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夢境游戲看門人 > 第184章 意外發現
  李墨和伊蕾娜開始在紅月灣紅珊瑚采集區周圍進行拉網式搜索。

  李墨甚至將整片紅珊瑚采集區分成了16個片區,每天搜索一個片區,每個片區搜索兩遍以上,爭取在下個流星雨降臨日之前把整片紅珊瑚區搜索一遍。

  這項工作耗時耗力,而且看起來收益不怎么高,但是李墨確信,如果真的能找到海蒂的飛船的話,這一切都是值得的,一艘能夠飛行的天空飛船,哪怕只是小型逃生船那個級別的,拿到紅月世界這種低科技世界,也絕對是戰略武器級別的。

  如果能從里面破解出技術,將藍色方舟號修復,或者進行本土化改造,那也將是一個巨大的助力。

  李墨和伊蕾娜每天都泡在水里進行認真反復的搜尋。

  李墨甚至還從現實世界買了兩個金屬探測器,進行排查。

  花費了五天的時間,飛船沒找到,到是找到了不少沉船,銹蝕的超凡物品,這些都是海族于豐饒之城明爭暗斗留下的殘骸,從里面還能看到不少尸骨,一些尸骨還未完全腐爛,穿著海族或者豐饒之城的裝束。

  李墨想要張開領域收攏一下靈魂問問情況來著,可惜靈魂都已經消散了。

  將整片區域搜索了一遍,李墨感覺今天差不多了,準備帶著伊蕾娜先退出游戲等明天再過來。

  正要離開,手中的金屬探測器忽然震動起來。

  “嗯?有發現?”李墨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游了過去,那是隔壁的一個區域,他原計劃要過幾天再去搜索的。

  金屬探測器指示的方向是一片珊瑚叢。

  “估計又是一個落入珊瑚叢的超凡物品碎片。”

  李墨這么猜測著。

  這幾天他已經見過好幾次這種情況了。

  李墨照例在珊瑚叢里尋找了一圈,可是這一次什么也沒找到。

  “這次藏的可夠好的。”李墨又仔仔細細的將珊瑚叢翻了一遍,可是依舊什么都沒有。

  “嗯?”李墨的勁頭來了,“我還就不信了。”

  李墨仔仔細細的又將珊瑚叢翻第三遍,幾乎每一寸珊瑚都查過了,依舊什么都沒有。

  “該不會插到里面了吧?”

  李墨將概念武裝變成了一把長刀,對著珊瑚切了下去,直接將珊瑚切開了一個口子,露出了里面的東西。

  里面不是巖石,而是一個鐵疙瘩。

  “這是?”李墨將上面的銹蝕擦了擦,發現這居然是一節錨鏈。

  粗大的錨鏈比李墨的腰還要粗。

  “這是什么船的錨鏈,怎么這么粗?”李墨也看過本世界那些船的錨鏈,根本就沒有這么大的。

  好奇之下,李墨沿著錨鏈挖了下去,想要看看這錨鏈究竟多大。

  可是,隨著不斷的挖掘,李墨發現這錨鏈似乎很長,一直沒有挖到頭。

  “嘿,我就不信了。”李墨不斷的沿著錨鏈向前挖去,一路向前。

  然后,李墨就沿著錨鏈挖到了一座海底的小山前。

  “我非要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東西。”

  李墨將概念武裝變成了巨大的鉆頭,在山體上開了一個洞,感覺鉆通之后,便將概念武裝變成一個罩子,反扣在鉆出來的窟窿上,而李墨則直接進入了窟窿之中。

  李墨打開了手電向著周圍照射著。

  他發現自己所處的是一個巨大的艙室。

  周圍全都是各種蒸汽管道、齒輪和液壓傳動桿,顯然是一艘船只的艙室內。

  “居然是一艘全金屬的艦船,難道先民時代還制造過全金屬戰艦?蒸汽時代的先民還是挺厲害的嘛。”

  李墨向前緩步走著,參觀著這艘明顯具有蒸汽時代烙印的戰艦。

  一個船艙一個船艙的走過去,船艙里到處都倒在地上的骸骨,在每一具骸骨的旁都散落著制式的燧發槍和刺劍。

  “難道是官方護送?還有這么多守衛?這船護送的是什么?”李墨升起了好奇心,繼續向著船艙深處走去。

  打開了一扇又一扇的黃銅大門。

  本來這些大門都是上鎖的,但都被李墨強行破開了,一股股腐敗霉爛的味道彌散在船艙里。

  李墨一間船艙一間船艙的查看著,忽然他發現這些船艙的墻壁上都銘刻著各種符文,而且通過他的認知,這些符文的意思都是加固和封印,好像是防止什么東西跑去出。

  “這里面到底運的是什么?”李墨感覺事情不太對,腳步越發小心了。

  一件一件的門被打開,腐敗的味道越來越濃郁,尸體腐敗的程度也越來越高,船艙里的一些飾品配件都已經腐朽了,甚至一些水管直接銹蝕的爛掉了,但墻壁還是堅固異常,一點銹蝕的痕跡都沒有。

  看到這種情況,李墨越發的小心了。

  忽然,李墨面前出現了一座黃銅大門,這座大門不同于之前其他的大門,這扇大門上刻滿了各種封印的符文,不過饒是如此,這扇大門也已經腐朽了,大門上能看到厚重的銅綠,輕輕碰一下就掉落大量的碎片。

  在門前,是幾堆灰燼,從里面依稀還能看到刺劍碎裂的護手。

  “居然腐爛成這個樣子了,里面究竟是什么東西?”

  李墨本能的覺得這里面肯定是什么不得了的東西,不然,不會隔著封印都讓外面的守衛爛成這樣子。

  要是現實世界他絕對轉身就走。

  可是,這里是紅月世界,作為玩家,他又想探究里面究竟是什么東西。

  思慮了再三,李墨還是決定打開看看。

  畢竟他身上還帶著替死人偶,死一次也沒什么損失。

  李墨查看了一下大門的鎖頭,是那種內嵌式的銅鎖,在當時或許是很高級,不過,已經腐朽了。

  李墨直接將銅鎖的位置切斷,然后將大門緩緩推開。

  一股濃郁的腐朽的味道撲面而來。

  大門內側是一個貨倉一樣的房間,里面空蕩蕩的,只在地面上擺放著一個金屬箱,金屬箱外面同樣銘刻著各種封印和隔絕的符文,不過已經腐朽不堪,甚至露出了裂縫。

  李墨嘗試著順著裂縫往里看,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