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夢境游戲看門人 > 第79章 可以留下來陪我嗎?
  三個穿著黑斗篷的人急匆匆沖入了小巷之中,發現眼前的人影不見了。

  “怎么辦,該不會跟丟了吧?”一個人有些焦急的問道。

  “放心,我在那個人的身上灑了點特殊的藥粉,他跑不掉的。”

  一個黑斗篷釋放出了自己的使魔,一只全身黑毛的大老鼠。

  “去吧,去找到那個家伙的蹤跡。”

  黑斗篷把黑毛老鼠放在的地上。

  那個黑毛老鼠在原地轉悠的兩圈,向著前方走去。

  “走,跟上!”那個黑袍人大喜,連忙跟了上去。

  可是,他還沒走兩步,那個黑毛老鼠大聲慘叫起來,緊接著一朵碩大的蘑菇從它的嘴里長了出來,緊接著,那黑毛老鼠就像是培養皿一樣,各種蘑菇如同雨后春筍一樣,瘋狂的向外生長著,很快就變成了一大簇白色的蘑菇,最詭異的是每個蘑菇上面還有一張扭曲的臉。

  “這是什么?”那個黑袍人大驚,同時,他知道自己可能惹到了惹不起的存在,轉身就想走,可是為時已晚,十幾條觸須從旁邊的房頂上伸了出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刺入了他的脖子。

  黑袍人感覺不妙,想要掙脫,可是身體陷入了麻痹之中,雙腳像是生了根一樣,扎在原地,身體內好像有什么東西在瘋狂的生長著。

  他想要張嘴呼救,可是大簇大簇的蘑菇從他的嘴里長了出來。

  一直跟在他身后的那兩個黑袍人見狀轉身就跑。

  然而,他們剛跑到巷子口,迎面一支黑色的權杖襲來。

  黑色的骷髏頭擊中的一個黑袍人的腦袋,好巧不巧的觸發了粉碎特效,那個黑袍人的腦袋當即變成了碎片,散落了一地。

  僅剩的那個黑袍人見狀立刻召喚出了自己的使魔,一柄附魔長劍。

  這把長劍在被契約之后,被啟靈,擁有了懸浮的能力,被那個黑袍人操控著在空中不斷旋轉著,如同大風車一樣。

  “別過來,這就會一場誤會,我們認栽,放我離開,日后好相見,魚死網破了,對大家都沒好處。”那個黑袍人哆哆嗦嗦的說道。

  然而就在這時,一只纏繞著鎖鏈的燃燒著火焰的黑手忽然出現在了黑袍人的身后,對著黑袍人的后心抓了過去。

  那黑手力量之大竟然直接穿透了黑袍人的脊骨,將黑袍人的心臟抓成了碎片。

  黑袍人的雙眼中滿是不甘置信,尸體噗通一聲栽倒在地上,那把在空中不斷旋轉的長劍也掉落了下來,變成了一張卡牌。

  李墨走了過去,將卡牌撿起。

  【鋒銳長劍:超凡武器,綠色品質,附魔:鋒銳,輕靈。契約后擁有靈智,可以利用精神操控飛行姿態。】

  “這倒是有點意思,這是這個武器的特性,還是契約超凡物品的共性?回頭得找那個鍛造師聊聊。”

  李墨將鋒銳長劍收了起來,繼續摸尸。

  進過一番搜索,李墨一種找到了三百多金幣,幾件雜物,外加一件超凡物品護臂,可以形成一面護盾,抵擋傷害。

  可惜,這護盾需要主動釋放,那名黑袍人根本就沒來得及使用,就被李墨一權杖呼臉上了。

  李墨估摸著這幾個契約師的身價肯定不止這么點,只不過,大部分應該沒有帶在身上。

  讓鬼面蘑菇打掃尸體,李墨又拿出了哭泣者陶罐將三個人的靈魂收集了起來,查看了一下幾個人的記憶碎片,確認這些人都只是看到李墨拿出了幾塊水晶,才臨時起意打劫李墨的。

  這個發現讓李墨松了一口氣,他最擔心的就是交易會那邊出了問題,那邊明顯背后站著紅衣執法者,要是對自己有了想法,那可就麻煩了。

  現在看來是自己多心了,這點東西還真未必會被對方看在眼里。

  將現場收拾妥當,李墨來到了旁邊一條巷子深處,對著蹲在墻角的琳達說道:“好了,起來吧,都處理完了,沒事情了。”

  之所以讓琳達蹲在這里,主要是李墨不想讓琳達知道自己的使魔。

  萬一被有心人通過琳達知道了,或許可能會增加他暴露的風險。

  “你怎么知道會有人來截殺的,他們是怎么追上來的?我們明明……”琳達一臉后怕的問道。

  她萬萬沒想到,就是買賣幾件東西而已,居然遇到了截殺,他們明明帶著面具,穿著斗篷,這樣都能被對方找到,這實在是太可怕了。

  “超凡世界奇奇怪怪的手段多了去了,找個人算什么?以后這種地方少來,這種地方雖然看起來自由,可以隨意買賣違禁品,不受管轄,但當你進入這里的時候,也失去了規則的保護。就像是那幾個見錢眼開的冒險者一樣,截殺什么的并不算稀奇,只要不被發現就沒有任何問題。”

  李墨淡淡的說道。

  這種事情,他在新聞里見的太多了,都麻木了,只有琳達這種處于這種消息較為封閉的社會,才會對這種事情少見多怪。

  “原來這里這么危險嗎?”琳達經過這次一驚嚇,也開始反思自己之前的過往,她之前買東西好像也露出過金幣,現在看來,她只是被騙了點錢,沒有被截殺簡直是太幸運了。

  內心里一陣陣的后怕,琳達打定主意,以后再也不來這里了,太危險了。

  受到了驚嚇的琳達內心忐忑不安,看著周圍陰森的巷子更加害怕了,不由得摟緊了李墨的胳膊。

  在一條靠近關口的巷子換下了偽裝,李墨和琳達回到了第四層。

  看著燈火通明、干凈整潔的街道,琳達緊張的心終于放了下來。

  兩個人漫步到琳達的家門口。

  “洗個澡,睡一覺,明天太陽會照常升起的,這幾天就當做一個夢就可以了。”

  李墨對著琳達說道。

  “那個,今天我父母不在家,我一個睡有些害怕,可以留下來陪我嗎?”琳達忽然拉著李墨的胳膊問道。

  “這……不好吧?你是莉莉絲的朋友……”

  “放心,我不是那種糾纏不清的女人,我只是有些害怕,害怕一個人,就今天晚上,就一晚上好不好?”琳達攬住了李墨的腰,將頭靠在李墨的胸口。

  琳達此時的內心又興奮又害怕,她今天經歷的事情的刺激程度,比她長大這么多年經歷加起來還要多,以至于,李墨在她的內心之中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這種時候,第一個想到的依靠的人,自然也是李墨。

  再加上岡本的骷髏的殘留影響,讓她的欲望提升到了一個臨界點,再加上今天事情的刺激,一切自然水到渠成了。

  李墨也趁機試驗了一下新學到的戰栗之手和沖擊之棍,讓琳達成為了一個技能的體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