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夢境游戲看門人 > 第25章 奇怪的酒
  等到回到莊園的之后,李墨感覺暈暈乎乎的。

  他原本是打算去參加一個有原住民參加的超凡者小聚會,然后順便套點常識情報什么的,沒想到,被安迪和格蘭特兩個人拉著一起研究了兩個小時的旅行馬車設計稿,甚至初步設定了多個衍生版本。

  安迪還拉著李墨簽訂了一個協議,李墨以技術和1階超凡者的身份占股35,安迪和格蘭特家族出人工、原料和銷售渠道,等旅行馬車開始銷售后,每個月按照比例分紅。

  莫名其妙的開了一個收入的渠道。

  至于原本預計3天后前往一個先民遺跡的探險計劃也被迫推遲,至于什么時候啟動計劃,要看旅行馬車的建造速度。

  不過,下一次聚會的時間到是約定好了,七天之后,老時間,老地點。

  “也算是有收獲,至少已經開始邁進原住民的圈子了。”

  李墨心中很開心,因為計劃順利,晚上甚至還喝了一杯葡萄酒。

  “大人,格蘭特家族看來真的想要和您搭上關系呢,這瓶酒是產自北地的雪泉,據說原料是雪后采下的葡萄,再輔以雪山融水,依靠少女的腳踩踏釀造出來的,凜冽中有一絲芬芳,據說其中極品還帶有少女的體香……”

  李墨:“……”

  確定不是汗腳的味道?

  雖然,他也知道很多葡萄酒就是這么踩踏釀造出來的,但是,不說沒關系,一說就有點喝不下去了。

  吃過晚飯之后,李墨準備躺在搖椅上小憩一會兒,羅德哈特悄然來到了李墨的身邊:“大人,今天我接到了暗號,去了深淵的聯絡點一次,接到了一個長期的任務。”

  “什么內容?”李墨好奇的問道。

  “任務的內容很奇怪,據說,在一些城市發現了一類奇怪的人類,瘋言瘋語,舉止怪異,對事物十分好奇,經常做出超出正常思維的舉動,而且無法殺死,每次將其殺死后,隔一段時間又會在其他的地方出現,初步懷疑是晶壁出現了裂縫滲透進來的其他世界生物,也可能是大污染造成的異種,突破了原本的居住范圍,沖入了人類世界,要求發現后立刻上報,進行跟蹤觀察。”

  羅德哈特匯報道。

  聽完羅德哈特的話,李墨蹭的一下坐了起來。

  這描述的不就是玩家嗎?

  他早就知道,玩家大量進入必然會對紅月世界造成沖擊,也必然會被本土勢力發現,甚至針對。

  所以,他才極力在別人面前隱瞞自己是玩家的身份,努力的打入原住民的圈子。

  只是沒想到,原住民居然已經發現了玩家的存在,甚至開始研究了。

  這群先進入的玩家都是豬嗎?

  發現了一個新世界,不好好的悶頭發展,作什么大死,非得暴露出來,還得他也得小心翼翼一點,生怕被那些原住民發現了,跟那些先民一個下場。

  “這件事,你盯著點,如果發現了,先匯報給我,另外,小拇指那邊也傳個口信,他每天在街上轉悠,發現的幾率更大,跟他說,發現一個我給十個銅幣。”

  李墨說道。

  “明白了,我這就去吩咐他。”

  羅德哈特點頭離開了。

  “一群不讓人省心的東西,自己犯了錯,還要連累別人幫忙擦屁股,被讓我知道是誰,否則……”新筆趣閣

  李墨一邊嘟囔著,一邊搖晃著搖椅,迷迷糊糊間竟然睡著了。

  睡夢之中,李墨感覺自己好像來到了一個漆黑的莊園。

  莊園的畫風和薔薇莊園完全不同,那個莊園到處都是病歪歪,樹葉掉光的枯樹,樹枝上有一只漆黑的烏鴉不時的鳴叫著,不遠處的稻田里斜斜的插著一個稻草人,不遠處是一棟蘑菇小屋,亮著橘黃色燈,在門口擺著兩個鬼臉的南瓜。

  其中一個鬼臉南瓜正一蹦一跳的向著李墨跳了過來。

  就在那個南瓜要跳到李墨面前的時候,李墨猛的醒了過來。

  他發現自己正躺在床上。

  “怎么又做夢了?”

  李墨抹了一把頭上的汗,檢查了一下身體沒有任何異狀,游戲面版也沒有任何不同這才放下心來。

  “或許是這段時間奇怪的事情太多了,導致做噩夢了。”

  李墨這么寬慰自己。

  他看了一眼時間,此時已經是早上10點了,盡管今天仍然是周末,不過,今天是團建的日子,周五休息的時候已經約好了,他不能不去。

  洗漱了一番,換上了一身新衣服,臨出門前李墨在網上預定了幾款評價比較好的祛除疤痕的藥膏,準備下一次去的時候,給克萊爾帶過去。

  下好了訂單后,李墨出門了。

  也不知道是哪個鬼才想出來的,團建居然要占據休息時間,呆在家里追追劇,看看番,吹著空調吃西瓜不好嗎?

  干嘛非得一大幫人出去集體活動?

  破公司不大非要搞什么企業文化,在李墨看來,搞再多的企業文化也沒有多發錢實在。

  要是錢給到位了,讓他住公司都沒問題。

  就算非要團建挑個工作日不好嗎?

  不過,他這個小胳膊擰不過大腿,想要現實穩定,這個工作還得干上一段時間。

  最主要的是,最近沒什么活,天天摸魚就能拿工資,舒服的一批。

  等有活了,再辭職。

  李墨出了門,直奔約好的飯店。

  先吃飯,下午去劇本殺店玩,晚上去擼串或者火鍋,最后再唱個K,有想法的會再攢個局,沒有想法的各回各家。

  每次基本上都是這么個套路。

  李墨剛入職公司的時候還是很興奮的,去了幾次之后就感覺無聊了,上了飯桌就悶頭干飯,玩的時候基本摸魚劃水,基本上一混就是一天。

  李墨今天原本也是這么計劃的,直到開始唱K的時候出了一點小狀況,一個小哥模樣的人端了一箱打開的酒走了進來,說了一句本店贈送的酒,就離開了。

  一行人以為是老顧客的優惠也沒在意,好酒的宮哥湊了過來,拿起了一瓶酒喝了一口,然后露出了好奇的神色:“誒,這酒里怎么還有蘑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