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夢境游戲看門人 > 第125章 一整條水晶礦
  李墨左右看了兩眼,穿過了后門繼續向著后面走去。

  在后面是一個臥室,面積不大,骯臟破舊,到處都是黑灰和油膩,床單已經看不出原本的顏色了。

  一個黑色的箱子充當了床頭柜。

  將箱子上面的東西掃落到了地上,李墨打開了那個黑色的箱子。

  箱子里有著一個布袋和一個小型的匣子。

  布袋里是一堆金幣和銀幣,大概幾百枚的樣子,李墨全都笑納了。

  帶著手套將小型的匣子拿了出來。

  【靈魂之匣:藍色品質,超凡物品,封存靈魂的特殊物品。】

  “就是這個了。”李墨拿出了靈魂之匣,對著游戲系統說道,“系統,提交任務。”

  “判定中,判定任務完成。”

  一個中性的聲音響起,伴隨著一道白光,李墨手中的靈魂之匣消失不見。

  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張羊皮卷軸。

  李墨將羊皮卷軸打開,認真的看了一遍,露出了笑容。

  “原來是這樣,不愧要干掉一個二階超凡者外加一件藍色品質的超凡物品,確實值這個價格。”

  李墨將羊皮卷軸收好,找了幾桶油澆在了酒館里,隨手點燃了。

  等出來的時候,酒館里的那些酒鬼們早就消失不見了。

  李墨也鉆進了巷子,不見了蹤影。

  李墨之所以會來到火槍酒吧殺人,是接了一個委托,一個ID叫米婭的人委托他殺掉火槍酒館的老板碎顱者米諾,并拿到對方珍藏的靈魂之匣,報酬則是一個珍貴的消息。

  能堪比一個二級超凡者外加一件藍色品質的超凡裝備的消息,還能得到系統的認證,李墨很感興趣,就順手接了下來。

  當他看到那則消息后,整個人都振奮了,因為,那條消息確實值這個價,甚至,對于李墨來說,遠遠高于一個二階超凡者外加一件藍色的超凡物品。

  如果李墨提前知道是這種類型的消息的話,讓他去刺殺一個四階的超凡者他都愿意。

  因為,這條信息是一個有關自由之城大祭司的秘密。

  大祭司的勢力之所以這么龐大,能力扛黑暗導師和奪魂之鐮兩大勢力,除去擅長制造冤魂邪靈等一系列使魔之外,最重要就是掌控一條礦脈。

  一條能出產七色水晶的礦脈!

  想要成為超凡者,除去超凡動物和超凡植物出產的材料之外,最重要的就是七種顏色的水晶。

  超凡動物和超凡植物哪里都有,無非就是出產的多還是出產的少而已。

  但一旦掌控了水晶礦,就掌控了制造超凡者的渠道,能大批量的制造超凡者,成為一個大勢力的領袖。

  因此,整個紅月世界,一旦發現了大規模的水晶礦,就會立刻隱藏消息悄悄挖掘,不然,消息一旦泄露出去就會引起一陣的血雨腥風。

  無數人因此血流成河。

  大祭司也是偶然才發現自己的地盤里居然有一條水晶礦,還是七色的水晶礦。

  源源不斷的產出,讓他的實力不斷擴大,最終能力壓奪魂之鐮和黑暗導師兩個人,成為荒蕪君王三大眷屬之首。

  這條水晶礦功不可沒。

  “一整條水晶礦!”李墨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要是別人獲得了這個消息,可能是喜憂參半,畢竟大祭司也不是傻子,水晶礦這么重要的東西,肯定會嚴加看守,光負責看門的五階高手就有八個,分兩班倒。

  各種巡查,運輸,押運,制作各個環節都派出了足夠的人手,確保沒有一顆水晶能從自己的地盤里流出去。

  想要從大祭司手里搶到礦脈,難于上青天。

  但,對于李墨來說,這并不是問題。

  他有上將泥漿怪可以挖洞。

  上面走不了,就走下面,沒的差。

  消息里連礦脈的入口都確定了,就在一座靠近城墻的莊園里,在城市的西北角。

  李墨回憶了一下網上牛人畫出來的自由之都地形圖。

  整個西部城區全是大祭司的地盤,想要進入必須是大祭司的人才可以,其余人擅自進入格殺勿論。

  尤其是想要靠近西北角的核心區,那里每時每刻都有五階高手帶隊巡邏,發現外人立刻就會出手。

  從城里靠近根本就沒有機會。

  那么就只能從城外下手。

  正好,自由之都的西北方向正是病男人記憶中藏寶圖標記的方向,距離自由之都大概20公里左右的距離。

  在自由之都五公里之外,有一片低矮的小丘陵,百十多米高的樣子,這里原本是一座要塞,后來被廢棄了,變成了廢墟。

  李墨將目標定在了那里。

  本來自由之都里還有一些有意思的小節目,比如真人斗獸場,貓耳娘脫衣舞俱樂部,本地風情紅浪漫等等,李墨都沒心思去嘗試了,一心就想著挖礦。

  挖礦讓我快樂。

  “走。”

  李墨徑直走出了自由之都,向那些冒險者一樣,走向了荒蕪隔壁的深處。

  每個人都自覺的和其他人拉開距離,因為,在這里,所有的人都不可信。

  很可能上一秒他還在和你談古說今,下一秒就會因為一塊金幣捅刀子。

  在這里,睡覺都得睜著一只眼睛。

  在這種環境下,李墨的離群十分合情合理,因為所有人都是這么做的。

  進入廢墟,看看附近沒有人,李墨找了個隱蔽的角落,召喚出泥漿怪,向著下面挖了下去。

  為了防止被別人發現,李墨還特地拉了一塊大石頭過來,擋住了出入口。

  在地下最難的不是施工而是確定方向,再加上這下面到處都是地下溶洞和地下河,交錯相連,一不小心就容易迷失在洞窟中迷失方向。

  不過,李墨有指南針定向,也不圖省事鉆溶洞,讓泥漿怪一路直行,遇墻拆墻,遇壁破壁,一路直奔大祭司的莊園而去。

  泥漿怪一路向前前進,李墨在后面滿滿跟隨,就這么一直相安無事的走了兩三公里。

  就在李墨準備停下來喝口水的時候,忽然聽到了其它的溶洞里傳來了窸窸窣窣的聲音。

  “什么東西?”李墨警惕起來,手摸向了超頻震動權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