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夢境游戲看門人 > 第22章 小拇指
  “無妨。”李墨蹲下來,伸出手試了一下小女孩的額頭,滾燙,果然是發燒了。???.

  “我們沒有錢請醫生放血,就只能這么挺著,熬過去了就撿了一條命,熬不過去就……”小男孩聲音有些嗚咽,“我只想給她買一塊黑面包,只要兩個銅幣就好。”

  “你想要錢嗎?”

  李墨忽然低聲對著小男孩問道。

  小男孩瞬間止住了哭聲,瞪大了眼睛。

  “只要給我工作,我就能給你好多好多的錢,還能幫你妹妹治好熱疾,甚至,還能讓你們吃上白面包。”

  李墨誘惑道。

  “真的嗎?”小男孩先是一喜,隨后臉色一僵,想到了某些傳聞,不過,他扭頭看了一眼躺在窩棚里昏睡的妹妹,一咬牙,“只要能治好我妹妹,我都答應。”

  說著,小男孩開始脫褲子。

  “等會兒,你這是要干什么?快給我穿上!”李墨壓低了聲音怒吼道,臉上浮現出了幾道黑線。

  看起來,這些貴族名聲也不怎么好啊,丟人都丟到這個地方來了。

  “您不是要……”

  小男孩有些困惑。

  “我要你為我工作,不是說的這個。”

  李墨站起身來對著羅德哈特說道:“交給他一些盯梢和收集信息的方法,定時傳遞給你情報,如果有能力的話,讓他在地下一層和第一層間組建一張以乞丐流浪者為主的情報網。”

  “這些人,恐怕難堪大用。”羅德哈特低聲說道。

  “反正就是幾個銅板而已,哪怕收集到一條有用的消息,就賺大了。”李墨說道。

  “我明白了。”

  羅德哈特板著臉對小男孩說道:“跟我出來,有些東西要交給你。”

  “好。”小男孩準備跟著羅德哈特出去。

  “慢著,把你妹妹帶上。”

  李墨說道。

  “為什么?”小男孩本能的用身體擋住了小女孩。

  “當然是讓你能用心的工作,放心,只要你能好好的工作,你的妹妹就可以活的像那些貴族一樣,每天吃沒有木屑的白面包,還能抹上一勺蜂蜜。”

  “你難道,不想你妹妹過上那樣的生活嗎?”

  李墨靠近了小男孩,壓低了聲音,就像是一個引誘人步入陷阱的惡魔。

  “你難道就忍心,看著你妹妹一直生活在這看不見太陽的窩棚里,生病的時候連一碗清水都喝不上?”

  “好,好吧。如果你敢傷害我妹妹,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小男孩的心里防線崩潰了,不過,還是咬著牙說道。

  “放心,只要你好好工作,她就可以衣食無憂,還可以學一些技術。甚至,你還可以定期的看到她。你不會為你的決定后悔的。”

  李墨說道。

  “我信你一次。”

  小男孩將小女孩抱了出來,被在了背上,跟著兩人離開了地下一層。

  出了地下一層,感受到太陽重新照在身上的暖意,李墨第一次感受到每天習以為常的太陽也是如此的珍貴。

  羅德哈特將小男孩帶到了一旁,教授了一些簡單的跟梢和分析情報的技巧,同時約定了傳遞消息的方式。

  “從今天開始,我不管你叫什么名字,在我這里,你就叫小拇指,因為你欠我一根小拇指,記住了嗎?”羅德哈特還記得小男孩偷錢包的事情。

  “我明白了。”小男孩點頭。

  “給他點錢買吃的,記得,銅幣就好,給了銀幣容易遭人惦記。”李墨叮囑道。

  羅德哈特從口袋里摸出了一把銅幣塞到了小男孩手里。

  “藏好了,不然,它們會給你帶來殺身之禍。”

  “我明白。”小男孩在貧民窟見過太過因為一個銅板引來殺身之禍的例子,細心的將銅幣藏在身上的各個角落里。

  “走吧,我們差不多也該回去了。”

  李墨說著抱起了小女孩,用斗篷遮擋住了她的面容。

  “先生,我真的還能再看到她嗎?”小拇指追上來問道。

  “如果你好好工作的話。”

  李墨頭也不回的走了。

  “記住,你的工作能力和態度決定了她的生活水平。”

  羅德哈特也轉身追了上去。

  “我一定會讓你過上好日子的。”

  小拇指抓緊了拳頭。

  李墨帶著羅德哈特回到了薔薇莊園,剛一進門,就看到艾米麗迎了上來,身后跟著怯怯的克萊爾。

  “把她洗干凈,換一身干凈的衣服,弄完了,告訴我。”

  李墨將小女孩交給了艾米麗。

  艾米麗接過了小女孩按照李墨的吩咐去做了,一句多余的話也沒問。

  李墨回到了房間還上了一套起居服,喝了半壺紅茶,這時,艾米麗進來,說已經將小女孩洗干凈了,已經放在了客房。

  李墨站起身來,跟著艾米麗來到了客房。

  洗干凈了小姑娘看起來順眼多了,一頭栗色的頭發,緊閉著雙眼,皮膚是不健康的白色,額頭溫度依舊很燙,估摸著有四十度了。

  “大人,她患了熱疾,要不要找個醫生來放血?”艾米麗問道。

  “不需要。”

  李墨果斷的搖了搖頭,開玩笑,這小姑娘可不像克萊爾,身體本身就虛,放了血八成人就沒了。

  他從口袋里摸出了一個紙包,里面裝的是他從現實世界帶來的退燒藥。

  “燒一壺開水,涼溫了拿來,喂她把這個藥吃了。”

  李墨原本只是想要告訴艾米麗喂小女孩吃藥,不過,想到了這個世界的醫療水準,還是叮囑了一句燒開水的問題。

  畢竟,不是每個國家都有燒開水的習慣,在很多地方,除非煮茶和燒湯,否則一般是不會燒水喝的。

  “明白了。”艾米麗乖巧的應道。

  “對了,您的午飯準備好了,請問您要在哪里用餐?”

  艾米麗問道。

  “就在餐廳吧。”

  在巨大的長桌上擺放著一份煎牛排,醬汁里滿是各種香料,味道一般,旁邊還有一碗蔬菜沙拉,一碗豌豆湯,這就是全部。

  不過,這對于李墨來說還算不錯,畢竟都有肉了,還挑什么。

  艾米麗坐在下垂手的位置,克萊爾局促的坐在艾米麗的旁邊,看著自己面前碟子不敢吭聲。

  “都吃飯吧。”李墨低頭開始切牛排。

  吃過了午飯,李墨再看了一眼小女孩,燒已經退了,只不過因為藥效還在昏睡。

  “居然退燒了,這藥好神奇,比那些高塔的醫生還要神奇,如果能量產的話,絕對能賺大錢。”艾米麗臉上滿是震驚。

  而一旁的克萊爾卻神色復雜的看著床上的小女孩,時不時的看著自己手腕上的疤痕,低頭不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