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夢境游戲看門人 > 第49章 教人賺錢,最賺錢
  經過和格蘭特的一番閑聊,李墨弄清楚了這個邪惡方尖碑的一些信息。

  這是一個距離山巔之城不遠處的遺跡,以中心一座高大的方尖碑而得名,乘坐馬車的話大概要一天半的時間,頭天上午出發,第二天中午就能抵達。原本是先民王都周圍的一座衛星城,后來在大戰之中被焚毀了。

  因為距離山巔之城比較近,污染度也比較低,經過一輪一輪的冒險者的搜刮,已經變得很安全了,雖然偶爾還會有一些超凡生物出沒,但總體來說已經很安全了,算是一個新手超凡者或者萌新冒險者一個比較好的試煉場地。

  用來做旅行馬車的試煉場倒也不錯。

  李墨到是十分想要看看這個世界的原住民是怎么冒險的,順便加深一下和格蘭特的感情,直接答應了下來,約定好了第二天聚頭的時間這才離開了格蘭特家的工坊。新筆趣閣

  從格蘭特家的工坊離開,李墨來到了山巔之城的第一層,準備看看玩家對本世界的沖擊如何。

  然后,他就看到那個大廣場的火刑柱上捆了七八個人,紅衣執法者正在往他們的腳下堆著柴火。

  “這是干嘛呢?”李墨好奇的對身邊的人問道。

  旁邊一個人也是個嘴碎的,聽到有人問立刻說道:“執行火刑,焚燒先民余孽唄,早上突然出現了一批奇怪的人,這群人見人就問有沒有任務可以交給他們,不搭理還死纏爛打,還有一群人公然沖入別人的家搶劫財物,還有人居然拿著武器當街亂砍人,造成了七八個平民死傷,紅衣執法者說他們是先民的余孽,不然,怎么會這么瘋呢,這不,正準備執行火刑呢嗎?”

  “對了,紅衣執法者還說了,以后發現了類似這種貨色,舉報一條線索,證實后給2個銀幣,如果能親自抓來,給50個銀幣,大家都期盼著這種人能多一點,好發家致富呢。”

  “果然。”

  李墨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他就知道,這些玩家一旦進入這么一個高自由度的世界,肯定會有一部分人忘乎所以,問任務,去別人家拿東西,當街砍人,把這里當洛圣都了嗎?

  這些人難道忘了溪木村雞神的恐怖了嗎?居然還敢調戲原住民。

  李墨不由得搖了搖頭。

  他敢肯定,經過今天這么一出,那些原住民對于玩家的壞印象已經立下了,兩者之間想好和平共處恐怕很難了。

  而且,這種裂痕會隨著玩家實力的增長迅速拉開,最終到了無法彌合的程度。

  今天被燒死的玩家,以后成長起來,肯定會加倍報復回來。

  要不然,根本就不配被稱為第四天災。

  李墨輕嘆了口氣,他所能做的就是默默的提升實力,好在即將到來的亂世中自保。

  不過,聽到那人的話,李墨有了一個新的賺錢的主意。

  抓到一個玩家給50銀幣,那可不可以,他找幾個玩家串通起來,每天去把他們抓到紅衣執法者那里去,被紅衣執法者處死后雙方平分賞金,然后,第二天繼續刷。

  一個玩家是50銀幣,10個玩家500銀幣,20個玩家就是1金幣,200個玩家就是10金幣,一個月下來就有300金幣,相當于他一個月商鋪的總收入了。

  讓李墨有些心動。

  不過,這個計劃里有兩個核心難題。

  一是去哪里找200個玩家,既要保證這些玩家不會泄密,還能忍受每天一次火刑而不精神崩潰。

  二是如果每天都去提交的話,必然會讓那些紅衣執法者發現怎么來的總是這些熟面孔。

  每天的場面就會變成這樣:

  “怎么是你?”

  “怎么又是你?”

  “怎么老是你?”

  那些紅衣執法者只是見識少,又不是傻子,每天看到張拓海拉著同樣的面孔來,肯定會生出疑心。

  一個間諜,一旦被懷疑,那就離暴露不遠了。

  為了一點金幣,暴露了身份不值得。

  權衡了半天,李墨最終放棄了這個想法。

  不過,他不做,不代表他沒辦法利用這個賺錢。

  回頭,他就準備把這個方法設置成收費貼,賺一波快錢。

  沒辦法,這個年頭,只有教人賺錢才最賺錢。

  此時,那些紅衣執法者已經鋪好了木柴,并淋上了燃油。

  “行刑!”領頭的執法者揮了揮手,立刻有一只火把被扔到了木柴堆上。

  呼!

  木柴堆燃燒了起來。

  “艸,你們居然來真的?”

  “好疼啊,怎么連疼痛都模擬的這么真實?老子不玩了!快放我離開!”

  “猴雷謝特,該死的游戲公司,你們這是侵犯人杈,你們這是動用私刑,我要告你們!你們等著破產吧!”

  “怎么下不了線?憑什么戰斗狀態不能下線?狗策劃,我日你全家!”

  “蘇卡不列,咳咳咳。”

  “八嘎,你們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稻田株式會社的高級職員,咳咳咳。”

  一群人終于發現了問題的嚴重性,可是不管他們如何叫罵,也沒有任何人來管他們。

  李墨明顯看到人群之中有幾個人眼神躲閃,破舊的亞麻布衣服下的皮膚白皙柔嫩,一眼就能看出來是剛進入游戲的玩家。

  此刻他們已經被嚇的雙腿發抖了,和周圍興奮,高喊著燒死先民的原住民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李墨將他們的面孔一個個記了下來。

  免得再次遇到他們的時候,將他們當成了原住民。

  火焰將被抓住的幾個人燒成了灰燼,紅衣執法者開始清理現場,周圍的原住民各自散開,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李墨悄悄的跟著幾個玩家,準備看看他們要做些什么。

  他跟著這些玩家來到了一個小巷子,卻發現他們直接找地方下線了。

  “這些人膽子也太小了,才看了一個火刑就被嚇跑了?”

  李墨見狀不由得失笑。

  不過,想想這些玩家也夠可憐的,剛上游戲就被來了個下馬威。

  希望他們能長點記性,以后行事不要這么沖動。

  如果,能因為這次火刑讓一些玩家收斂一些,或許李墨,對山巔之城,對大家都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