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夢境游戲看門人 > 第30章 錨點烈焰花
  看著小女孩充滿了斗志,李墨心中長出了一口氣,他剛才所說的重要工作只不過是隨口一說,讓小女孩能心安理得的接受休養和治療。

  盡管,他知道這是一個游戲,但過于真實的感覺讓他無法將這里當做一個真實的游戲世界。

  哪怕只是游戲世界,他也盡可能的想要讓自己身邊的人過的更好一點。

  就像小拇指和他的妹妹一樣,遇到了,就是緣分。

  不過,善意不能表達的過于明顯,也不能過于泛濫,要讓他們有所付出,升米恩斗米仇的典故他還是懂的。

  安頓好了小女孩之后,李墨又找到了克萊爾,此時,克萊爾正在被艾米麗訓練儀態,作為一個貴族子弟,儀態是需要專門進行訓練的,一走一動,每個動作都盡可能的讓人如沐春風,這需要大量的重復的專業訓練。

  “這是答應你的藥膏,短期內可能看不出什么效果,但是只要長期使用,疤痕會慢慢淡化的,因為很多傷口都是常年舊傷了,所以你需要多一點耐心。”

  李墨將一盒祛疤霜遞給了克萊爾,一個沒有任何標志的小瓷瓶。

  “謝謝您,教父。”克萊爾雙手捏著裙角,施展了一個淑女禮。

  “增加營養,增加一些體能、柔軟性、敏捷的訓練,基礎打好之后增加劍術和格斗課程。”

  李墨對著艾米麗說道。

  原住民已經發現了玩家的存在,李墨擔心玩家越來越多會對原有的社會結構造成沖擊,導致天下大亂,到時候,這些身邊的人還是需要一些自保的手段才好。

  “我明白了,我會增加這些課程的。”艾米麗點頭應道,她是被牽絲木偶控制,相當于李墨的半使魔,忠誠度滿點,李墨安排的一切她都會不折不扣的去執行。

  “好好干,有機會,我也讓你成為超凡者。”

  李墨拍了拍艾米麗的肩膀。

  艾米麗現在還是一個普通人類,雖然憑借惡魔血脈有一些天賦能力,但戰斗水平也就那樣,不然,也不會被李墨干掉了,所以,有機會的話,她也需要提升一下實力才行。

  將事情安排好之后,李墨扛著魚竿來到了后院池塘,開始每日一次的例行打卡。

  三分鐘不到,魚漂開始晃動,李墨猛的一拉,魚鉤躍出水面,上面掛著一個小布袋。

  李墨將其打開,發現里面是一些小顆粒,似乎是種子一類的東西。

  【錨點烈焰花,種下之后生長為一朵紅色的小花,可以記錄當地坐標,在登陸游戲或者登出游戲的時候,可以選擇擁有錨點烈焰花的位置登陸或登出。在登陸或登出后,錨點烈焰花自動焚毀,產生種子,如果想要再次使用,需要重新種植。】

  【備注:在登陸前可通過錨點烈焰花觀察周圍情況。】

  【注意:盡量選擇隱蔽位置,不要被動物吃掉,否則,該登陸點將無法正常使用。】

  “嗯?”

  當看清楚上面的備注后,李墨的眼睛瞬間就瞪大了。

  這可是好東西。

  有了這個玩意兒,他就可以在游戲世界和現實世界布置多個登陸點或者登出點,這樣就不用擔心被人蹲點守尸了,極大的提高了安全性。

  興奮之下,李墨在花盆里種了一顆,然后注入了魔力。

  種子破土發芽,長出了幼苗,隨后開出了一朵有點像小雛菊的紅色花朵,花瓣隨著風輕輕顫抖,就像是烈焰一般。

  花長了出來,李墨的游戲面版上也多出了一個可登陸的坐標。

  “這個到是不錯,有了這東西,不光安全了,甚至還可以做到瞬間傳送。”

  李墨十分的滿意,在每一層都種了幾盆錨點烈焰花,前院后院也都栽種了一些,李墨還計劃著,在山巔之城的各個地點都種上一些,如果成功的話,只要他愿意,就可以隨時出現在他所能抵達的任何一個角落。

  就在李墨布置的時候,管家羅德哈特走了過來。

  “大人,小拇指傳來了消息,發現了一個不死者。”

  “嗯?這么快就有消息了?”

  李墨一愣。

  他發展小拇指就是隨手而為,沒想能起到什么作用。

  沒想到,這個小拇指還真的給了他一個驚喜,昨天剛發展完,今天就送來了情報。

  “他人在哪里?”李墨問道。

  “在第一層,他沒有居民身份,無法上到第二層。”

  管家羅德哈特說道。

  “帶我去見他。”

  李墨將裝有錨點烈焰花的種子口袋帶在身上,跟著羅德哈特來到了第一層。

  此時,小拇指正在一個角落里蹲著,看到兩人后立刻跑了過來。

  三個人找了個沒人的角落。

  “說說,發現了什么?”

  李墨單刀直入。

  “是,昨天,羅德哈特大人交給了我一個任務,就是尋找那些怎么也殺不死,會隨時出現也會隨時消失的人,當時我就留意了。昨天晚上我回去的時候,發現隔壁的老凱特的窩棚換人了,其實,這件事在貧民窟很正常,每天都會有人消失,他們的窩棚就會被新來的人占據。”

  “原本這沒什么奇怪的,但是,搬來的那個人有些奇特,那個人很胖,皮膚也很白,雖然穿了一件破舊的亞麻衣服,但一點也不像貧民窟里應該出現的人,這里的人就沒有那么胖和那么白的,手上腳上也沒有繭子,一看就沒做過活。”

  小拇指說道。

  “或許是剛剛破產的商人,如果只憑借外表就判斷的話,是不是有點武斷?”李墨提出了異議。

  “一開始,我也是這么猜測的,就悄悄的觀察,他身上還帶了一個包裹,里面鼓鼓囊囊的裝著不少東西,還偶爾有食物的香味飄了出來。有幾個鄰居盯上了他,想要搶劫他身上的東西,不過,那個人很厲害,幾拳就將這些人打到了,嘴里還嘀咕著說什么練過拳擊什么的。”

  “還有嗎?”李墨眼睛亮了起來。

  “我感覺這個人很怪異,就一直偷偷觀察,直到昨天晚上,那個人突然消失了,我感覺他很像羅德哈特大人提到的那種人,就一直沒睡,一直等待著,直到今天早上的時候,他又憑空出現了,我覺得他很像羅德哈特先生說的那種人,就一直在下山的位置等待,幸好終于等到了羅德哈特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