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夢境游戲看門人 > 第69章 莉莉絲的請求
  將邪惡方尖塔遺跡翻了個底朝天之后,李墨回到了薔薇莊園之中。

  吃過了早飯,檢查了一下歌德和克萊爾的訓練進度。

  根據海蒂的說法,兩個人的身體素質有點差,尤其是歌德,早年虧空的太厲害,需要長期的進補才行,所以,降低了力量的訓練,目前以柔韌性和靈巧訓練為主,除了射擊技巧之外,主要教授精靈魔法和冥想。

  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是,歌德對精靈魔法的親和力很高,進度很快,魔力積累速度很快,已經快要可以學習第一個魔法了,這速度比一些純血精靈還要快。

  要不是歌德沒有長著尖尖的耳朵,海蒂甚至覺得歌德有精靈的血脈了。

  “干的不錯,以后給你漲工錢。”李墨滿意的說道。

  “我還有工錢呢?”海蒂一臉疑惑。

  “那些都是小事情,不要在意。”李墨笑瞇瞇的說道。

  “等等,你給我說清楚。”海蒂不滿的說道。

  李墨離開了餐桌,去收藏室里看看艾米麗的進度。

  艾米麗經過一段時間的練習,已經可以收斂起逸散的魔力波動了。

  同時,經過這段時間的練習,已經可以熟練的操控絞殺魔像,可以輕松的做到用十二種龜甲縛的綁法將自己捆起來……

  李墨總覺得她練習的方向好像有些不太對頭。

  然后艾米麗開始用十二種方法捆李墨。

  李墨感覺更不對頭了。

  經過了一番激烈而深入的指導,李墨讓艾米麗深刻的認識到了,龜甲縛只能在她和李墨兩個人單獨相處的時候使用。

  對待其他人,用水手結捆住四肢就可以了。

  想要殺人,直接纏住脖子,吊起來就可以了,沒必要那么麻煩。

  一番大戰之后,李墨在艾米麗的服侍下洗澡換衣服。

  等到穿戴完畢之后,管家羅德哈特走了進來,說莉莉絲來訪。

  “帶到書房。”李墨想了想說道。

  在書房,李墨見到了抱著兔子玩偶的莉莉絲,在她的面前擺放著那件小紅帽的披風。

  “昨晚睡的還好嗎?”李墨讓羅德哈特沏了一壺紅茶。

  “還不錯。”莉莉絲點頭,張了張嘴,然后小聲問道,“這件披風可以賣給我嗎?你可以隨意報價,只要我能付的起。”

  莉莉絲臉色微微有些紅潤。

  “抱歉,這個恐怕不行,這件超凡物品我還有用。”

  李墨果斷的拒絕了,這件轉換身份的東西,在某些時候可以起到奇效,比如潛入、滲透、跟蹤、當主播,都效果非凡,只要不脫掉披風,根本不用擔心被拆穿身份。

  好像有什么奇怪的東西混進去了,算了,不去管它,反正李墨暫時不會出手就是了。

  聽到李墨這么一說,莉莉絲低下了頭,她也知道,這種級別的超凡物品一般人肯定是不會出手的,哪怕想要出手,價格也絕對不是她能負擔的起的,她剛才只是想要碰碰運氣,果然還是行不通。

  “不過,你昨天也付出了不少,這個給你當做酬勞。”

  李墨將民俗家的收藏指環推了過去。

  莉莉絲怎么說也是一根繩上的螞蚱,昨天晚上還和他一起刺殺了安東尼,不分潤一點東西說不過去。

  而且,他手里的收納向的超凡物品已經有了,這個剛好可以分給莉莉絲。

  莉莉絲看到桌上的指環,露出了驚訝之色。

  “這是,給我的?”

  “當然,畢竟那件事是我們一起做的,這是第一筆酬勞,還有一些東西見不了光,等過一段時間,風聲過了再說。”

  李墨說道。

  “那,那我就卻之不恭了。”莉莉絲想要拒絕,可是,她內心又十分想要這件收納向的超凡物品,有了這個東西,自己的很多東西就可以隨身攜帶了。

  莉莉絲將指環拿在手里把玩了一會兒,然后從口袋里拿出了一條細細的項鏈,將指環穿在項鏈上,掛在了脖子上。

  “對了,維托先生,請問您對邪靈有什么研究嗎?”莉莉絲忽然問道。

  “邪靈,對付過一些,怎么,有什么問題嗎?”李墨內心一動,反問道。

  “我的朋友,她是一個普通人,比較喜歡那些古老的禁忌知識,本來只是抱著好奇心玩玩,我覺得她沒有魔力,弄不出什么亂子,就沒怎么過問,結果最近她好像被邪靈纏上了,我試過,可是沒有什么好辦法,我想問問您有沒有什么辦法可以解決。”

  莉莉絲雙手攪在一起低著頭說道。

  “這樣啊,我可以去試試,但是不保證有效。”

  李墨想了想答應了下來。

  他感覺莉莉絲既然是超凡者,肯定認識更多的超凡者,或許可以借助莉莉絲這條線,進入山巔之城超凡者的圈子。

  而解決邪靈或許是一個契機。

  他雖然對邪靈沒什么研究,但是又三眼烏鴉吊墜這個克星在,一般邪靈還真不被他放在眼里。

  “真的嗎?那真是太謝謝了,這樣吧,我去跟她說一下,下午來接您好嗎?或者是晚上,不是說除靈都是晚上比較好嗎?”莉莉絲問道。

  “那就先定在下午吧,先看看具體情況。”李墨說道。

  “那好,我現在就去找她。”莉莉絲起身告辭離開。

  李墨也趁著把莉莉絲送出門離開了家,轉頭去了格蘭特家。

  到了格蘭特家,得知格蘭特兄妹在木工坊又轉頭去了木工坊,果然在那里找到了兩人。

  此時,兩人已經脫去了冒險者的裝扮,換上了木工衣服,在一輛旅行馬車上忙活著。

  “干嘛呢?”李墨走了過來問道。

  “發現了一些問題,有一些部件容易損壞,還有一些布局設計不太合理,調整一下應該就可以正式投產了。”格蘭特擦了一下臉上的汗水說道。

  “對了,新的分紅分配的協議我已經重新分好了,回頭就給你送過去,簽上名字就能生效。”

  “不打算冒險了?”李墨笑著問道。

  “不了,我感覺還是木匠更適合我。”格蘭特拍著身邊的馬車嘆了口氣,“和人接觸的多了,我反而越來越喜歡這些木頭,至少他們不會欺騙,不會背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