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夢境游戲看門人 > 第7章 玩家
  《篝火》!

  李墨剛想再詳細看看,卻發現朋友圈已經被刪除了。

  “嘶——”

  李墨靠在椅子上,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他感覺事情變得越發撲朔迷離。

  原本他以為這件事只是牽扯到他和盧詩詩,現在看來《篝火》流傳的遠比他想象的要廣。

  至少,至少阿奇朋友圈里的那個人也有《篝火》。

  就是不知道,只是這個人有客戶端,還是那個工作室經營的內容就是《篝火》。

  想到這里,李墨心里像是長草了一樣,真想立刻探個究竟。

  一直混到中午,李墨離開了公司,按照地址來到了螞蟻工作室的寫字樓。

  這是一家綜合性的寫字樓,里面混雜了很多公司,李墨跟著一些員工進入了電梯來到了螞蟻工作室所在的樓層。

  讓李墨驚訝的是,這一層樓居然都是一個個獨立的小房間,應該是給那種小企業做注冊地址用的。

  李墨裝作看手機的樣子,走了進去,用余光掃著兩旁木門上的牌子。???.

  終于,他看到了螞蟻工作室的牌子。

  就是一個小小的房間,通過其他打開的房間可以推算,這房間絕對不超過二十平米,和阿奇照片里的環境不符。

  而且,極為醒目的是,這個辦公室的門上居然裝了一個監控探頭。

  正常這么大的公司哪里會有裝攝像頭的,一定有問題。

  李墨心中提防了起來。

  “難道說,這里只是一個面試的中轉站,駐地另有他處?”

  李墨暗暗想著。

  盡管他很想一探究竟,但是里面傳來了讓他不舒服的氣息,他沒敢停留,而是繼續往前走,直到走到了走廊的盡頭,才疑惑的抬頭,拿起手機裝作打電話的樣子,而后大聲的抱怨道:“什么11樓,不是說14樓的嗎?真是的,我知道了,這就下去。”

  隨后李墨風風火火的向著樓梯間走去。

  進入樓梯間后,李墨沒有往下,反而躡足潛蹤向著樓上走去,在14.5樓的位置等了一會兒,確認沒有人跟蹤,李墨這才通過電梯離開了寫字樓。

  出現在樓門口混跡在人潮之中,感受到陽光照在身上,李墨這才長出了一口氣。

  剛才在經過螞蟻工作室的門口的時候,他莫名的感覺到有一股異樣的陰冷感覺,就像是返潮的梅雨天一樣,讓人渾身上下有一種說不出來的不舒服。

  “這里肯定有問題。”

  盡管沒有看到里面的情況,但李墨已經能判定,這個螞蟻工作室肯定不是簡單的游戲工作室。

  在街上兜了幾圈,隨便買了個煎餅果子果腹,李墨回到了辦公室里。

  下午他更加有目的的刷著朋友圈,然而阿奇并沒有再發什么消息。

  他也給盧詩詩打了幾個電話,可惜一直處于關機的狀態。

  “得去看看。”

  李墨下定決心,去盧詩詩家去看看,他有太多的疑問需要盧詩詩解答了。

  很多事情他不問清楚就寢食難安。

  捱到了下班,李墨直接乘坐公交前往了盧詩詩租住的小區。

  小區沒有門禁,李墨直接坐著電梯來到了盧詩詩的家門口,輸入電子密碼打開了房門。

  “不對!有情況!”

  一只腳剛邁進房門,李墨就感覺到不太對勁。

  從他所在的位置,能看到客廳里的沙發一角,那里堆了一些衣服。

  地上,兩只拖鞋被踢到了一邊,一只翻了過來,壓在了另一只上面。

  根據李墨對盧詩詩的了解,對方雖然不是強迫癥和潔癖,但也絕對不會允許房間亂成這個樣子。

  沙發上絕對不會放衣服,一進入家門,身上的衣服就會扔進臟衣簍里,絕對不會進入客廳,洗干凈的衣服也會按照順序掛回到衣柜中。

  哪怕再著急出門,也要將拖鞋翻轉過來,前后交錯一厘米放在門口,并且是右腳在前,左腳在后,可以讓她回家的時候第一時間穿上。

  現在一切都變了,這就說明有外人進來過。

  就在李墨轉身要走的時候,忽然從臥室里飄出了一個幽藍色的人形虛影,虛影面目猙獰,雙手都有著尖銳的指甲,向著李墨撲了過來。

  “什么鬼東西!”

  李墨急速后退想要甩開這個東西,可是,這個如同鬼魂一樣的人影一眨眼的功夫就飄到了他的身前,伸出雙手向著李墨的脖子抓了過來。

  看到如此情況,李墨的大師級擒拿術本能自主激發,雙手本能的去抵擋,可是,那個人影的手臂直接穿過了李墨的胳膊,繼續向著李墨襲來。

  “怎么會?”那雙利爪在李墨的瞳孔中原來越大。

  就在那雙利爪快要碰觸到李墨的皮膚的時候,李墨胸口的忽然冒出了一陣嗡鳴,那個幽藍色的人影化作了一道旋渦沒入了李墨的胸口。

  頃刻間,那個幽藍色的人影消失不見。

  “怎么回事?”

  李墨低頭望向胸口,他發現胸口的那個三眼烏鴉的吊墜正在冒著淡淡的光芒。

  看著吊墜的異樣,李墨忽然響起了吊墜的功能。

  與此同時,手機也震動起來,是一條《篝火》的推送消息。

  【你已經擊殺玩家張峰的使魔利爪鬼仆,三眼烏鴉吊墜修復進度+1。】

  “原來是三眼烏鴉的吊墜的被動特效,吸收靈體類生物修復自身起了作用,讓這只利爪鬼仆直接成了修復材料。”

  李墨了然,不過那條游戲信息也證明了他之前的推測,盧詩詩的房間肯定被人入侵過,不然無法解釋這只利爪鬼仆的來源。

  最關鍵的是,既然有一只使魔在這里,那么必然有玩家在附近,在得知使魔死后,很有可能會過來檢查情況。

  李墨連忙關上了房門,快步走進了管道井內,留下一條縫隙,小心翼翼的偷偷觀察著。

  果然不出李墨所料,不一會兒,電梯和消防樓梯同時被人打開,四名男子沖到了盧詩詩的門前。

  這些人的衣服里鼓鼓囊囊的,一看就拿著武器。

  一個人從包里拿出了長方形的黑盒子,對著電子門鎖掃了一下,那個電子門鎖吧嗒一聲就開了。

  幾個人紛紛從懷里摸出了武器,小心翼翼的進入了房間。

  看到幾個人,李墨心砰砰跳個不停,因為他發現有一個人脖子上的紋身和阿奇朋友圈照片上那個手機上有《篝火》的人的紋身一模一樣,都是半張骷髏臉,就連頭發顏色也一模一樣。

  “難道說,這些人就是螞蟻工作室的人?那么他們和盧詩詩又是什么關系,有是出于什么目的尋找盧詩詩?盧詩詩的真正身份是什么。”

  李墨心中的疑惑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