,就說明這里已經不是絕對的安全了,說不定就會出現第二群第三群,甚至還可能有消息靈通的原住民的高手,這些人為了強大的利益什么干不出來?

  尤其是能在這片區域混跡的,這里可是原本自由之都的地盤,出了名的混亂,能活下來的哪個不是心狠手辣之輩?盡管,對手下這些人都有信心,李墨還是不得不防。

  李墨快步向著前方走去,就在這時他忽然感到一陣心悸,在前方的虛空之中忽然裂開了一道黑色的裂縫,一只血紅色的眼睛露了出來。

  那血紅色的眼睛散發著濃郁的化不開的戾氣,遠超出了六階所能達到的水平。

  李墨懷中的伊蕾娜毛都炸起來了,頭扎在李墨的懷里。

  那血紅色的眼睛并沒有望向李墨,而是看向了別處。

  啪!

  一聲無聲的碎裂聲響起,李墨感覺到自己和羅德哈特的牽連斷開了。

  “出事了!”李墨心中一驚,急忙向著羅德哈特的方向奔了過去。

  這個是那個巨大的眼睛轉向了李墨。

  李墨感覺到身上一陣的戰栗,身體不由自主的停住了,靈魂不由自主的向外飄,好像是有東西再往外拉他的靈魂。

  “主人小心。”

  艾米麗忽然從樹林中沖了出來,擋在了李墨的身前。

  李墨恢復了行動能力,艾米麗卻栽倒了下去。

  “找死!”

  李墨雙眼通紅,一揮手,召喚出了歐根親王,四座雙聯裝203毫米艦炮調轉炮口對準了那只巨大的眼睛。

  轟隆!

  一陣硝煙閃過,8發203毫米炮彈擊中了那只巨大的眼睛。

  一道尖利的尖叫聲傳遍了整片區域,李墨感覺到靈魂一陣的戰栗,不過,他沒有理會,而是又召喚出了薩拉托加,伴隨著李墨的命令124架飛機全部起飛,無論是戰斗機,俯沖轟炸機,魚雷機還是偵察機,全部起飛,齊齊撞向了巨大的眼睛。

  轟隆,轟隆,轟隆!

  一連串戰機撞在了巨大的眼睛上,引發了一連串的爆炸,那枚巨大的眼睛應變成了斑斑血塊,紅色涂滿了眼睛。

  “等等,你給住手!”一個聲音傳來。

  “給我打!”李墨一揮手,此時,歐根親王已經裝填好了炮彈,又是8發203毫米炮彈擊中了那只巨大的眼睛。

  轟隆,轟隆!

  伴隨著一連串劇烈的爆炸,那只眼睛徹底崩壞,變成了黑色的液體從縫隙之中流淌了出來,那些液體流淌在地上,冒出了黑煙,地面上的植被盡皆被腐蝕成了灰燼。

  “混蛋,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嗎?你知道那是什么嗎?那是上古之眼,你竟然敢毀壞了上古之眼?你知道為了它我付出了多少嗎?”

  一個穿著黑袍帶著白色面具的人出現在了李墨的面前,憤怒的吼道。

  盡管從來沒講過對方,但是,李墨卻憑借著靈覺明悟了對方的身份。

  “大祭司!”

  “你見過我?”大祭司雙眼通紅。

  “不管你要干什么,你都要死!”

  李墨抬手一記惡魔吮吸,大祭司瞬間變得衰老,右手一記死亡一指,一道黑色的射線擊中了大祭司。

  砰!

  大祭司的身體破碎,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焦糊的人偶。

  “替死人偶?”李墨撿起了那個人偶,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這東西是隨機復活的,想要找到大祭司無異于登天。???.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你不是要在山巔之城搞事嗎?我就在山巔之城蹲你,就不信你不出現。”李墨將手中的替死人偶捏的粉碎。

  “老鄉,艾米麗姐姐……”海蒂趕了過來,看著艾米麗破碎的卡片,語氣哽咽。

  這段時間,全是艾米麗的照顧讓她適應了紅月世界的情況,沒想到,一次外出行動卻讓他們天人兩隔。

  李墨看著破碎的卡牌沉默無語。

  如果只是正常死亡,艾米麗最多變回卡牌,但還可以復活。

  但上古之眼的力量太大,直接將卡牌打碎了。

  碎掉的卡牌根本無法復活。

  “等等,好像可以用這個辦法。”

  李墨有了注意,他展開了概念武裝的領域幻境——遠離塵世的理想鄉。

  兩個幽魂被吸引著進入了幻境之中,正是艾米麗和羅德哈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