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夢境游戲看門人 > 第97章 光芒深處
  “甘梨釀!”

  李墨看著皚皚雪山感覺到一陣陣的蛋疼。

  還真要爬雪山。

  那黑石路徑到這里都沒斷絕,一直沿著山蜿蜒直上,只不過從平路變成了階梯。

  階梯之上還布滿了冰霜。

  原本灼熱的焚風變成了凜冽的寒風,風中裹挾的砂礫也變成的碎冰晶。

  腳踩在結冰的階梯之上,帶著濕氣的腳瞬間就被沾在了冰上,用力一拔就會帶下一層皮,鮮血淋漓的腳再次踩到結冰的階梯上,就會再次被凍住,再抬腳的時候會被粘下更多的血肉。

  如果是普通人,兩三次之后腳掌就會露出白骨。

  但是,黑石路徑上不斷的釋放出能量,讓李墨的腳上的血肉不斷愈合著。

  “讓我知道是誰發明的這條考驗方式,我一定要讓他自己走上一回。”李墨抱著肩膀哆哆嗦嗦的向著山頂走去。

  腳底不斷被撕扯下的血肉,但李墨已經幾乎感覺不到痛感了,因為身體已經被凍的麻木了,根本感受不到任何的感覺,只是在機械的行走著。

  腳下的肉撕開又愈合,寒風割裂了皮膚,又重新長好,嘴里呼出的霧氣沾染在臉上,讓臉上掛上了一層寒霜。

  正常人這種情況恐怕早就被凍死了。

  但李墨硬是靠著人類極限的身體素質,再加上腳下黑石滲出的能量,硬生生的支撐了下來。

  饒是如此,等走到山頂的時候,李墨已經神志恍惚了,他的頭腦已經無法思考,只憑借著肌肉記憶不斷地向前行走著,向著光的方向行走著。

  石階的盡頭是一個寬廣的平臺,平臺是用白色的大理石鋪就的,纖塵不染。與黑色的石階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李墨邁步走上了平臺,周遭的狂風暴雪驟然消散一空,仿佛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一般。

  在平臺的盡頭,是由兩座山峰構成的峽谷,在峽谷的深處,是一團耀眼的光芒。

  李墨一步一步的向著光芒走去,腳下留下了一連串的血腳印,血腳印漸漸的變淡,最終消失。

  李墨身上的傷痕也在光芒的照耀下緩緩愈合。

  最終李墨的身體恢復如初,連一個傷疤也沒留下。

  在白光深處,李墨來到了一個巨大的殿堂,殿堂里金碧輝煌,周圍是十二根高大的立柱,每一個立柱都是一個手持盾牌長槍,身披戰甲的女戰士形象,哪怕只是雕像,也能讓人感受到一股戰栗感。

  殿堂的中央是一個圓形的祭壇,祭壇的左前方是一尊手持長劍巨盾帶著羅馬頭的女戰士雕像,雕像也是白色石頭建造的,細看之下,這雕像各種細節纖毫畢現,連睫毛眉毛這種細節之處都刻畫的十分到位,如果不是石頭的材質,真的會讓人以為其是一個真人。

  祭壇上,是一團刺眼的光芒,剛才李墨所看到的光芒就是從此發出來的。

  感受到了李墨進入了殿堂,那團光芒漸漸變得暗淡,最后了露出了光芒內部的東西。

  那是一具黃金打造的棺槨,棺槨之上纏繞著一條由黑曜石雕刻的羽蛇雕像,蛇頭盯著李墨的方向,吐露著芯子,一副虎視眈眈的樣子。

  感受到了李墨的來臨,棺槨里發出了沉悶的聲音:“怎么來了一個男人?算了,我已經等不了了,男人就男人吧,正好體會一下男人有什么不一樣。”

  黃金棺槨被緩緩推開,一團煙霧從里面鉆了出來,緩緩的飄到了李墨的面前。

  “這是什么鬼東西?”李墨心中警鈴大作,想要反抗,可是卻發現渾身上下都僵硬的如同巖石一般,半點都無法移動。

  “不要妄圖掙脫了,吸收了我的恢復之光,身體自然會得到大幅度的提升,但是這個期間有一個小小的問題,那就是身體無法移動,你的身體就由我來接手了,放心,我會讓這具身體站在世界的頂端的!”

  迷霧說著,向著李墨撲了過來。

  “草,被陰了,不知道會不會被影響到本體。”李墨心中懊悔,為什么要遵循文字的指引去做,如果有機會,他絕對會留下一個心眼,多做幾手防備。

  就在那團迷霧靠近了李墨的身體,要侵入進去的時候,忽然,從魔術師的布袋里傳出了一聲長鳴。

  “什么東西,怎么會?”那個迷霧驚悚的喊著,轉身就要跑。

  可是,一道強大的吸力將它的身體拖住了,然后就像是被卷入了漩渦一樣,被吸入了魔術師的布袋之中。

  整個大殿重新陷入了安靜之中。

  “發生了什么?”李墨腦子一片空白,完全沒弄清楚弄清楚了什么。

  他想要低頭,可是身體還是無法移動,只能用眼睛四處打量著。

  看著魔術師布袋上面的通氣管,李墨大概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正常來說,像魔術師布袋這種超凡物品是隔絕魔力傳遞的,內部自成空間,與外界隔絕,想要里面的東西發揮作用得打開口袋,將東西從里面拿出來。

  但,李墨擔心伊蕾雅在里面被悶死,在袋口插了個通氣管,袋子沒有完全封閉,這就導致了,袋子和外界是連同的,一些有被動作用的東西,比如三眼烏鴉吊墜,就相當于還掛在李墨的脖子上,那團煙霧是靈魂體,生前在強大,變成了靈魂依舊要被三眼烏鴉吊墜克制,自然就被三眼烏鴉吊墜當做養料吞噬掉了。

  “真是幸運,以后這吊墜老子再也不摘下來了。”李墨心中暗自慶幸,辛虧插了個空氣管,不然這一次真的要陰溝翻船了。

  過了不知道多久,李墨的身體終于可以活動了。

  李墨低頭看了一下,此時他的身體肌肉虬結,身材俊美,像是古希臘的那些雕像一般完美,膚色也由常年坐辦公室的白皙變成了健康的小麥色。

  小時候頑皮留下的各種疤痕更是消失不見。

  如果,他現在拍照片發表在圍脖上,肯定會有大批的女色狼撲著喊著叫男菩薩。

  不過,他現在沒有心思去關注這些,而是急匆匆的打開了魔術師的布袋,取出了三眼烏鴉吊墜查看情況。

  此時三眼烏鴉吊墜已經由淡金色,蛻變成了淡紅色,像是紅玉一樣晶瑩剔透。

  感受到李墨的手指后,三眼烏鴉嘴巴微張,一塊記憶碎片被吐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