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夢境游戲看門人 > 第122章 先驅者摩托車
  在論壇上將所有能獲得的消息收集了一遍,李墨對荒蕪戈壁和自由之都有了一個大致的印象,這里就相當于一個混亂的哥譚市,由幾個大勢力共同掌管,有一個共同的老大,但誰也沒見過。

  在那里,弱小就是原罪,刀不夠鋒利就只能淪為他人的養料,每天都有人橫尸街頭,其中甚至不乏超凡者。

  不過,對于強者這里就是天堂,你能獲得任何你想要的東西,前提是你能支付的起足夠的代價。

  看了一會兒,李墨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根據玩家的描述,自由之都好像并不缺乏超凡者,因為每天都能看到十幾個甚至幾十個超凡者死亡。

  這有點不正常,要知道,在山巔之城,每一個超凡者都是很寶貴的,只要成為了超凡者,就遷越了階層,至少不用為日常生計擔憂了。

  但是在自由之都,好像是野狗一樣,隨隨便便就死了,這不太正常。

  他決定過去看看,研究一下自由之都是不是有什么批量制造超凡者的能力。

  如果要是能把這個秘密弄出來,不光是他自己受益,甚至還可以待價而沽,與其他的大勢力進行一些比較高端的交易,換取一些正常和非正常途徑都弄不到的緊俏貨色。

  打定了主意,李墨收拾了一下東西,又采購了一批東西,分別轉運到了薔薇莊園的地下室和術士塔的大廳之中。

  此時,經過泥漿怪的努力,已經將地下室向下挖掘了三百米的距離,依舊沒有挖穿的跡象,始終沒有發現那個先民王城的所在。

  李墨不由得感嘆這果然是一個大工程,想要挖掘到先民王都,短期內是不可能了。

  好消息是,無面君王派到地下第三層的那些人也沒什么進展,累死了無數奴隸和平民,弄壞了不知道多少工具,始終進展緩慢。

  就連那個被抓過去的倒霉玩家也懶得經常上線去看進度了,只是每周偶爾上去看看情況,剩下的時間一直在水論壇,等著別人去救他。

  將瑣事布置了一番,李墨第二天回到薔薇莊園,準備甩上一桿再走。

  魚竿甩下去之后,李墨竟然感覺到有些沉重,水中竟然隱隱有光澤閃動,看起來應該是個大家伙。

  已經是三倍人類極限的李墨加大力氣,將池塘里的東西拖了出來,然后他兩個眼睛瞪得溜圓。

  這竟然是一輛摩托車。

  而且,還是一輛黃銅打造的摩托車,到處都是蒸汽桿、齒輪和傳動軸,巨大的輪胎,粗大的排氣口彰顯著力量。

  【先驅者摩托車:紫色品質,超凡物品,煤炭動力,特性:堅固。】

  【堅固:用紫色品質的超凡物品進行破壞,都無法讓它產生絲毫的損傷。】

  【備注:這是大污染之前,先民制造的一款劃時代代步工具,因為工藝復雜,產量極為稀少,此輛是某位大人物定做的收藏品,一直放在收藏室里作為藏品,最后不知所蹤。】

  “這東西可以啊。”李墨看著這東西十分的滿意,正愁沒什么比較好的代步工具呢,這就送上門來了。

  他雖然有馬車和電瓶車可以選擇,但是一個太慢,另一個實在是不適合這種糟糕的路況,有了這款摩托車,到是幫他解決了不少麻煩。

  不過,就是在城內不能騎,否則必然會被那些紅衣執法者抓起來,當成先民余孽被架到火刑架上。

  以他的超凡者身份,估計可能會獲得一些優待,比如多灑上一些孜然、花椒等香料。

  將先驅者摩托車塞到了魔術師的布袋里,又買了不少燃煤,李墨溜溜達達的出了城,離開城區二三里地了,看了看左右沒人,立刻變換了一副面孔,帶上了烏鴉面具,騎上了先驅者摩托車,扭動開關。

  嗡——

  一陣巨大的轟鳴聲響起,車上的齒輪、傳動軸開始轉動起來,摩托車發出了一陣陣的抖動,力量感十足。

  “走你!”李墨將車把扭了下去,前蹬收腿,先驅者摩托車爆發出了巨大的力量,直接沖了出去。

  “好家伙,還真給勁。”李墨興奮的握緊了車把,將開關扭到最大。

  蒸汽活塞加速運動,黑煙彌漫,先驅者摩托車急速向著前方沖了出去。

  摩托車上沒有儀表盤,但李墨可以肯定此時的速度絕對超過了200公里每小時。

  要是原本的他,開這么快的車不出五分鐘恐怕就要失控出事。

  但現在他的身體素質是正常人類極限的三倍,精神力飽滿,無論是神經反應速度,還是對身體的掌控力度,都遠遠超出了人類的范疇,控制一個時速200的摩托車還是不成問題的。

  李墨享受著風馳電掣的速度,山巔之城里面的人卻被那震天響的聲音嚇了一跳。

  不少人還記著前一陣樹林祭壇爆炸案的事情,當時蘑菇云都升起來了,不少人還以為大污染又爆發了。

  這次再聽到震天的響聲,不少人都驚駭不已,慌忙的跑回了家里,街面上亂成一團,地上滿是掉落的鞋子。

  紅衣執法者聞聲而動,連忙派人騎快馬去查看情況。

  一群被選中的紅衣執法者全副武裝,滿臉悲憤的趕到了事發地點。

  結果,除了一些奇怪的腳印之外,什么也沒發現。

  “領隊,怎么辦?”一個紅衣執法者問道。

  領隊轉了轉眼珠說道:“就說是一只沒見過的超凡生物,腳印十分的奇怪,我們趕到的時候已經逃走了,我們無力追查,請上面派遣得力干將支援。”

  “領隊,這能行嗎?上面可是要我們來追查的。”一個新入職的紅衣執法者問道。

  “你想死嗎?”領隊扇了他后腦一下,“這超凡生物見都沒見過,光是叫喊聲就如此之大,實力能弱的了?貿然追上去,必然兇多吉少,你死了,你新娶的老婆誰管?還不是要拿著你的撫恤金去找別的男人?天塌了有高個子頂著,一個月幾十個銀幣的收入,拼什么命啊。”

  “就是就是,已經到了吃早茶的時間了,收工收工,回去報告去。”其他人應和著,調轉馬頭,向著山巔之城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