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夢境游戲看門人 > 第192章 再遇盧詩詩
  回到現實世界,李墨先去洗了個澡,然后打開電視調到新聞頻道,看看最近又發生了什么大事。

  新聞里關于超凡者的試行的行為規范已經出爐了,整體框架就是盡量不要用暴力手段解決爭端,有事情找特殊事務管理局,現在特殊事務管理局擁有特事特辦的專權,普通事件24小時內解決完畢,特殊事務72小時內解決完畢。

  如果發現有人利用超凡手段作惡,絕不姑息,從重從快從嚴處理。

  另外利用超凡能力從事現實世界現有工作的管理規范也已經出爐了,所有想要通過超凡能力從事現實工作的,比如依靠飛行、瞬移能力送快遞,依靠使魔祛除病蟲害,增濕降雨,依靠使魔捕魚打撈等等的,都需要考取相關的執照,考試內容主要是在使用超凡能力的時候,如何保證不影響現有的公共秩序,同時不對其他人造成傷害。

  只要能做到這兩點,基本都能將執照考下來。

  另外,對于高等級的超凡者(五階及以上)有特殊政策,可以直接找特殊事務管理部進行一對一協商。

  各個市區也紛紛出了條例鼓勵高級超凡者來定居,分房分車分配工作都已經成了基礎操作,有的還喊出了分配老婆的口號,宛如幾十年前靠高薪吸納高級人才一般。

  李墨看了看點了點頭,如果這些手段都落到了實處的話,《篝火》所帶來的負面效應應該能被消化到最小,讓社會秩序重新回到平穩的軌道上。

  而且,還會形成一個以超凡者為核心的風口,如果能抓穩這個機會,哪怕是普通人也能鯉魚躍龍門,實現階層的遷越。

  而那些超凡者也能因此而收益,畢竟,他們和這個社會牽連的太深了,不光是自己,還有親戚朋友,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只有社會平穩,他們的利益才能得到保障。

  所有人都對這些規則的出臺舉雙腳贊同。

  看著新聞下方那個滾動播出的特殊事務管理局的電話,李墨想了想,還是沒有播出。

  盡管以他現在的實力,不客氣的說已經站在了玩家群體的頂層位置,只要想,要個特殊一點的地位,以及一些特殊物品的使用權限還是不成問題的。

  但李墨心中還是有些不托底,他總是想要自己的實力強點,再強點,然后才有底氣去接觸那些人。

  況且,他現在也沒有什么迫切需要得到的東西,他所需要的,也都能從外國用非正常手段弄到。

  等實在需要的時候再說吧。

  李墨將電話背了下來,以備不時之需。

  李墨沏了一壺茉莉花茶,正準備喝上一口,忽然看到了一條緊急插播的新聞。

  燈塔國的玩家超凡者黑超人已經抵達了阿三國,受到了幾個女權組織的熱烈歡迎,然后黑超人痛斥了阿三國在婦女問題上的沉疴,決定予以物理上的凈化。

  當夜就有幾十個個罄竹難書的惡棍被掛在了路燈上,還有十幾個組織被一夜之間蕩平。

  如此雷霆手段得到了當地不少人的支持,但也被許多當地的超凡者抵制,他們認為黑超人這一行為明顯“越界了”。

  幾十個高級的超凡者聚集在了一起,商量了一番之后,決定對黑超人進行了一次突襲。

  幾十個人偷襲了黑超人所在的酒店,黑超人反應敏捷,雙方大戰一場,酒店被當場夷為平地,幾十個超凡者里有數個當場死亡,還有十幾個受了不同程度的傷。

  不過黑超人也受了傷,費了不少底牌從阿三國逃了出來,一路向東逃竄。

  阿三國那些人緊追不舍,一路跟了過來,雙方大戰了幾場,讓沿途數個村莊化為廢墟。

  眼看著已經越過了伊洛瓦底江,馬上就要抵達邊境了。

  搞的邊境區大為緊張,出動了大量的邊防力量進入了戰備狀態,還組織了大量的超凡者來到了邊界線,組織起了巡邏隊,嚴防這些人進入邊境。

  畢竟這種級別的超凡者一旦讓他們進入國內,造成的損失絕對是無法估量的。

  李墨看著新聞皺起了眉頭,通過現場摧毀的殘骸,他判斷這個黑超人必然是高階超凡者,那十幾個追蹤的阿三的超凡者也至少是中階以上的水平,雙方不分伯仲,如果讓那些普通的超凡者對上,哪怕能贏也要付出慘烈的代價。

  最重要的是這個黑超人和阿三那個名為沙魯克的超凡者都疑似是使徒。

  身為使徒,無論如何他都要過去一趟看看情況再說。

  不過,李墨沒有從他所在的城市直飛邊境,而是進入了游戲,從11區退出。

  然后直接從11區買機票去了安南,在從當地轉車去邊境。

  這樣可以避免被查到痕跡。

  李墨登陸的地點是紅珊瑚城附近,剛剛準備退出,忽然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師傅!”

  “嗯?”李墨下意識的一回頭,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正是盧詩詩。

  此時盧詩詩一身原住民的打扮,腰間一個魚簍里面放著采集紅珊瑚的工具,一副要去采集紅珊瑚的模樣。

  “咦,你怎么在這里?對了,你不是去豐饒之城了嗎?怎么來這兒了?”李墨好奇的問道。

  “別提了。”盧詩詩一臉的晦氣,“本來我在豐饒之城混的好好的,已經晉升四階契約師了,還混上了當地上層的社交圈子,結果一天外出意外碰到了黑超人,那個家伙就是個精神病,非說我們墮落了,不應該存在在這個世界上,結果,把我的使魔全都殺了,我自己也死了一次。”

  “使魔全都死了之后,我的實力幾乎被清零了,當時剛好碰上流星雨之夜,我運氣不錯,撿到了一個高品質的異能種子,剛好紅珊瑚城邦這邊發展比較好,我就被總部派到這邊來發展了,到是你,進入游戲之后一直不聲不響的,怎么一直沒來聯系我?是不是把我都忘了?”???.

  盧詩詩皺著鼻子不滿的說道。

  “什么?黑超人殺過你一次?”李墨眼中閃過一道寒光。

  黑超人想要做什么他懶得管,但前提是不要惹到他,既然敢殺過他的女人,那這件事就不能這么簡單的解決了。

  不把黑超人徹底殺死拘魂囚禁,這件事完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