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夢境游戲看門人 > 第114章 術士仆從
  “剝奪能力?能力能剝奪?”李墨大驚。

  如果有能剝奪他人能力的方法,那他這個擁有幾種強力技能的人豈不是很危險?

  “皇族的一個親戚也獲得了游戲資格,從里面獲得了一件特殊的超凡物品,品質很高,可以掠奪其他人的能力儲存起來。雖然,暫時無法融入己身,但他們相信,紅月世界這么神奇,肯定能找到類似的東西。”白鳥哀嘆。

  “原來如此。”李墨點頭,同時他心中打定了主意,要將這件東西弄到手。

  這么危險的東西落到別人的手上,他不放心。

  “對了,你還見過其他使徒嗎?”李墨問道,根據游戲的提示,使徒一共有七個,可是除去白鳥之外,他還沒有見過其他使徒,他很想知道,白鳥有沒有見過其他使徒。

  “到是見過一個,”白鳥想了想說道,“那家伙是個阿三,能力十分的特殊,就是能夠不斷的契約契約者。”

  “什么?能不斷的契約契約者?那豈不是無限套娃?實力無限疊加?”李墨眼睛都瞪圓了。

  總所周知,契約師無法被契約師契約,這是鐵則。

  但這個阿三居然可以打破這個規則,可以契約契約師,然后契約的契約師再去契約其他的契約師,那豈不是就可以無限增殖了?

  “好像有很大的限制,必須雙方同意,而且,限定為男性,每一階可以多契約一層,最多契約七層。”白鳥說道。

  “那也不少了。”李墨拿出手機里的計算器算了算,一階的時候可以契約1個,2階的時候,他本人一共可以契約兩個,被契約的兩個人,每個人又可以契約兩個,一共就有6個,那么當這家伙升到七級的時候,所有的契約師都契約滿,將會達到80多萬!

  這是什么概念,要知道絕大多數國家都沒這么多軍隊。

  這個等級的數量,哪怕光是用數量堆,也足以讓很多人頭疼了。

  “這家伙的實力你清楚嗎?”李墨問道。

  “沒交過手,不過根據一些在游戲中見過他的人說,他有一只蜥蜴坐騎,還有一把無堅不摧的彎刀。具體是超凡武器還是契約的使魔就不清楚了。”

  白鳥說道。

  “看來是個潛力很大的對手,得把這家伙挖出來,找機會接觸一下,不能成為朋友就干掉。”李墨心中打定了主意,這種級別的人,如果是敵人的話,絕對是個大敵,如果可以,就盡量在他沒能成長起來之前干掉。

  不過,這種人在那種地方肯定會被當成真神派遣來人間的使者,很定會被保護的很好,具體怎么辦還需要從長計議。

  李墨需要知道的問題大致問完了,現在一個問題擺在李墨面前,那就是白鳥公主該怎么辦。

  放是肯定不能放的,殺掉的話又太可惜了,那個使徒技能真的很稀有,李墨還想著白鳥等級提升,將銼刀怪和不死鳥復蘇出來呢。

  契約是無法契約的,牽絲木偶又只能契約卡牌,李墨沒把握殺掉白鳥后一定能爆出卡牌。

  那么,就只能使用最后的手段了,術士仆從。

  李墨昨天晚上和伊麗莎白船長達成了生命的大和諧后,完成了三階血脈的開發度,解鎖了三階的最后一個技能:術士仆從。

  根據技能信息描述,每個中級以上的術士都應該擁有自己的仆從,這些仆從可以照顧他們的生活起居,也可以是忠誠頑強的戰士,生命守護者。

  仆從擔任如此重要的任務,那么忠誠就是絕對的,在成為術士仆從的時候,他們會接受術士之血的洗禮,身體也會被改造成術士,擁有一部分術士的血脈法術,但他們本身的天賦能力是不會被改變的,甚至能和術士的血脈融合,得到一定的提升,對受術者提升極大。

  不過,在接受了如此珍貴的饋贈之后,在他們成為仆從的一刻起,他們的生命和一切就全歸術士所有了,他們的生死存亡全都在術士們的一念之間。

  術士的仆從潛力強大,但名額卻十分的珍惜,所有的術士,每三階才能擁有一個仆從,因此他們在選擇仆從的時候,都會十分的謹慎。

  許多家族甚至會從小培養術士仆役。

  有些家族,甚至會將長壽種的術士仆役進行傳承。

  醋栗的仆從瓦爾基里和羽蛇神就屬于這一類。

  李墨覺得白鳥的使徒能力,完全值得這個位置。

  “成為我的仆從,或者死。”李墨控制著燃燒之手操抓著白鳥的脖子。

  “我還有選擇的余地嗎?”白鳥苦笑道。

  “沒有。”

  李墨拿出了一把求生刀,消了消毒,在手指上割了一下,想要擠一點血出來。

  然而,求生刀劃過,連一道痕跡都沒留下。

  李墨這才想起,自己的身體被醋栗改造過了,超過了普通人類極限的三倍,區區普通的刀根本無法割破他的皮膚。

  無奈之下,李墨將超頻震動權杖變成了一把小刀,紅色品質的武器就是給力,終于割破了李墨的皮膚。

  李墨用滲著鮮血的手,在白鳥的額頭上繪畫者從者的符文。

  除去基礎符文之外,每個人都還需要給從者繪畫一個標識,這是方便他人識別的標志。

  李墨想了想,畫了一個三眼烏鴉的剪影。

  他能走到今天,三眼烏鴉吊墜占了一半功勞,這也算是一個紀念,以后如果有可能的話,李墨還想用這個圖標做成自己的家徽。

  鮮血滲入了白鳥的體內,白鳥的身體蜷縮了起來,如同煮熟的大蝦一樣,露出了極度痛苦的表情。

  為了防止她喊出聲來,李墨往她的嘴里塞了一個口球。

  這是術士的鮮血在起作用,而且,李墨體內的還是術士的源血,更強大,也更痛苦。

  這是強大的必經之路。

  過了半個小時,白鳥的身體漸漸舒緩,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汗水浸透了。

  李墨可以從血脈上的聯系感知到,白鳥已經成了自己的術士仆從。

  白鳥的契約師的身份已經消除了,那兩把被契約的長刀也重新變成了超凡物品,白鳥的身體已經被改造成了半術士,只不過還是0階,沒有任何的覺醒技能,最關鍵的是使徒的身份以及娘化技能還在。

  “還好成功了。”李墨很興奮,他的計劃總算成功了,沒什么誤差。

  “去洗一洗吧。”李墨扛著白鳥進入了浴室,經過一番改造,白鳥的身體表面覆蓋了一層雜質和血污,這種狀態想要出去肯定是不行的,必須進行必要的清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