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夢境游戲看門人 > 第128章 趁亂盜寶
  那個無名的五階強者一共掉落了三件超凡裝備。

  【飛鞋:藍色品質超凡物品,注入魔力后退出五十米距離。】

  【備注:注意身后的墻,飛鞋沒有穿墻功能。】

  【白骨長鞭:紫色品質超凡物品,暗影蛇脊骨做成的超凡武器,附加了麻痹和腐蝕雙重施法傷害。長短隨意,軟硬由心。】

  【備注:伸縮長度在1-30米。】

  【貪婪的錢袋:藍色品質超凡物品,空間儲物裝備,內含空間30立方米。】

  李墨看了看幾件裝備,心中有了主意。

  飛鞋留給海蒂,她來到這里這么長時間了,一直兢兢業業的教授克萊爾和歌德技能,他還沒什么表示,這雙飛鞋就當是給對方的禮物了,相信對于一個獵魔人兼游俠來說,反應應該是沒問題的,這雙飛鞋應該會得到對方的喜歡。

  白骨長鞭可以給艾米麗,他發現艾米麗對于繩子、鎖鏈這種比較軟的東西比較有天賦,就連武器也是一把皮鞭,這把白骨長鞭給她應該會很喜歡。

  至于最后這個貪婪的錢袋,就分給羅德哈特好了。

  一個管家,要帶的東西不少,沒有一個空間物品,總是會有諸多的不便。

  羅德哈特原本有一件空間物品——魔術師的布袋,不過被他征用了,現在這個就算補償了。

  將戰利品分配好,李墨躺在床上去休息了。

  這段時間自由之都肯定炸了鍋了,大祭司雖然不在,但他手下人發現這么大的事情,必然會向大祭司匯報,同時派出人手四處搜查,整個自由之都周圍必然會被地毯式搜查。

  現在出現在那里無疑是自找麻煩,李墨索性趁著這個機會好好的休息一下,等事件發酵一會兒再做打算。

  正好他從出國開始,一直到現在都沒怎么好好的休息過,正好趁著這個機會補補覺。

  李墨這一覺足足睡了一天,從日出一直睡到太陽下山這才緩緩醒來。

  伸了一個長長的懶腰,李墨懶得做飯了,就煮了一份速凍的豬肉大蔥的水餃。

  沸水三開,餃子飄到了水面上,這算是得了。

  李墨開始給自己調蘸料,一分醬油兩分醋,半分辣椒油三點芥末,這是李墨常用的蘸料。

  再加上一瓶啤酒,李墨一邊吃著,一邊打開了論壇查看著情況。

  論壇上果然有了消息。

  一些初始身份在自由之都的玩家發來了消息,大祭司手下的人不知道什么忽然發瘋,派出了幾十隊人馬出城巡查,折騰了一夜無果后,大批人馬回城,留守的人帶著人馬和奪魂之鐮和黑暗導師的人對峙了起來,雙方高層會談了幾次,無果后劍拔弩張,正在對峙,大戰一觸即發。

  一些玩家已經呼朋引伴的招呼著附近的玩家快點趕過去,準備趁機撿點死人財。

  不少在附近的玩家聞訊后大喜過望,立刻向著自由之都趕去。

  平時他們只能靠組隊殺超凡生物獲取資源,那些高級超凡者連靠近都無法做到,現在,要是能撿一點死人財,那可能超過他們幾個月的收入,如果能撿到高階超凡者的遺留物,那更是一步登天。

  現在大量的玩家都躲在自由之都的各個陰暗的角落里,等著撿東西。

  在附近的玩家也在朝著自由之都趕去。

  看到論壇上這副場景,李墨的臉上露出了笑意。

  這對于他來說可是千載難逢的良機,整個自由之都附近的力量全被這個大漩渦吸引過去了,那自由之都的外圍就形成了一個短暫的真空,正好利于他行動。

  “走著。”

  李墨登陸了游戲,在選擇登陸點的時候,李墨特意選擇了一個離自由之都比較遠的地方,然后繞了個圈子,前往病男人記憶中的藏寶地點。

  一路上連個人影都沒遇見,可見周圍的人確實都奔著自由之都去了。

  李墨加快了腳步,趕往了標記的地點。

  來到標記地點的外圍,李墨看到了一個看起來平平無奇的地洞,當他走進去之后,發現前面竟然有三四條岔路,有的延伸進去五六米后又分出了幾條岔路,還有一些岔路經過了一段路途后重新交匯在一起。

  這是一處龐大而復雜的地下通道,沒有地圖,想要將這里整個搜查一遍所消耗的人力和物力是不可想象的。

  而且,這還只是一小部分而已,幾乎整個荒蕪戈壁的下方都是這種構造。

  當年自由之都確實想過將地下區域也探查清楚,派出了強大的探險隊,還有不少高級超凡者坐鎮。

  歷時一年后,進展不大,人員損失慘重,經常有人失蹤在未經探查清楚的通道里,就連高階超凡者也失蹤了兩個。新筆趣閣

  面對巨大的損失和慘淡的進度,最終自由之都收手了,僅僅只是保證自由之都下方區域的安定,將大部分通往外界的通道都堵死了,只留下幾個要道,派遣了專人看守。

  李墨按照藏寶圖上的路線小心翼翼的向前走著,泥漿怪吃的太多了,正在使魔空間消化,無法出來應戰,鬼面蘑菇是攻高防低的法師型選手,烏爾班更是炮臺法師類型的,都不適合探路。

  選來選去,李墨將白鳥帶了出來,作為術士仆從表現的時刻到了。

  白鳥作為術士仆從在成為的那一刻起,就被烙印了要為守護主人奉獻一切的精神烙印,此刻自然是義不容辭,開啟了八咫瓊勾玉的防御能力,手持天叢云劍在前方探路。

  李墨開啟了防御指環在后面跟隨。

  兩個人在通道里走著,一只感染了污染紅眼老鼠從陰影中閃過,窺視著兩人。

  一道雪亮的刀光閃過,紅眼老鼠被直接豎著劈成了兩截,所有兩半幾乎分毫不差。

  “不要多做無所謂的殺戮,加速前進,我們的目標是寶藏,不要多生事端。”李墨提醒道。

  “是。”白鳥立刻收刀,繼續向前探路。

  兩個人左轉右轉,忽然來到了一座人工修建的地下通道前,周圍的石墻有明顯的人工開鑿痕跡。

  李墨對比了一下地圖,點頭:“就在前面了,注意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