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夢境游戲看門人 > 第140章 兩方圍捕
  李墨此時也感覺自己弄的動靜有點大,不過,此時想要停手也已經不行了,他體內的魔力瘋狂的涌入了黑曜石石板之中,那堆海量的七色水晶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飛速降低著。

  那道隨著方尖碑蔓延的綠光越來越盛,變得刺目。

  當光芒達到最盛的時候,忽然,整個世界都停止了,仿佛有人按下了暫停鍵一樣,就連時間都停止了流動。

  一道道七色的極光刺破晶壁與天空,照射在李墨的身上。

  李墨感覺仿佛有萬千把長劍刺穿了身體,又感覺自己仿佛是一塊寒冰,在夏日的烈陽下,不斷的融化,又組聚合在一起。

  身體里的每一根骨頭,每一個器官,每一縷肌肉,每一個細胞都重新重組,煥發了新生。

  體內好像有一道枷鎖被打碎了。

  “這就是浴火重生。”李墨明悟。

  白光漸漸消散,李墨身上的衣服都破碎了,原本的肌膚如同漢白玉一樣光滑細膩,肌肉健碩而不夸張,看起來就像是雕塑一樣健美。

  李墨感覺到自己從上到下,充滿了力量。

  “面版。”

  李墨輕聲念道。

  一個半透明的面版彈了出來。

  姓名:李墨

  游戲名:禁止事項

  種族:人類(術士皇族血脈)

  天賦:收集者(唯一)

  身份:

  1薔薇莊園主人

  2看門人(唯一)

  職業:契約師(5階)術士(5階初)

  技能:操控使魔,戰栗之手,沖擊之棍

  術士血脈技能:化形術,空氣炮,球形氣泡,漂浮術,造水術,術士仆從,黑暗龍卷風,石化之瞳,魔鬼吮吸,秘法之手,死亡一指

  使魔:泥漿怪(4階),鬼面蘑菇(4階),烏爾班(2階)

  體質:人類極限10倍,危險感知,超凡靈感,400倍魔力

  理論壽命:380年(每次晉升+50年)

  大部分數據沒什么變化,最惹眼的就是體質一欄,身體素質變成了人類極限的十倍,翻了一番還多。

  而魔力更是直接暴漲了十倍。

  以他現在的魔力,可以直接召喚歐根親王進行一百次艦炮覆蓋,或者召喚1600架次的小姨子的艦載機的支援。

  遠程打擊能力大幅度增強。

  除此之外,他的天賦收集者也被提升了一次。

  原本天賦有兩個效果,一個是能吸收他人逸散出來的精神力、情緒、能量,補充自己的精神和體力。

  另一個是擊殺敵人后增加爆卡的幾率。

  經過提升后,前兩個特效得到了增強,恢復速度得到了大幅度提升,爆卡的幾率也得到了提升。

  除此之外,還多了兩個新的特效。

  效果3:觀察細致入微,你總能發現一些容易被人忽略的小細節,總能發現意外收獲,爆率小幅度增加。

  效果4:靈感大幅度提升,你總能在平常之中發現超凡之處,偶爾會聽到呢喃的低語。

  李墨對于這個兩個增加的特效很滿意,這相當于增加了觸發隱藏任務的幾率,對他發現各種隱藏事件、秘境大有裨益。

  就在這時,李墨感到了周圍有一群人在接近。

  通過感知,李墨能感知到來襲者的實力,大部分都在三階到四階之間,屬于主流的中階超凡者,也是各個勢力的中堅力量。

  以前面對這么多三四階的超凡者,李墨多少會有點虛。

  但是,現在實力今非昔比,面對這么多人,李墨想要試試。

  不過,在這些人里面,有兩股氣息值得他注意,這兩個人的氣息比其他人濃郁的多,在李墨眼中比之前殺的那個五階超凡者強一些有限,估計應該是五階超凡者。

  要是以前,李墨可能會逃避,但是,經過一番提升之后,李墨的心態也產生了一番變化,想要正面見識一下這些強者到底有多強大。

  從魔術師的布袋里取出了一套新的衣服穿好,臉上帶上了烏鴉面具。

  幾道身影先后來到了李墨身邊。

  這群人分兩個方向一批人從荒蕪戈壁的方向沖過來,另外一批人從海上而來。

  從荒蕪戈壁上來的人穿著統一的黑袍,帶著白骨面具,身后飄著各種邪鬼冤魂——滿身鮮血的鬼新娘,騎著骸骨戰馬沒有腦袋的無頭騎士,長著利爪的利爪鬼仆,漂浮在空中如同鬼影的夢魘……

  從海面上來的人大多騎著海豚和鯊魚,身上纏著水草和貝殼當做衣服,身后跟著的大多都是章魚、魷魚、烏賊、水母等千足千眼的生物,海水中一條條觸手不斷的攪動著,像是古神在開會一樣。

  從這些人的特點李墨猜測這些人是海族千足部落的人,這一部落的人就喜歡契約一些水中的觸手生物,絕對不允許契約甲殼類生物,因為他們和硬殼部落是死敵。

  幾個出生在千足部落的玩家一開始不知道,契約了海蛞蝓、皮皮蝦等非觸手生物,被當做異端活活打死了。

  經過了幾次死亡才逃脫了出來,無奈背棄了海族轉而投向了專門接受叛亂、墮落者的荒蕪君王。

  李墨也是從論壇上吃瓜才知道的這些秘密。

  兩方人馬從兩個方向將李墨隱隱的圍攏了起來。

  “你就是引起異變的人,跟我們回去走一趟。”一個黑袍人率先說道。

  李墨還沒說話,海族的人卻不干了,為首一個騎著鯊魚的人說道:“憑什么跟你回去?這里是紅月灣,一切都是我們海族的,要走也是跟著我們走。”

  “我們可是大祭司閣下的人,你敢忤逆大祭司閣下的意志?”一個黑袍人冷聲說道。

  “呵呵,大祭司,好大的名頭,他要是在這里講話還有幾分用處,你們嘛,不夠格,”騎著鯊魚的海族冷聲說道,“你們立刻滾出海洋區域,否則,連你們一塊抓走。”

  “那就先問問我的無頭騎士答應不答應。”

  那匹騎著骸骨戰馬的無頭騎士挺直了手中的長槍,胯下的戰馬蹄子亂刨。

  “正好我的寶貝們缺一頓午餐呢。”海族揮了揮手,無數觸手從他身后的海面里伸了出來,每一條觸手上都長著十幾只眼睛,被這么多詭異的眼睛看著,不由得讓人心中毛毛的。

  李墨左看看、右看看,沒有說話,手中一團黑色的風暴逐漸成型,急速的向著周圍擴散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