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夢境游戲看門人 > 第105章 寶庫
  退出了游戲之后,李墨喝了兩杯濃茶壓了壓驚,然后選擇薔薇莊園登陸,等待著紅衣執法者的搜查。

  不得不說,第一層的待遇就是比不上第六層。

  當初安東尼被殺,引發的可是全城大搜捕,從第一層到第六層全都搜查了一遍。

  然而,第一層發生了事情,就只波及到了第一層和第二層,根本就沒向上擴展。

  而且,索倫之手的正副兩大首領失蹤是在第二層進行大搜捕的時候才發現的。

  匆忙之下,連忙根據技師的描述畫了肖像畫,拿著這肖像畫進行搜捕。

  可惜,技師看到的那張臉只是李墨隨機變化出的一張臉,根本就沒想過用第二次,拿著那張畫像去找根本就是緣木求魚。

  李墨在家里一直等到了天亮也沒等到紅衣執法隊的到來。

  讓羅德哈特去外面查看了一下情況,除去上下的檢查站增加了守衛之外,剩下的幾乎沒什么變化,還和平常一樣。

  “這也太雙標了吧?”盡管早就猜到了可能是這種情況,但,李墨還是有些無語。

  上層區還保持著基本的安定,對于昨晚第一層發生的事情,只當做茶余飯后的談資,根本不會在意。

  而第一層的居民則是人心惶惶,步履匆匆。

  那些黑幫則擔心是敵對幫派所為,紛紛收攏了勢力,謹慎的觀望著,防止敵人偷襲。

  那些黑幫背后的掌權者們則開始互相試探,想要查清楚到底是誰做的,有什么目的。

  一時間,本來就不平靜的山巔之城變得更加暗流涌動。

  身處于漩渦之中的李墨則像是沒事人一樣,扛著魚竿來到了水塘邊,甩了一桿。

  將魚鉤拉上來一看竟然是一個木匣子,木匣子里面竟然是一本黑色的羊皮書。

  書名叫做《黑色山脈》。

  “什么東西?”

  李墨將書翻開,一頁頁的翻看了起來,他感覺自己仿佛置身于荒蕪寒冷的冰原之上。

  【你直視了特殊書籍《黑色山脈》,精神遭受沖擊,判定中,判定通過,你免疫的幻境攻擊。】

  【你經受了特殊書籍《黑色山脈》的精神攻擊,并成功脫離,觸發成就:控夢家。意志力提升40%,精神抗性提升40%,對幻術抗性提升40%。】

  【你的術士血統經受刺激,開發度小幅度提升……】

  李墨默默的合上了書籍,他發現自己之前的思路有點窄了,搜尋范圍不應該只限定于油畫,書籍、雕塑、音樂等藝術品都有可能是這種力量的載體。

  他應該擴大搜索范圍。

  認真的將書籍閱讀了一遍,血脈開發進度條又向前挪動了一點,距離第三階開發圓滿又進了一步。

  看著那短短一點的進度條,李墨心里癢癢的,想要將其拉滿。

  可是,正常的刺激已經很難滿足他了,甚至找艾米麗,也因為之前解鎖的姿勢太多太快,導致缺乏了刺激性,五六次也只有一點點進度,想要快速填滿這部分開發度,最快的方法還是多找點《泡泡》這類的畫和書籍。

  “看來還是得去找那個收藏家看看情況。”

  李墨打定了主意,讓羅德哈特準備了一件古董,裝在了盒子里,讓羅德哈特遞上了拜訪的名片。

  在得到了允許后,乘坐著馬車前往了第三層。

  馬車停在了一棟小院子前面。

  院子里的主體建筑是一棟二層小樓,庭院之中擺放著不少雕像,這些雕像造型各異,有人物,也有超凡生物,甚至還有先民的機械,不過畫風大多正常。

  李墨看了一眼掛在門口的牌子,院子的主人名字叫做伍德。

  一個管家打扮的人早就等候在了這里,恭敬的幫李墨打開了馬車門。

  在管家的帶領下,李墨帶著羅德哈特一起進入了小樓之中。

  這棟小樓從外面看上去似乎有些不起眼,但是,實際上里面別有洞天,長長的走廊兩側墻壁上掛著一幅又一幅的油畫,兩幅油畫之間還擺放著一個個立架,每個立架上都擺放著一件陶瓷藝術品或是雕塑。

  哪怕以李墨這個外行來看都覺得這些東西價值連城。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哪怕是管家,走在這條走廊上的時候,也不由自主的挺起了胸膛,似乎在為這條長廊而驕傲。

  不過,李墨將所有的東西一一掃過,卻有些失望。

  因為,這些東西都只是普通的藝術作品而已,并沒有《泡泡》那種類型的東西。

  很快,李墨就被引入了一個會客廳。

  看到會客廳里的人,李墨微微一愣。

  原本他以為會客廳里的應該是一位衣著考究的老紳士,手里拿著煙斗,戴著單片眼鏡的那種。

  羅德哈特向他描述的時候也是這樣。

  可是,現在坐在會客廳里的是一位年約三十歲的婦人,手端著一杯紅酒,輕微搖晃著,斜坐在沙發上。

  最關鍵的是,這個女人身上穿著睡衣。

  要知道,這個時代尤其是貴族圈子里,對于衣著是相當考究的。

  正常的人家,會有晨禮服、正服、便服、獵裝等,參加晚宴還要有專門的晚禮服,每一種場合都要穿特定的衣服,否則就會被嘲笑沒有規矩,是暴發戶,會被圈子所排斥。

  像李墨這種之前遞了名片,約好了要拜見的,正常來說應該穿正服見面,最差也得是晨禮服。

  可是,這個女人居然穿著頗為私密的睡衣,還是開叉到大腿的那種。

  正常情況下,這種衣服只有夫妻之間和貼身侍女才能看到。

  現在,這個女人居然穿著這種衣服就來見自己,其中用意就有些值得玩味了。

  “很高興見到你,伍德夫人,恕我冒昧,我原本以為是伍德先生……”

  李墨牽起了女人的手,行了一個吻手禮。

  “我的丈夫重病了,所以由我來帶他出面。”伍德夫人說著抽回了手,抿了一口高腳杯里的酒,淡淡的說道,“那么,我們閑話少說,你也是來購買我丈夫的收藏的嗎?”

  李墨環顧了一下周圍的擺設,呼吸不由得粗重了起來。

  墻上的壁畫,桌上的雕塑,柜子上的書籍,多寶閣里的收藏,似乎全是《泡泡》類型的,游戲提示已經開始瘋狂刷屏了。

  這里對于李墨來說簡直就是一座寶庫。

  “當然。”李墨深吸了一口氣點頭。

  “你想要幾件?”伍德夫人笑吟吟的問道,“我看看能不能做主。”

  “全部!”

  “全部?你確定?”伍德夫人手中酒杯微微顫抖了起來。

  “當然。”

  “那么,要看你是否能讓我滿意了,”伍德夫人笑了起來。

  “那么,怎么才能讓伍德夫人滿意呢?”

  “你們都出去。”伍德夫人對著旁邊的管家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