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夢境游戲看門人 > 第70章 曹操
  和格蘭特聊了一會兒,李墨覺得安迪的背叛對他的打擊好像有點大,一個相處了七八年的老朋友居然是更高層人物的臥底,甚至還為了一些利益想要殺掉他,這讓他的信念有些崩塌。

  同時,對與人相處產生了創后應激綜合反應,最大的表現就是封閉內心與情感,不再容易相信他人,容易疑神疑鬼,繼續發展的話可能會產生被迫害妄想等等。

  對于格蘭特現在的狀態,李墨很理解,如果是原本的世界,他可能會建議格蘭特去看看心理醫生,但在這個還在使用體液平衡理論的世界,精神衛生領域幾乎為零,想去疏導都找不到人,只能等格蘭特慢慢自我療愈。

  不過,因為這件事,格蘭特現在全身心都撲在旅行馬車上,上次旅行中發現的問題,都被改進的差不多了,只等著第一批樣車造出來,就可以進行批量販售了,李墨這個股東也終于到了可以收取分紅的時候了。

  進入游戲以來,他種下的第一顆種子終于要開花結果了,想一想,李墨還是很興奮的。

  格蘭特想要邀請李墨參加新車的發布儀式,李墨猶豫了一下并沒有立刻答應,他也不確定那天是否有時間,只是說到時候看看。

  和格蘭特灌輸了一些為大富翁和超凡者進行私人訂制的概念之后,李墨離開了格蘭特家的木工坊,去第一層轉了轉。

  今天的第一層很平和,沒有人被架在火刑架上燒,只有兩個小偷被當場抓住,切了手指。

  烤爐前,大量的平民在排隊,窮人還烤的起面包,說明第一層總體沒有受到太大的沖擊,基本秩序得到了維持。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李墨感覺路邊的紅衣守衛明顯變多了,每個人的手都按著配劍,大有一言不合就拔刀子的架勢。

  看到這種情況,李墨沒敢去安全屋,正要離開,忽然發現小拇指正挎個籃子,里面裝了一些新鮮的水果,在沿街叫賣。

  小拇指也看到了李墨,立刻湊了過來,高聲說道:“先生,剛剛摘的蘋果,又大又甜,來兩個吧。”

  同時,小聲對著李墨說道:“大人,上次我跟蹤的那個不死者今天被執法者抓走了,聽那些人閑聊,好像是要送到了地下三層去了。”

  “嗯,知道了,不要主動打聽,被動的去聽就可以了,這段時間比較查的比較嚴,寧可沒有收獲,也不要去做被懷疑的事情。”

  李墨一邊說著,一邊挑了三個蘋果,甩下六個銅板離開了。

  “玩家被抓到地下三層去了?說不定會去論壇上講述一些經歷,等回去找找相關的帖子。”李墨心中暗暗記了下來,從山巔之城建成以來,地下第三層的情況就一直無人知曉,除去管理者之外,從來沒有活人能從那里走出。???.

  而那些管理者也都被下了封口令,哪怕被灌醉了,也不曾吐露半個字的秘密。

  一開始還有人想要探尋地下第三層的秘密,但是,隨著跳的最歡的幾個人無緣無故的失蹤之后,地下第三層就成了山巔之城的禁忌,沒有人會主動的去提起了。

  李墨對這個神秘的地下第三層也十分的好奇,沒人可以抵抗隱藏地圖的誘惑。

  他之前,就吩咐了泥漿怪,再向下挖掘的時候,注意收集地下第三層情況,現在多了一條途徑去了解,自然是好的。

  拎著幾個蘋果回到了家里,分給了正在訓練的海蒂和兩小只,李墨特意將最大的一個塞給了歌德:“你哥哥摘的蘋果。”

  聽到李墨這句話,歌德的眼圈頓時就紅了。

  李墨拍了拍肩膀,沒有多說什么,這種東西,只有當事人自己慢慢體會。

  回到書房里,李墨下了線,去論壇上看了一圈,還沒有相關的消息。

  不過,和長槍軍鏖戰的玩家發了新的戰報,經過一番車輪戰,長槍軍的人漸漸露出了疲態,玩家可以被強制下線休息,但是他們卻要時刻保持警惕,稍稍不注意就會被玩家偷襲。

  昨天晚上,甚至被玩家燒了糧草車。

  雖然,被及時發現,沒有造成多少損失,但是對軍心的影響巨大,長槍軍的幾個首領在商量了一番之后,開始收縮兵力,退出了村莊,準備撤離這里。

  不過,他們在離開前也沒把村莊留給玩家,把能帶走的東西都裝上車之后,一把火把村子給燒了。

  玩家和原住民的第一次大規模沖突就這么以兩敗俱傷的結果結束了。

  總體上來說,還是原住民更虧一些,平白無故丟了一個村莊。

  玩家們也已經疲憊了,總是被殺也不好受,紛紛調轉方向去其他城邦發展,雙方都開始舔舐傷口,等待下一個機會,報仇雪恨。

  李墨知道,現在玩家的總體實力還低,這才仗著上下線這種賴皮戰術拖死長槍軍,等玩家們的實力都提升起來了,到時候,恐怕局面就不會是這樣了。

  幸運的是,想要成為超凡者,需要花費大量的金錢,玩家們需要一段時間的發育,這種表面上的和平和穩定,還能維持一段時間。

  一邊吃瓜,李墨一邊蒸了一鍋大米飯,做了一份紅燒肉,一份炒時蔬,吃了一頓午飯。

  休息了一會兒,李墨重新登陸了游戲,不多時,莉莉絲就坐著自己家的馬車來邀請李墨了。

  李墨上了莉莉絲的車,轉了三分之一圈,來到了一個院子里栽滿了薰衣草的庭院。

  馬車直接行駛到門廊前,有門童專門幫忙打開了車門。

  在侍者的引領下,兩個人來到了二樓靠里的一個房間。

  莉莉絲已經很熟悉了,推開了木門帶著李墨走了進去。

  房間很大,中央擺放著一張大床,上面鋪著厚厚的天鵝絨墊子,周圍掛上了蕾絲花邊的幔帳,靠近窗戶是一張茶桌,點心和紅茶已經擺放妥當,靠近角落里,有一張梳妝臺,一個穿著淡藍色長裙的少女正坐在小圓凳上,往臉上涂抹著白色的漆料一樣的東西。

  從鏡子中可以看到少女的大半邊臉已經被涂滿了,看起來就像是京劇里的曹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