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夢境游戲看門人 > 第141章 死亡黑風暴
  “什么東西?”看到急速形成的黑色風暴,周圍的兩群人神色大變。

  不過,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黑色的風暴就已經將他們包裹了起來。

  黑色的風暴經過了高濃度的污染改造后,擁有了極強的侵蝕能力,一陣陣風吹過,他們感到身上火辣辣的疼,低頭看去,皮膚上出現了大量黑色的斑點,然后迅速開始潰爛,甚至連骨頭都開始變黑腐爛了。

  他們身上的肉大塊大塊的往下掉落,在地上變成了一堆堆腐爛的肉塊和黏液,然后再被卷入風中,重新成為污染。

  那些海族的最慘,尤其是從海中伸出來的觸手,在第一輪風暴中就化作了爛肉,卷入了風暴之中。

  那些章魚、水母等超凡生物還想逃走,可是腐蝕和污染早就侵入了它們的血液,侵入了它們身體的每一寸皮膚,此時,哪怕是斷腕求生也做不到了,只能看著自己變成一團團爛肉,然后被風暴吸收。

  剩下的海族人想要鉆入海中逃遁,可是,那黑風暴的吸引力太大了,哪怕他們使用了自己的異能,想要脫離這片區域,可是還是被黑風暴牢牢的吸了回來,不斷的向著風暴中心靠近。

  一個海族人想要啟動秘術離開,一股強大的力量帶著他向著外面沖去,可是從黑風暴之中傳來了一股更強力的拉力。

  在兩股強大的力量的拉扯之下,那個海族人竟然被凌空撕扯成了碎片,最后化作漫天的腐肉,重新融入了黑風暴之中。

  那幾個大祭司手下的黑袍人紛紛拿出了各自的防御性超凡物品,想要抵擋一二,可是那些藍色、綠色品質的超凡物品也沒能擋住黑風暴的污染,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腐朽變質,最后變成了一塊廢鐵,最后沙化,沒入了黑風暴之中。

  那些被他們斥巨資花費大量資源購入的防御性超凡物品在這一刻都失去了作用,全都被加強版的污染黑風暴徹底侵蝕、吞噬,最終就連他們自己,也成為了黑風暴的一部分。

  黑風暴漸漸停息,李墨緩緩的收起了黑風暴。

  體悟著剛才的感覺。

  “這就是術士嗎?”李墨心里砰砰跳個不停,面對十幾個三四階的超凡者,他就只用了一個技能,就將他們摧枯拉朽的干掉了,甚至都沒召喚出使魔。

  難怪當年術士那么強大,能以少數戰斗力統治紅月大陸那么久,甚至在底層覺醒之后,依靠著數量在絕對劣勢的超凡者,硬抗了七年之久,甚至還打了幾次殲滅戰,讓人類聯軍險些翻盤。

  “不對,這是污染加四百倍魔力加持下的黑風暴,和正常的術士是不一樣的。”片刻之后,李墨就否決了這想法。

  正版的龍卷風他也不是沒使用過,只能在海面上制造一個龍卷風,龍卷風的大小和威力完全和魔力掛鉤,正常的術士肯定沒有資源去喝下兩瓶星辰之淚,再找到一個最高的方尖塔,用海量的七色水晶去引動七色極光洗練身體,打破極限。

  充其量有個幾十倍也就不錯了,還得是高級血脈才能有的待遇。

  普通的術士肯定就更差了。

  李墨能有這份實力,完全是運氣好,再加上誤打誤撞,才將魔力提升到了400倍這個恐怖的數值,在加上被大量污染改造的法術黑風暴,才有了今天這番實力。

  李墨對自己現在的實力很滿意,有了這一手黑風暴,他就不用擔心低階超凡者依靠數量來圍攻了,黑風暴就像是一個血肉磨盤一樣,直接將他們碾碎成渣渣。

  只可惜,面對同階強敵的時候,這個法術就沒那么好用了。

  這可不是李墨憑空猜測,而是在水下就有一個五階的強者一直在虎視眈眈,剛才的黑風暴對他根本就沒造成任何影響。

  “去!”

  李墨手中的忽然出現了超頻震動權杖,像是一桿魚叉一樣,迅速變長,直直的向著水下的那名五階強者刺去。

  “砰!”魚叉頭直接刺中了一面黑色的硬殼,那黑色的硬殼堅硬無比,竟然直接將李墨的手中超頻震動權杖蹦了回來。

  嘩——

  水花一翻,一個巨大的硨磲蚌從海水里跳了出來,蚌殼打開,里面露出了一個海族少年,少年脖子上腳踝上掛著一串串貝殼做裝飾,臉上滿是桀驁之色。

  “居然能發現我,看來你有些本事,隨我回珊瑚島,我可以向酋長大人美言幾句,讓你做我的奴隸,這樣你就可以永遠生活在珊瑚島上。”

  看到海族少年這個樣子,李墨有些無語。

  他早就在論壇上知道海族人雖然都是人類,但是因為污染,而導致身體都是正向變異,變得更加俊美,同時大多覺醒了水系異能,便自認為是比人類更高一級的存在,甚至直接拋棄了人類的身份,自稱海族,比先民還天龍人。新筆趣閣

  對待其他非海族的人,直接將對方視為低于自己的賤民,過往的商客,除去鍛造師之外,稍有不如意就會劫掠成奴隸。

  要不是他們主要的勢力范圍是在海面上,七大君王之間起了嫌隙兩相對立,又有先民時不時的現身,恐怕不少人類勢力早就結成反海族聯盟,進行二次討逆了。

  就是這么一群人厭狗嫌的家伙。

  他雖然早就聽說了,有了一定的心里建設,但是第一次見到后,還是不由得握緊了拳頭,想要將他這張破嘴縫上,讓他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尊重。

  “閣下挺能藏啊,就這么眼睜睜的看著那些同族去死,連出手拯救的意愿都沒有,你這么做就不怕同族的其他人寒心?”

  李墨一邊說著垃圾話,一邊思考著應對之策,黑風暴和超頻振動權杖都沒用,他得換個方式。

  “呵,一群千足部落的異端,死了正好清凈,”海族少年嘴角一撇,毫不在意的說道,“好了不說那些廢話了,我的耐心是有限的,立刻跟我回去,做我的奴隸,你知不知道這是很多下賤的種族求都求不來的機會,不要給臉不要臉,不然,我就把你變成大海的養料。”

  “我對當狗沒興趣,到是對殺狗有點興趣。”李墨目光鎖定了海族少年,一道無形之線鏈接了兩人。

  “惡魔吮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