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夢境游戲看門人 > 第82章 套取情報
  看著眼前自來熟的女人,李墨很想說,你是誰啊,多大啊就要帶我去看金魚,有36D嗎?

  不過,他現在穿的是禮服,自然不能那么無禮,至少要體面一點。

  “請問小姐貴姓?”

  “安妮,安妮·海瑟薇,琳達的好朋友哦~”紅裙女人摟住了李墨的胳膊,著重強調了好朋友三個字,同時不著痕跡的蹭著李墨的胳膊,讓李墨感受到了一抹柔軟。

  李墨本來還沒什么興趣,不過,當安妮說出自己的名字的時候,立刻改變了主意。

  這不就是拿著超凡物品設計琳達的那個女人嗎?或許應該讓她感受一下她自己送出去的岡本的顱骨的效果。

  “我是一個養魚愛好者,最喜歡看金魚了,尤其是那些比較大的金魚,我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李墨笑呵呵的說道。

  “那我們走吧。”

  安妮熟練的引領著李墨走向了通往后花園的木門,引得其他的女人們眼紅不已,恨不得取而代之。

  新到的新茶,誰不想嘗個鮮呢?

  后花園是一片景觀園林,到處都是高低錯落的園藝樹木,腳下的碎石小路蜿蜒曲折,讓人好像進入了迷宮一般。

  不過,安妮到是對此地很熟悉,輕易的就找到了一個無人的角落。

  “親愛的~”安妮如同水蛇一樣纏了上來。

  李墨作為一個久經各位老師教誨的好學生,手中會的花樣自然不少,最近又和艾米麗和琳達切磋了一些本地特技,兩者融會貫通之下,技術有了新的突破,再加上戰栗之手和沖擊之棍兩個技能的加成,安妮很快就陷入了迷情的狀態下。

  李墨見狀將岡本的顱骨系在了安妮的脖子上,如同帶著鈴鐺項圈一樣。

  “你的真實姓名是什么?”李墨一邊努力的保持狀態,一邊開始套取情報。

  “安妮……海……海瑟薇……”

  安妮斷斷續續的說道,雙眼迷離。

  “接近琳達的目的是什么?”

  “將琳達培養成魚餌……”

  “魚餌,魚餌是什么意思?”李墨問道。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用來釣……釣魚……”

  “誰是魚?”

  “那些,喜歡女色的超凡者……基層的官員……和幫派的實權首領……”

  “拉攏這些人干嘛?”

  “讓他們為……為偉大的荒蕪君王的事業……貢獻……貢獻力量……哈——哈——”安妮喘著粗氣,已經有了轉醒的跡象。

  “看來問題快要刺激到敏感核心了,得緩緩……”李墨連忙提升了頻率,讓安妮重新歸于迷情狀態。

  等到安妮狀態穩定了,李墨這才問道:“光靠女色能拉攏住那些人嗎?他們提上褲子不認賬怎么辦?”

  “我們會給他們的食物里下依賴性藥劑,必須定時服用藥劑才能保證平安,否則會生不如死,靠著這種藥劑能保證他們聽命行事。”

  “而且,他們每個人所能接觸到的,都是一些小事情,一些隨手就能辦到的事情,沒有人知道計劃的全貌,就連我也一樣。”安妮斷斷續續的說道。

  “那計劃的目的你知道嗎?”李墨問道。

  “不知道,不過,聽小道消息好像和七階超凡有關系。”安妮說道,“那種級別的東西,根本就不是我能打聽的。”

  “七階……”李墨感覺這個坑有點太大了,他現在只是一個卡在四階的小超凡者而已,七階距離他很遙遠,之前是他不了解體系強度,以為七階沒什么,經過一段時間的了解,他在明白,七階在整個紅月世界是最頂級的存在,就目前來說,只有七大君王到達了七階。

  至于他們手下的眷者,如大祭司這個層次的,最高也不過六階而已,數量還不多,基本上在大陸上都是有名有姓的存在,為被人所知的,不超過十指之數。

  涉及到七階的事件,每一個都是一個待激發的核武器,可能一個余波就能將他攪碎,李墨覺得,以他現在的小身板,還不足以參合到里面。

  不過,也不能完全游歷在事件之外,至少要能隨時知道事情的進展,好方便自己規避,或者揩點油。

  雖然不敢長驅直入,但是在旁邊蹭一蹭的膽子還是有的。

  而眼前的這個安妮,就是一個很好的切入點。

  李墨決定,將安妮發展成一個專門的線人,以后固定時間來套取情報。

  問了一些雜七雜八的問題穩定了一下安妮的情緒,李墨開始詢問安妮一個重要的問題,那就是荒蕪君王在山巔之城到底有多少人手,他感覺自己最近碰到的有點多。

  從玩家到原住民,從多面間諜到交際花,還有一個從未露面的大祭司,這山巔之城不會被荒蕪君王滲透成篩子了吧。

  “具體有多少,我也不知道,這種情報也不會向我公開,我只負責魚餌的制作,不過,有一個人我敢肯定就是荒蕪君王手下的。”

  “是誰?”李墨問道。

  “拍賣行的塔塔。”

  “她?怎么確定的?”提到塔塔,李墨就想到了那個坑了老希爾全部身家的女人,怪不得那天配合拍賣行托價,原來還真的是拍賣行的人。

  “她是總部派來的人,拍賣行的工作還是我幫忙安排的,拍賣行的一個主管是我們釣到的魚。”安妮又有了轉醒的趨勢。

  “這樣,看來這個女人以后也要小心一點。”李墨心中了然。

  一番強輸出之后,李墨取下了岡本的顱骨,安妮幽幽轉醒了過來,癱軟在李墨的身上。

  “親愛的,你可真厲害。”

  安妮媚眼如絲:“要不要去我房間里喝一杯,我這里可有月亮灣那邊運過來的好酒。”

  “今天就算了,我還有事情,下次再來找你。”

  李墨將安妮放了下來,轉身離開了這里。

  “還真是一個沒良心的家伙,轉頭就走,”安妮甩了一記白眼,不過,那家伙還真是強壯,讓自己幾乎昏迷了過去。

  “真的好想拿下這家伙,然后養在地下室里,讓他舔我的靴子。”

  安妮暗暗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