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夢境游戲看門人 > 第102章 又一幅?
  “你就幫幫她吧,看在,我的份上,大不了,下次,我……”琳達也在旁邊說道。

  李墨故意表露出了為難的樣子,掙扎了一會兒才說道:“好吧,這幅畫我帶走了,剩下的交給我來處理,你就不用過問了。”

  李墨將《泡泡》用黑布包好,收了起來。

  “最近這段時間多休息,不要動怒,不要思考太深奧的東西,多養神,情況自然會慢慢好轉的。過幾天我會再來看你,檢查一下恢復情況,如果有事情的話,就去薔薇莊園找我。”李墨說道。

  “謝謝你,維托先生,如果沒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了。”莉莉絲握著李墨的手說道。

  “對了,回頭有空記得再去找個管家,把空缺補上。”李墨說道。

  “管家空缺?我有一個管家,沒有空缺啊。”莉莉絲眨著大眼睛問道。

  “現在有了。”李墨緩緩的站了起來,“那個放血的醫生是一個庸醫,整個山巔之城中,他手中的患者死亡率最高,超過了半數,你的管家故意聯系了那個庸醫,想要趁機干掉你,霸占了遺產,償還賭債。”

  “他怎么能這樣,明明說過要永遠效忠我們家的,羅德從他的爺爺起就一直是我家的管家。”莉莉絲聽到這話有些失神。

  她不會懷疑李墨是否會騙她,因為,羅德管家只是一個普通人,和李墨根本就沒有直接利益沖突,李墨沒有必要編個理由去殺她的管家,沒有必要。

  “當一個人成為賭徒之后,就失去了最基礎的人性,他嘴里的話,一個標點符號都不能信。”李墨到是看的很開。

  在原本世界,這種事他看的多了,因為賭博欠債,殺人、搶劫、騙保、甚至賣兒賣女的大有人在,更過分的他都看過,只是聯合庸醫殺死主家的話,大概只能在版面的邊邊角角提上一嘴,甚至還比不上明星炒CP的熱度大。

  “你好好休息吧,過今天我再過來看你。”李墨起身離開,留下琳達繼續陪伴照顧莉莉絲。

  剛到門口,琳達追了上來,對著李墨詢問道:“對了,我剛才也看到了那幅畫,我會不會也有什么問題?”

  “放心吧,這種畫屬于心理暗示,對于靈感比較高的人才有用,對于靈感不高的普通人就是一幅普通的畫而已,不要在意。”李墨笑著說道。

  “那我就放心了,”琳達拍著自己的胸口說道,隨后,她在李墨的臉上輕輕一吻隨后說道,“對不起,這幾天我要在這里照顧莉莉絲,等過幾天我再去找你。”

  “好,那我等著。”李墨笑了笑,下了樓。

  在樓梯口,地面上有兩簇蘑菇,一簇原本屬于管家,另一簇屬于那個庸醫。

  讓鬼面蘑菇將兩簇蘑菇吸收掉,李墨拿出了哭泣者陶罐收取了兩人的記憶碎片。

  查看了兩人的記憶,都是一些日常瑣碎,管家的記憶中多是在賭場之中或者是借高利貸。

  而那個庸醫的記憶多是收錢和幫人放血。

  就在李墨準備將陶罐收起來的時候,忽然管家的一段記憶吸引了他的注意。

  那就是在管家借錢的高利貸的會客廳里,也有一幅類似的油畫。

  一片幽暗的森林,一棵怪異的古樹,扭曲的枝條上結著紫色的果實,如果仔細看就能發現,那一顆顆果實其實是一顆顆眼睛,那一條條扭曲的枝條其實是一條條觸手。

  “是仿品還是另一幅和《泡泡》類似的畫作?”

  李墨心中一動。

  他現在對這種類型的畫作十分的渴求。

  一幅《泡泡》都能幫他開發一節血脈開發度,要是多找幾幅類似的畫,是不是就能把第三階的血脈開發完全,甚至,提升到四階?

  李墨的心熱了起來。

  他仔細的翻看了一下管家的記憶,記住了那家高利貸的位置后,便將陶罐收了起來。

  為了防止夜長夢多,他決定今晚就動手。

  李墨退出了游戲,準備做些準備,順便上論壇上查查有沒有關于這家高利貸的信息。

  就在李墨剛剛打開游戲論壇的時候,手機響了起來,來電者自帶名片是公安系統的。

  “警察怎么給我打電話?”

  猶豫了一下,李墨還是接起了電話。

  “警察同志,我最近沒接到詐騙電話。”李墨開門見山的說道。

  那邊明顯楞了一下,隨后才說道:“給你打電話不是防詐騙,是有個事情需要你作證一下,請盡快到市總局來一下,地址是……”

  掛斷電話后,李墨長出了一口氣,雖然還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叫自己過去,但能打電話通知就說明問題不大。

  真的犯事了,就不是打電話而是開門收快遞了。

  不敢耽擱太多時間,李墨立刻換衣服準備出門。

  在出門的前一秒,李墨想了想,找出了一個備用手機,將卡換了上去,將幾個賬號都登陸了一下,更新了歷史記錄,將有《篝火》APP的手機放進了魔術師的布袋里。

  雖然不確定會不會被查手機,但有備無患總是好的。

  打車抵達了市總局,說明情況后被帶到了一個小會議室。

  兩個大蓋帽拿著速記本和錄音筆走了進來。

  為首的老警察笑呵呵的說道:“別緊張,這次叫你來就是做一個旁證,不是什么大問題,有什么情況說清楚就可以了。”

  “放心,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李墨一副乖寶寶的模樣。

  “XX網絡科技公司你知道吧?”老警察問道。(廣告位招租)

  “知道,我前公司,前一陣破產了,老板挺好的,還發了補償金。”李墨連忙點頭說道。

  “據我了解,破產之后好像原地重組了,而且待遇還不錯,我想問一下,你為什么沒有加入新公司?”老警察說完盯著李墨的眼睛。

  “難道是原公司搞《篝火》被查了?”李墨心中一震,不過,他已經正常離職了,原公司無論發生了什么都和他沒什么關系。

  想到這里,李墨放松了下來,說道:“那段時間失戀了,心情不太好,再加上工作了好幾年,有點累了,想要休息一段時間,就沒去。”

  “哦,失戀的話怎么不出去走走,換換地方說不定能放松一下心情。”老警察隨口說道。

  “誰說不是呢,我也是這么想的,已經定好了旅行社,等弄完護照就去幾個海島國家轉一圈,放松放松。”李墨一拍大腿。

  “對了,我前公司發生啥事了?”李墨問道。

  “沒什么,就是涉嫌傳銷,叫你來就是了解一下情況,既然你是正常離職沒有參與,就和你無關,對了,手機不錯,能借我看一下嗎?”老警察說著伸出了手。

  “嘿,什么不錯,打折買的,性能不行了,內存總是不夠用,正準備換一個呢。”李墨說著將手機解鎖,遞給了老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