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夢境游戲看門人 > 第202章 潛入核心區
  知道了海族王城的真相,李墨心中搞事情的想法越發的強烈了。

  原先他只是不滿海族的人三天兩頭給他找麻煩,想要在海族君王的慶典上搞點事情,給海族的人找點晦氣。

  現在,他已經不滿足于給海族的人找晦氣了,他想要弄一票大的,把海族的王城弄走。

  當然,這只是最理想的目標,能達成最好,至少以李墨目前的實力來看,好像希望并不大。

  不過,不管怎么樣,李墨都要弄點事情,絕對不能這么白白的放過這個機會。

  得知了整座城市有可能是一艘飛船后,李墨開始有目的的搜尋了起來。

  很多事情就是這樣,在得知了結果后,反向去找線索會變得極其容易,很多平時很容易忽略的細節此時變得十分的刺眼。

  逛了兩條街,李墨又至少發現了幾十處不起眼的證據,以及一些零散的,未被清除干凈的洛拿文字。

  李墨晃晃悠悠,在王城的大街小巷里穿梭著,尋找著那些不被人注意的細節之處。

  來到一個無人的街道,這里好像是堆放雜物的地方,堆放著大量的破爛。

  李墨看了看左右沒人,翻過了那堆破爛,進入了里面,在角落有一個固定在地面的鐵箱子上面還上著鎖。

  “這地方為什么會有鐵箱子?還是鐵鎖,不怕銹蝕嗎?”李墨好奇,拿出了概念武裝,切開了鐵鎖。

  小心翼翼的打開了鐵箱子,李墨發現,這個箱子里面鎖的并不是東西,而是一個管道井,上面還用洛拿文寫著:能量管道維修通道(335號入口)。

  “能量管道維修通道!”李墨心中一動。

  能量管道可是一條船的血管,不光是推進器需要能量,各種艙室的用電也是走的這條管道,不夸張的說,通過能量管道能抵達船上的任何一個地方。

  李墨可以通過這條管道去一些他通過正常途徑無法抵達的地方。

  比如,放置禮物和寶物的倉庫。

  李墨左右看了看沒人,變化成一條章魚,鉆進了箱子,反手蓋上了蓋子。新筆趣閣

  李墨順著縫隙擠進了維修通道。

  這個維修通道明顯是為人類形態設計的,有大量方便人形生物攀爬的階梯和扶手,李墨在里面小心翼翼的行走著。

  或許是覺得這里是核心區域,太過復雜了,這里面并沒有遭受多少的破壞,文字得以大量的保存了下來。

  為了方便檢修和尋找方位,洛拿人在每個轉角都貼上了標牌,寫上了轉彎通向的方向,每段管道上也寫明了所在區域和位置編碼,這些細節讓李墨能夠在這里面不至于迷路。

  李墨不知道經過海族改建的飛船,新老區域是如何對應的,但是位于核心區的駕駛室,艦長休息室,大會議室,應該區別不大,肯定也會重新成為重要區域,李墨需要做的就是溜進去一一辨認就可以了。

  李墨沿著能量管道一路行進,順便查看沿途的那些出入口,大部分出入口都被封死了,還有少部分因為疏漏或者位置偏僻被遺漏了。

  還有幾處,可能是因為美觀原因,只放了幾個裝飾品遮擋了一下。

  李墨沒有前往這些地方,只是微微看了一眼,發現沒有什么太大的價值后就悄然離開,一直向著核心區前進。

  那里才是整個飛船最值錢的地方,才是整個海族王城的精華。

  李墨一路向著核心區走去。

  “這里就是核心作戰指揮室了。”李墨看著名牌,將聲音降低到了最低,悄悄的向著出入口摸了過去,用概念武裝在門上鉆了個眼,偷偷的向著里面觀察著。

  核心作戰指揮室被海族們改造了一番,兩側的作戰屏幕被遮擋了起來,擺放上了展覽架,上面擺滿了各種深海中的奇珍異寶。

  七彩珊瑚,閃爍熒光的珍珠,奇異的深海礦石,華麗的鱗片,以及大量珍惜的超凡材料。

  在作戰指揮室的盡頭是一個由各種貝殼和骨骼拼接而成的王座,一個端莊的御姐坐在上面,下面的紅毯上,站著一個戴著金絲邊眼鏡的中年男人。

  “君王,這是這次三個部落和一部分子民貢獻的禮品名錄,請問是否要看一下?”

  中年男人拿著一張名單問道。

  “不用了,直接入庫吧,這種事情你們自己處理就好了,不用事事都來問我。”坐在王座上的御姐擺弄著自己的手指,一副不耐煩的樣子。

  “這就是海洋君王?”李墨審視著王座上的御姐,一頭水藍色的波浪長發,前凸后翹,穿著華麗的禮服,身上戴著大量的首飾,王冠、項鏈、耳環、胸針、手鏈、腳環一應俱全,十個手指上戴著六個戒指,看起來活像一個飾品架子。

  海洋君王此時正撥弄著拇指上的一個大戒指,那個戒指比海洋君王的拇指還大了三圈,正被海洋君王搖晃著轉著圈。

  李墨總感覺這個海洋君王給他一種怪怪的感覺,但哪里怪又說不上來。

  李墨轉頭望向了那個中年男人,瞬間眼睛就瞇了起來。

  這個中年男人他雖然沒有親眼見過,但可是在沙魯克的記憶里見過,如果他沒記錯的話,這個帶著金絲邊眼鏡的中年男人,正是七大使徒之一,會分裂的斯圖亞特。

  李墨對這個眼鏡可是印象深刻,算上這一次已經是第四次見到了。

  “沒想到這個家伙居然混到了這里,就是不知道,這是本體還是分身,如果是分身的話,這個晉升的速度就有點可怕了,居然混跡到了君王的身旁,看樣子,職位還不低。”

  李墨心中升起了警惕,暗暗的將斯圖亞特的危險程度向上提升了幾個層級。

  “我這里還有這個月的財報和最近政務的會議記錄,君王要不要看一下。”

  斯圖亞特說著,又拿出了一大堆的文件。

  “這些瑣事,我不想過問,你們自己看著辦吧。”海洋君王不耐煩的搖晃著自己的戒指。

  “還有最后一件事要請君王示下。”斯圖亞特笑瞇瞇的說道。

  “說。”

  “慶生典禮,君王還要參加嗎?”斯圖亞特說道。

  “不參加了,我最近要潛心閉關,準備突破第七階,不能被那些瑣事打擾,這些事情你們代理吧,就不用向我匯報了,以后沒有我的允許,任何人不得進入這里。”海洋君王不耐煩的說道。

  “我看不是準備閉關,而是無法參加了吧?”斯圖亞特笑瞇瞇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