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夢境游戲看門人 > 第106章 順藤摸瓜
  李墨看著身旁昏迷的伍德夫人擦了擦額頭上的汗。

  都說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這話果然不假,久曠身心的伍德夫人比琳達和艾莉亞那兩個年輕的女孩可難對付多了。

  饒是以李墨三倍于人類極限的體質也是耗費了不少力氣才擺平。

  當然,李墨也順便用技能詢問了一下情報。

  伍德先生原本是一名有名的收藏家和學者,癡迷于各種藝術品的收藏,家里積攢的家財幾乎全換成了各種藝術品。

  伍德夫人曾經跟隨伍德先生做過研究,常常以伍德先生的學生自居,經過一番精心的設計,成功上位成了女主人。

  伍德先生沒有子嗣,按照伍德夫人的計劃,是讓伍德先生馬上風去世,自己好獨攬這萬貫家財。

  但是,伍德先生在結婚后越發癡迷于藝術品,尤其是在收購了一大批怪誕的藝術品,然后常年都呆在收藏室里,讓伍德夫人都找不到機會下手。

  就在伍德夫人苦惱之際,伍德先生忽然病了,病的很嚴重,身體發生了變異,雙手變成了觸手,臉上長出了鱗片。

  伍德夫人招來了醫生,醫生放過血之后告訴伍德夫人,伍德先生可能挺不過今年了。

  伍德夫人聞言大喜過望,立刻開始變賣伍德先生的收藏。

  可是,藝術品從來都不是什么好出手的東西,尤其是在這個山巔之城越發不安穩的時代,大多數人都更喜歡將金錢投資在食物、超凡物品上,而不是藝術品。

  更何況,是這么龐大的一批藝術品,很多組織就算是想要買,也要考慮一二。

  因此,伍德夫人雖然放出了風去,但是短時間內卻無人問津。

  這一下可把伍德夫人急壞了,她需要的是金錢,而不是那些不能吃不能喝的藝術品。

  因此,在接到了李墨的拜訪名片后立刻就打定了主意,不論付出什么代價,也要讓李墨買走一些藝術品。

  于是就有了她穿睡衣面見李墨的場面。

  當然這些都不是重點,在李墨眼中最有價值的信息便是,伍德先生房間里這些和《泡泡》類型一致的作品,都是伍德先生幾天前從一個中間商手里成批量收購的。

  “喬治。”李墨記住了這個名字和聯系地址。

  這時,伍德夫人幽幽轉醒過來。

  “怎么樣,我讓你還滿意嗎?”李墨笑著問道。

  “當然,我很滿意,你喜歡的都可以帶走。”伍德夫人笑瞇瞇的說道。

  李墨叫來了羅德哈特,把自己需要的作品挑選了出來,然后,讓羅德哈特算價付錢。

  臨別之時,伍德夫人想要挽留李墨吃了晚飯再走。

  “要是真的到了晚上就指不定是誰吃誰了。”

  李墨暗自腹誹。

  拒絕了伍德夫人的盛情挽留,李墨帶著羅德哈特離開了。

  ……

  喬治最近很郁悶,他感覺自己霉運不斷。

  先是丟了一件珍貴的貨物,然后又有一批貨發錯了。

  這批貨可是上面特意關照的,據說關系到他上司的上司的上司,尊貴的大祭司閣下的偉大計劃。

  如果出了紕漏的話,他全家都要被推上祭壇當做貢品。

  為了遮掩自己的失誤,喬治瞞天過海,壓下了消息,試圖將發錯的那批貨找回來,再一起將貨物發出去。

  可是,他是一個經營了許久的古董商,人脈和路子很多,搞錯貨單的那家伙又是一個新手,所有的貨單亂成了一團,他需要挨個渠道去詢問。

  但這批貨又十分的特殊,他又不敢大張旗鼓的去問,只能側面打聽,這樣一來,時間一點點的就被浪費掉了。

  上線催的越來越急,他能拖延的時間越來越少,喬治急的滿嘴都是口瘡。

  就在他焦頭爛額的時候,一個手下忽然來匯報,說有個顧客來訪。

  喬治現在哪有心情做生意,大手一揮就說沒空。

  可是,那個手下卻沒出去,而是將一個小擺件放在了喬治面前:“那人說了,請您看了這個再做決定。”

  那個手下說道這里的時候,舔了舔嘴唇,同時用力的捏了捏自己兜里的幾枚銀幣,為自己壯膽。

  看到那個如同章魚般的擺件,喬治激動了,這就是他發錯貨的那批!

  “人在哪里呢?快帶進來!”喬治的雙眼通紅,他的性命保住了!

  “是,我這就去叫他進來。”

  那個手下飛快的跑了出去。

  不一會兒,一個穿著嶄新的禮服的人出現在了喬治的面前。

  看到來人,喬治皺了一下眉頭,因為他發現自己并不認識眼前這個人。

  不過,他此時已經顧及不了那么多了,他的全家的身家性命全都寄托在那批貨物上。

  他必須知道那批貨物的下落。

  “請問閣下來的目的是?”喬治問道。

  “我對這一類的藝術品很有興趣,想要再收購一批。”來人笑瞇瞇的說道。

  聽到來人的意思,喬治一愣,隨后無奈的說道:“很抱歉,這批貨是發錯了,是必須要追回的,請立刻將貨物退回來。”

  來人聞言,搖了搖頭:“對不起,這些貨物我很喜歡,退是不能退的。既然你不想賣的話,那我就不打擾了。”

  來人說著準備要走。

  “你不能走,把貨物交回來!”喬治急了,伸出手去抓人,同時召喚出了自己的使魔一只全身黑色長著利爪的鬼影仆役。

  那鬼影仆役剛一出現就化作一團漩渦,沒入了來者的胸口。

  “怎么回事?”看到眼前這一幕,喬治大驚失色。

  他可是憑借了多年的功績才兌換齊的材料,成為了超凡者,憑借著這只鬼影仆役他闖過了不少難關。

  可是面對眼前這人,讓他引以為豪的鬼影仆役竟然剛一出場就死了。

  還死的這么莫名其妙。

  難道是高階超凡者?

  就在喬治愣神的時候,他看到一根白色的權杖砸到了他的臉上,然后他感覺到全身一陣的發麻,整個人陷入了無邊的黑暗之中。???.

  “這么不經打?”李墨摸了摸喬治的頸動脈,已經沒有了心跳。

  他原本只是想要將喬治制服活捉,沒想到卻直接打死了。

  無奈,他只好拿出了哭泣者陶罐,從喬治的記憶碎片中尋找相關線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