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夢境游戲看門人 > 第33章 小拇指的新發現
  經過了幾個小時的努力,弄死了50只倉鼠,數百斤各類肉之后,李墨終于成功的將兩只使魔提升到了3階。

  提升到了三階的泥漿怪體型變得更大了,擬態形態下,比張拓海本人高出了兩頭,吞噬速度變得更快了,同時多出了一個新的技能,那就是沙化,可以將自己的身體轉換成砂礫的形態,在砂礫形態下,泥漿怪的速度更加迅捷,也更加靈活。

  至于鬼面蘑菇,提升到三階之后,身體變得更大了,有張拓海胳膊大小,體內的污染濃度提升了,讓倉鼠的變異率提升了不少,同時多出了兩個新技能。

  一個是散播孢子,一個是寄生。

  散播孢子是將孢子散發出去,這些孢子碰到敵人之后,會讓敵人接觸到了皮膚中毒、腐壞、潰爛具體效果要看敵人的實力,要是實力較弱的話,能直接將敵人變成一灘爛肉,要是實力強的話,可能也就是起一片過敏紅點,甚至直接免疫,算是一個欺負弱者的好技能。

  李墨對這個技能很滿意,有了這個技能,鬼面蘑菇就可以幫助他快速大批的處理掉那些變異成功的倉鼠,快速收獲卡牌。

  而另一個技能寄生則是讓孢子進入對方的體內,寄生在敵人的內臟之上,與敵人共生,或者直接將內臟徹底消化掉與敵人同歸于盡。

  “這倒是可以用來控制一批外圍成員。”

  李墨看到了這個技能,立刻就想到了那些貧民窟里的流浪漢。

  并不是每個人都能像小拇指那樣,有一個妹妹在手里做人質。

  金錢也不能保證每個人都能保住秘密,那么,有時候一些控制的手段也是必要的。

  有了這個技能,他可以幫助小拇指發展處一大批不會泄露秘密的外圍人員,這樣,這條情報線的價值就會越來越大,而不僅僅像現在這樣瞎貓碰死耗子。

  將兩只使魔升到三級之后,李墨就暫時收手了。

  要將兩只使魔升到四級需要的倉鼠至少要五六百只了,這個量級的倉鼠估計把本區的幾個寵物店的庫存湊在一起都湊不出來。

  而且,一次性購買這么多倉鼠,實在是太扎眼了,容易招惹到一些不必要的注意。

  李墨現在一切發展順利,力求穩妥,決定先買一批,在薔薇莊園地下室的倉鼠洞里豢養一段時間,搞一搞繁育,現實中也隔一段時間買一批倉鼠,雙管齊下,力求倉鼠在產能上能達到自給自足。

  將房間里的一切痕跡清理干凈,李墨看著一批倉鼠籠子有些犯難。

  這些玩意該怎么處理?

  扔掉肯定不行,難道要帶到地下室里去?

  就在李墨撓頭的時候,看到泥漿怪正眼巴巴的看著那堆倉鼠籠子。

  “你想要?”李墨用意念問道。

  “有超凡的……味道……喜歡……”

  泥漿怪斷斷續續的表達出了自己的意思。

  “變異倉鼠呆過的籠子留下了超凡能力的味道,還能反哺一下泥漿怪?”

  李墨將籠子推了過去:“你喜歡就都給你了。”

  泥漿怪看起來很興奮,張開身體,直接將那些籠子都包裹在了體內,很快,身體就坍縮了下去,那堆籠子消失無蹤,都被泥漿怪吞噬了下去。

  “不錯嘛,一點廢物都沒留下。”李墨對這兩個垃圾處理小能手十分的滿意,要是在來一個能處理果核、菜葉等廚余垃圾的就更好了。

  處理了現實世界的手尾,李墨進入了紅月世界。

  剛剛進入了薔薇莊園,羅德哈特管家就來到了李墨的身邊,恭敬的說道:“大人,小拇指傳來了消息,因為當時情況緊急,您沒在,我就擅自做主去安全屋等他了,請您責罰。”

  “這有什么,”李墨聞言擺了擺手說道,“我不在的時候,有什么事情你和艾米麗做主商量就可以,總不能,我不在,一切都停擺了,有什么重要的消息嗎?”

  “小拇指說,他今天早上跟蹤那個不死者,來到了一層一個偏僻的房間,陸陸續續還有幾個衣著奇怪和穿著黑袍的人進入了房間,因為有人在周圍巡視,他沒敢靠近,就趕過來報信了。”

  “那些人還在嗎?不清楚,不過,我讓小拇指在那邊盯著了,如果散會了就換一個目標盯著,摸清楚其他成員的住處。”

  羅德哈特說道。

  “干的不錯。”李墨很開心,這個羅德哈特辦事還真妥帖,把很多他沒想到的都布置好了。

  “現在我們人手緊張,以后,就不會出現這種情況了。走我們去看看。”

  李墨換了一身獵裝和羅德哈特離開了第四層,來到了第一層的安全屋。

  過了一會兒,小拇指回來了。

  看到在屋子里的兩人,小拇指興奮的說道:“大人,我又找到了一個人的住處。”

  “是嗎?帶我們去看看。”

  李墨站了起來。

  幾個人在小拇指的帶領下拐彎抹角來到了居民區一座隱蔽的院落之前,指著那處院子說道:“我看見了1個黑袍人進入了那個院子,煙囪里還冒了煙,應該是在做飯,我聞到了菜湯的味道。”

  小拇指說著還抹了一下嘴,擦去了嘴角的口水。

  “那應該是原住民了。”

  李墨聞言做出了判斷,玩家只要有條件是絕對不會吃這里的食物的。

  這里的貴族食物口味都一般,更別說平民所吃的了,玩家多半受不了這個苦。

  而且,很多人連煤氣都不會用,讓他們用木柴做飯實在是太難為他們了。

  這對李墨來說倒是個好消息,相較于可以無限復活的玩家,只有一條命的原住民更容易控制一些。

  “這房子有后門嗎?”李墨問道。

  “沒有,我特意看過了,只有正門可以出入。”

  小拇指肯定的說道。

  “好,那我們現在過去看看。”

  李墨走了過去,釋放出了泥漿怪,泥漿怪將身體攤成了扁平的大餅,順著門下的縫隙悄悄的進入了房間內部。

  通過泥漿怪的視角,李墨可以看到,正有一個黑袍人蹲在一個爐灶旁煮菜湯,瓦罐里的水咕嘟咕嘟的冒著泡,幾片菜葉子在翻滾。

  “動手!”李墨發出了命令。

  泥漿怪瞬間將身體變成了砂礫,沖進了房間,沖向了黑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