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夢境游戲看門人 > 第19章 先民
  和雷蒙德夫人又敲定了下午聚會的時間和見面地點后,雷蒙德夫人告辭離開去準備了。

  而克萊爾則被留在了這里,正式留在艾米麗身邊接受教導。

  “希望不要被教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李墨看著艾米麗的背影想道,畢竟艾米麗是一只混血魅魔,和人類的觀念還是有些差別的。

  “羅德哈特,跟我出去走走。”

  李墨看了看座鐘,才上午九點,距離下午的沙龍還有一會兒,索性去其他的區域走走看看,增加一下對山巔之城的了解,畢竟這里以后就是他長期發展的地方了,老巢周圍還是好好好熟悉一下的。

  “要坐馬車嗎?”羅德哈特恭敬的問道。

  “還是步行吧,這樣看的更清楚。”李墨說道。

  “請更換一身便裝。”

  羅德哈特幫李墨換了一身獵裝,與裝飾繁復的晨禮服相比,獵裝更加簡潔大方,修身上衣、馬褲、長靴,短斗篷配刺劍,外加一頂寬檐帽,顯得更加精明干練。

  李墨對于這一身裝束很喜歡。

  將泥漿怪召回了魔域,身上藏好了防狼噴霧和電擊器,李墨這才和羅德哈特一起出了門。

  兩人一路向著四層的出入口走去。

  一邊走,一邊聽羅德哈特講述山巔之城的布局。

  山巔之城一共分為十二層,地表九層,地下三層。

  地表九層呈環形,環山而建,地下三層則是在山體上挖了一條向下的隧道,在山體之中開辟了一部分空間。

  地表的第一層和第二層是供山巔之城的普通的平民和從各地到來的商隊居住和休整。

  這里擁有各種配套的服務設施、旅館、飯館、酒館、紅磨坊、手中作坊,還有整個山巔之城最大的市場,在這里能找到紅月大陸各地的特產,無論是極北之地的月耀石,還是紅月灣的珍珠,亦或是先民遺跡里挖出的不明物品,甚至晉升超凡者所需要的材料,在這里都能找到。

  不過,在這里購買需要一雙好眼力,很多上品商人們并不保證一定是真實的,幾乎每天都有人被假貨打眼被騙。

  從第三層開始就是權貴們的住所了,必須要專門的證件才能初入。

  其中3-5層是小商人和低階超凡者(1-2階)居住的地方,每家每戶都是獨門獨院,小型別墅。

  6-7層是大商人和中階超凡者(3-4階)居住的地方,房屋數量較少,但每一棟都更大,也更富麗堂皇。

  山巔之城的議會和各種職能機構也在設立在這里,負責山巔之城的日常運轉。

  一些實力頗強的大幫會也會將駐地建在這里,彰顯實力。

  同時,這里也擁有整個山巔之城最奢華的銷金窟,一夜花個上百個金幣都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第八層那是高階超凡者(5-6階)居住的地方,能透露出來的消息很少,沒有通行證的人根本無法前往,就算是負責管理的仆人都簽訂了保密協議,如果隨意透露的話,是會上火刑架的。

  至于第九層,則是這里的主人,紅月大陸七大最強者之一,無面君王的居所。

  從建成的那一天起,沒有人能踏上第九層,哪怕無冕君王最親信的四大信徒,也只能站在通往第九層的階梯上聽從命令。

  至于地下嘛,地下第一層是貧民居住的地方,破產者、流浪漢聚集于此,搭建起了一個巨大的貧民窟,整個地下一層如同迷宮一般,這里是整個山巔之城最混亂的地方,山巔之城的執法者只負責通道區域的穩定,至于貧民窟內部,則是由各個黑幫負責,只要定期交上足夠的稅金,并且不冒犯到山巔之城的規矩,這些黑幫可以隨意在里面活動,不會受到執法者的干預。

  地下二層則是角斗場、奴隸營和監牢,除去看守之外,進去的人大多只能被蓋上裹尸布抬出來。

  可以說進入了地下第二層,就永遠也無法看到太陽了。

  “那地下第三層呢?”聽著羅德哈特的介紹,李墨越發好奇了。

  “不知道。”羅德哈特搖頭。

  “不知道?”

  “沒錯,就是不知道,”羅德哈特無奈的說道,“地下第三層十分的嚴密,安保程度甚至堪比第九層無面君王的居所,甚至比無面君王的居所還要嚴密,凡是進入的人就沒有能活著出來的,我們來到這里之后,有一個長期任務就是探明地下第三層的秘密,可是折進去了數個精銳的秘諜,都沒有打聽到半分消息。”新筆趣閣

  聽到羅德哈特的描述,李墨反倒來了興趣。

  不讓人進入的地下第三層,必然有著巨大的秘密。

  而秘密也通常意味著財富和秘寶。

  “回頭讓泥漿怪從地下挖過去,看看他們在地下三層干什么。”

  李墨心中打定了主意。

  既然從外面進不去,那從地下挖過去總可以了吧。

  在龍泉小區已經證明了他的這個計劃是可行的。

  沒道理在這邊就行不通。

  最多就是工程比較大,速度慢一些而已,不過沒關系,他有的是時間。

  李墨跟著羅德哈特一步步走出了第四層,向著山下走去、

  隨著層數的降低,街上的行人越來越多,到了第一層的時候,街道上已經滿是行人和車輛。

  街道兩旁滿是商鋪和攤位,來自大陸各地的人操持著各地的口音叫賣著,一隊隊挎著刺劍和燧發槍的紅衣執法者不斷的巡視著,如果有膽敢搗亂的,會被抓起來掛在旗桿上,或是繳納上一筆不菲的贖金。

  李墨沿途掃視著,發現這里的攤販上各種物品還是很豐盛的,瓜果蔬菜、日常器具、奇怪的工藝品和裝飾品應有盡有,在廣場旁邊,還扎著不少帳篷,幾個小丑扔著球,招攬著客人,看樣子是雜技團,讓李墨感覺回到了現代世界的農貿市場。

  就在這時,遠處一陣騷亂,一隊身穿紅衣的執法者擠開人群沖了出來,他們身后還護送著一輛平板馬車,馬車上捆著一個血肉模糊的人。

  這些執法者來到廣場中央,將那個血肉模糊的人用鐵鏈綁在了一根早就立在那里的鐵柱上,隨后在他的身下堆滿了木柴和油脂。

  “他們這是要干嘛?”李墨問道。

  “大人,他們在審判先民。”羅德哈特恭敬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