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夢境游戲看門人 > 第35章 大祭司
  “怎么樣?我的耐心是有限的,要不要答應,如果不答應的話,那就變成爛木頭,成為蘑菇的養料吧。”

  李墨說著舉起了右手準備打響指。

  “等等,只要你不讓我出賣先民的情報,我就答應你,為你工作。”

  約瑟連忙說道。

  “很好,你是一個聰明人,做出了爭取的選擇。”

  李墨拍了拍約瑟的肩膀。

  泥漿怪收回了控制約瑟的觸手,變成了砂礫組成的巨人,站在約瑟旁邊。

  “別讓他坐在地上,多不體面,給拿把椅子。”

  李墨說道。

  泥漿怪伸出兩根手指捏著約瑟的衣領,將他從地上拉了起來,丟到了一把木頭椅子上。

  約瑟靠在椅子上,心臟嘣嘣跳個不停,剛才,他一度都以為自己要死了,沒想到,居然山回路轉活了過來,讓他心中一陣陣的慶幸。

  “以后他就是你的上線,有什么發現就跟他說,具體怎么聯絡,你們兩個自己商量。”

  李墨指了指小拇指。

  他沒工夫和精力去管這些間諜線人,索性全都交給小拇指去管理,正好也順便鍛煉一下小拇指的能力。

  “我明白了。”

  約瑟看了一眼旁邊有些發愣的小拇指,點了點頭。

  “好了,現在,帶我去找你的上司,你的上司不是先民吧?”

  李墨問道。

  “不是,他原本是豐饒君王治下,一個城邦富商的次子,酒后擊殺了執政官的兒子,隨后逃離了城邦,逃進了自由之都,成為了荒蕪君王的信徒。”

  約瑟說道:“對了,他還是一個1階超凡者,使魔是鬼新娘。”

  “如果干掉他,你能補位上位嗎?”李墨問道。

  “這個,我不知道,不過,我在組內也算是老人了,應該有一些機會。”約瑟說道。

  “那帶我去看看吧。”

  李墨說道。

  他想要再從約瑟的上司哪里看看能不能打探到什么消息,順便和約瑟的說辭互相印證一下。

  “就在西邊兩條街之外。”

  約瑟一邊說著一邊向外走,路過門邊,看到一串晾在門口的干蘑菇,胃里一陣的翻涌,有一股惡心的感覺浮現在心頭。

  約瑟一把將那串蘑菇扯了下來,團吧團吧扔進了爐灶里。

  他這輩子再也不想吃蘑菇了。

  看到約瑟這副樣子,李墨也沒理會,畢竟剛開始,肯定有些難以接受,慢慢適應了就好了。

  一行人尋了一條僻靜的小路,來到了兩條街外。

  “那棟房子就是。”約瑟指著遠處一棟磚房說道。

  李墨一看,那棟房子明顯比約瑟的房子要好很多,門前還有一個小巧的花園,還有白色小柵欄門。

  “這房子只有你們頭目一個人嗎?”李墨問道。

  “有時候會帶一兩個流鶯回來,不過,多數時候都是自己。”

  約瑟說道。

  “你可以離開了,有情報記得和小拇指通報,如果讓我發現了一些不對的地方,后果你懂的。”

  李墨笑呵呵的說道。

  雖然,李墨臉上掛著笑容,但在約瑟眼中卻不亞于地獄中的惡魔。

  約瑟連滾帶爬的逃離了這里。

  李墨看了看遠處的磚房,放出了泥漿怪。

  泥漿怪故技重施,順著門縫潛入了房間之內。

  此時,房間里傳來一陣一陣的喘息聲。

  泥漿怪如同一道溪流流入了臥室,在一張大床上,一男兩女正躺在床上,處于生命的大和諧關鍵時刻。

  泥漿怪突然暴起,十幾條觸手從身體中伸出,向著三個人纏了過去。

  那兩個女人都是普通人,沒什么反應就被控制住了。

  那個男人雖然反應了過來,但是此時正處于兩面包夾芝士的狀態,根本動不了。

  不過,在觸手到來的剎那,男人釋放出了自己的使魔,鬼新娘。

  房間內的溫度瞬間降低了十度,一個穿著白色長裙頭戴花環,渾身浴血的新娘出現在了房間內,鬼新娘手中拿著一支高腳酒杯,里面裝滿了鮮紅的液體。

  唰!

  鬼新娘將杯中的液體潑向了泥漿怪,泥漿怪正控制著三個人,躲閃不及,被潑了個正著,身體上被潑中的地方開始冒著白色的青煙,發出滋啦滋啦的聲響,像是遭受了強酸腐蝕一樣。

  鬼新娘看到杯中的液體效果不大,大叫了一聲,向著泥漿怪撲了過來。

  “回來吧你!”

  就在這時,她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吸引力,拽著她向后飛速倒退。

  力量強大的讓她生不起一絲反抗的能力。

  鬼新娘感覺自己仿佛進入了一個告訴旋轉的漩渦之中。

  整個人旋轉著,不斷縮小,最后被吸入了一片純黑色的空間,轟然破碎,連意識都被徹底泯滅。

  李墨緩步走了進來,胸口處的三眼烏鴉吊墜正散發著淡淡的光芒。

  【吞噬原住民迪卡一階使魔鬼新娘,三眼烏鴉修復度+5】

  “你就是迪卡?臣服還是死亡?”李墨說著將一枚孢子植入了迪卡的體內。

  “去死吧!”

  迪卡大吼著,胸口上的白骨項鏈里冒出了一張蒼白的鬼臉,張開大嘴向著李墨咬了過來。

  然而,那張鬼臉還沒到李墨的面前,就被胸口的三眼烏鴉吞噬了,修復度+3。

  “看來你是想死嘍?”李墨冷笑著問道。

  迪卡對著李墨怒目而視,嘴里不斷的咒罵著。

  啪!

  李墨打了一個響指。

  迪卡體內的寄生的鬼面蘑菇開始吞噬迪卡體內臟器,瘋狂的生長。

  “啊——”

  迪卡痛苦的哀嚎了起來,想要扭轉身體,可是四肢都被緊緊的固定住了,無法移動分毫。

  “我投降,我愿意臣服,我愿意獻上我的忠誠,我愿意做你最忠實的仆人,請饒了我吧。”

  迪卡哀嚎著求饒道。

  “告訴我你的身份,和到這里的目的。”李墨緩緩的說道。

  “我是迪卡,是荒蕪君王的眷屬,來到這里是為了協助大祭司完成血祭。”迪卡痛苦的說道。

  “血祭是什么?”李墨問道。

  “具體我不清楚,我只聽人說過,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巨大祭祀,如果成功,甚至可以讓荒蕪君王多出一個七階高手!”迪卡吼道。

  “那大祭司是誰?”李墨問道。

  “荒蕪君王最得力的三大信徒之一,不過我們從來沒見過他,從來只是單方面聯系,向我們下達任務,只是聽說,他混入了山巔之城的高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