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夢境游戲看門人 > 第15章 仿造的金字塔
  看到兩人奇怪的樣子,李墨好奇起來。

  他想要知道,到底是什么玩意,能讓這么一群掌握了超凡能力的玩家如此恭敬的拜祭。

  “去看看。”

  李墨控制著泥漿怪摸到了那面墻的對面,悄悄的挖了一個小洞,向著地下室里偷瞄著。

  在地下室的墻上,掛著一個小巧的神龕,神龕很精致,描金彩繪,在神龕里面,擺放著一個小巧的金字塔。

  金字塔通體潔白,頂端有一個金色的塔尖,散發著微微的光芒,看起來就像是精美的工藝品一樣。

  李墨敢肯定,這絕對不是一件普普通通的工藝品。

  “盧詩詩想要的是不是就是這件東西?”

  李墨心中暗想。

  “誰讓你們欺負盧詩詩,還闖入她的家里來著?這就當是賠償了。”

  李墨控制著泥漿怪繞了半圈,挖到了對面墻壁的后面,等著那個負責看門的睡熟了,這才悄悄的挖開了墻壁,將小巧的金字塔捧在了手里。

  【仿造的金字塔:超凡物品,綠色品質,接受信仰之力提升品質,通過信仰之力孕育金字塔守衛,品質越高,可孕育的金字塔守衛越強。】

  【當前擁有守衛:2名普通木乃伊守衛。】

  【備注:這是一件半成品,如果你能找到相應的升級材料,鍛造師或許會幫你補全。】

  “怪不得要拜祭,原來是要吸收信仰之力,就是不知道這些玩家能貢獻多少信仰之力,養成的話又需要多久。”

  李墨直接將其收到了袋子里,隨后將洞封死,帶著泥漿怪離開了地道。

  返回小樹林之后,李墨打開了手機,撥通了報警電話,通報這里有人聚眾黃賭毒,又找接線員小姐姐要了個警官的手機,將幾段小視頻和照片發了過去。

  發這些主要是引起警方的重視,派專業的特警過來,免得讓這些人逃脫了。

  報完警之后,李墨直接將手機扔到了泥漿怪的嘴里,徹底將其銷毀,免得被人查到線索。

  隨后,李墨讓泥漿怪將自己包裹起來,擦掉了自己來時的痕跡,然后潛入到了遠處的土坡上,沒入到一堆泥土之中,悄悄的觀察著別墅方向的情況。

  不到十分鐘,李墨就看到大量的警車從遠處駛來,將別墅團團圍住,大批拿著防爆盾和防暴槍的人從車里跳了出來,將別墅包圍了起來,還有幾個身穿黑色風衣的人躲在盾牌后面,緩緩的向著別墅靠近,天空中還有兩架直升機和大群的無人機不斷的盤桓。

  最讓李墨心驚膽戰的是,一個狙擊手和觀察手好巧不巧的在他的旁邊架設好了狙擊位。

  嚇的李墨大氣都不敢出,讓泥漿怪將自己包裹的再嚴實些,只露出了一只眼睛悄悄的查看著外面的情況。

  在場的人很專業。

  直接破窗加震撼彈、閃光彈、催淚瓦斯一鍵三連,然后一群人從各個角度突入了進去,幾乎每個窗戶都有人直接進入。

  在壓倒性的力量下,別墅內的人幾乎沒怎么反抗就被制服了。

  幾乎在所有人以為大局已定的時候,忽然別墅的外墻被撞出了一個大洞,一輛通體黃銅打造的馬車從里面沖了出來,向著外面疾沖。

  幾個手持防爆盾牌的特警猝不及防被馬車撞飛了出去。

  黃銅打造的馬車一連撞破了三道防線,眼看著就要沖出包圍圈了,就在這時一個穿著黑風衣的人放下了手中的防爆盾,單手一揮,一個身高三米渾身肌肉虬結的壯漢出現在了他的身前。

  壯漢手中拿著兩把車輪大小的板斧,板斧和壯漢的雙眼中閃爍著銀白色的電光,一看就不同尋常。

  哈!

  壯漢手中的兩把板斧猛的向著黃銅馬車砍了過去,一道粗大的電光向著黃銅馬車激射而去。

  兩把車輪大小的板斧直接將拉車的兩匹黃銅馬劈成了兩半,而那道粗大的電光更是直沒入黃銅馬車之中。

  馬車直接翻到在地上。

  片刻,一個渾身焦黑的人影掙扎著從馬車里爬了出來。

  立刻有兩個特警沖了上去,控制住了人影,熟練的將對方身上的所有衣物全都脫下來,裝進了特制的包裹之中。

  至于人員,則由穿著風衣的人和特警四人一組單獨看押。

  過了一會兒,阿奇和他的那群“室友”被解救了出來,被帶上了一輛巴士轉運離開。

  一隊特警和一些穿著黑色風衣的人依舊停留在原地,似乎是在進行最后的搜查。

  很快,他們就發現了地下室周圍的坑洞。

  “組長,初步估計是一伙身份不明的超凡者發現了這里,盜取了受困者的手機報的警,經過初步判斷對方使魔具有挖掘類的特性,能快速挖掘地道,并且對水泥、鋼鐵有較強的破拆能力,要不要擴大搜索范圍,將他們找出來?”一個年輕的助力將搜集的資料報了上來。

  “盡力收集信息,歸類整理上報,暫時不要搜捕。”一個穿著黑風衣戴著墨鏡的中年人搖頭說道。

  “為什么?”

  “至少,他們沒有自行解決,而是選擇了報警處理,說明他們還擁有良知和底線,對于這種人和勢力,應當以拉攏為主,而不是暴力的把他們推向敵人。把我們的朋友搞的多多的,敵人搞的少少的,這句話不管到什么時候都不過時。去吧。”

  中年人拍了拍年輕人的肩膀說道。

  那年輕的助力似懂非懂的點頭。

  周圍的警戒限度降低,半個小時之后,一直蹲在李墨旁邊的狙擊手大哥和觀察手才緩緩撤離。

  李墨愣是趴在原地沒敢動。

  又過了兩個多小時,確認沒有人殺回馬槍,李墨這才讓泥漿怪帶著自己悄悄的爬開了。

  李墨沒敢原路返回,而是讓泥漿怪帶著自己來到了一條河邊,這條河穿城而過。

  李墨被泥漿怪包裹著潛入了河中,順著河一直溜到了城區下游快要出城的地方,這才找了個每人的地方上岸,找了一個燒烤攤,吃了點東西,最后才裝作喝了半夜的醉漢,打車返回到了自己的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