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夢境游戲看門人 > 第175章 大亂將起
  紅衣執法者一籌莫展,將情報向上匯報。

  得到了消息的幾個眷者不敢獨自決斷向上匯報給了無面君王。

  無面君王也是頭疼。

  全抓起來也不是不可以,完全可以再來一次大清洗。

  可是大清洗之后呢,山巔之城的聲譽可就完蛋了,再次發布招募令,還有誰敢來?

  但是,不做出反應又不行,不做反應就說明山巔之城的統治群體是一群廢物,連疫病都管理不了。

  那些患病的民眾也需要一個發泄的渠道,不然,剛剛穩定下來的山巔之城恐怕又要亂起來了。

  找誰當靶子呢?

  無面君王找了一圈將目標對準了玩家。

  沒辦法,一群勢力之中就只有這些不死者沒有跟腳,來路神秘,行為舉止異常,和正常人格格不入,而且他們的一些出格行為也讓一些正常生活的平民怨聲載道,是天然的靶子。

  最重要的是,現在不死者好像無法無限復蘇了。

  這不當做靶子,誰當靶子。

  于是,為了穩定局面,山巔之城開展了一場針對玩家的行動,名稱也很有意思叫“獵巫行動”。

  根據山巔之城的官方說法,山巔之城的這些疫病全是這群不死者帶來的,他們是先民的殘黨,要將疫病擴散到全世界,迎接先民回歸,只有烈火才能凈化。

  然后浩浩蕩蕩的行動開始了。

  紅衣執法者成群結隊的行動,將一個個玩家抓了起來,綁到火刑架上燒死。

  一開始,紅衣執法者還想控制一下局勢,只把那些不受管控的玩家燒死。

  但事情一開始就控制不住了,尤其是那些家里有人感染麥角真菌病毒的紅衣執法者,懷揣著報復心里,擴大的打擊面,只要懷疑對方是玩家,就直接綁起來燒掉。新筆趣閣

  而那些民眾也被情緒鼓動了起來,大量民眾自發的上街開始抓捕玩家,他們甚至直接沖進了治療中心,將那些治病的玩家也綁起來燒死。

  根據他們的理解,那些來幫忙的玩家絕對沒安好心,要不是你散播的病毒,你憑什么來幫忙治病?你肯定有問題。要是沒問題,肯定會得到庇佑不會被燒死,有本事去火刑架上走一遭啊。

  然后,勢頭就控制不住了。

  甚至開始從玩家擴散到了“只要我覺得你是玩家”那就可以燒的程度。

  整個山巔之城的火刑柱已經不夠用了,等候被燒死的人排起了長隊,一些心急的人甚至開始私設火刑架。

  紅衣執法者對此保持了默許的態度。

  很多玩家憤恨的直接下線,表示絕對不會再幫山巔之城做哪怕一點事情。

  論壇上怨氣沖天。

  李墨看著論壇上的情況,感覺這幕后像是有一只大手在推動著這一切發展。

  畢竟,這一切的展開實在是太魔幻了。

  “會是誰呢?”李墨想到了那個全身穿著黑袍,頭戴白色面具的大祭司。

  從目前來看,似乎只有他能做到這種程度。

  “那個血祭的計劃是不是就是這個?”李墨沉思著。

  他決定不能就這么看著,得做點什么。

  李墨讓泥漿怪開始對山巔之城進行全面挖掘,對主要山體只留下幾根支撐柱,剩下的區域除養殖區和第三層封閉區外全部打通。

  讓整個山巔之城成為一個空殼。

  然后,李墨開始在里面囤積大量的炸藥和爆破裝置。

  這么多炸藥,光靠烏爾班肯定是做不到的,李墨為此跑了很多個國家,大毛家啊,阿三家啊,燈塔國啊,11區什么的,不是有很多軍火庫嗎?那么多彈藥放在哪放著也是浪費,不如全都支援給我吧。

  李墨像是一個勤勞的小蜜蜂一樣,一點一點的將一個個軍火庫的炸藥搬進了山巔之城。

  炸藥不夠了,就用炮彈和發射藥,還不夠就是水雷,地雷,精確制導炸彈。

  反正只要能爆炸的就搬進來。

  經過了一個月的努力,李墨終于將山巔之城下方的三分之一填滿了炸藥。

  看著自己辛勞了一個月的付出,李墨嘴角露出了笑容。

  “無面君王,大祭司,還有那些幕后的黑手,咱們看看,到底誰的底牌更大,要是玩不下去了,大不了掀了桌子,大家誰也別玩了。”

  夜色天色漸漸轉暗,山巔之城開始亮起光芒,這不是家家戶戶的燈火,而是立起的火刑架。

  大量山巔之城的民眾身穿著白色的袍子聚集在一個個火刑架前,看著一個個“罪犯”被推上火刑架,他們有醫生,有富商,有乞丐,有婦女,有兒童,還有昨天被施暴的鄰居,只要是不順眼的人,就可以被冠上疫病散播者的罪名,然后被綁在火刑架上燒死。

  看著這些人臨死前哀嚎的場面是他們生活中為數不多的樂趣。

  “燒死他,燒死他!”一群群民眾高高的舉起拳頭高喊著。

  一堆堆火焰被點燃了,聽著被燒者的哀嚎,那些民眾的臉上露出了變態的笑容,聽著別人的痛苦,讓他們的內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自己過的苦不算什么,只要看到別人不如自己,那他們就是快樂的。

  與此同時,山巔之城的第八層一個富麗堂皇的大廳內正在舉行著宴會,無面君王的幾個眷屬:格里高利、流浪劍客、尋寶者坐在了一起。

  “這么鬧下去,會不會失控,導致第二次大清洗發生?”流浪劍客擔憂的問道。

  “放心,民眾有了發泄的渠道就不會出問題,而且,最近木柴和糧食的價格又漲了三成,白布的價格也上漲了,你們要不要趁機囤一批貨,我預感還要上漲,只要你們跟著我干,我保證你們能獲得本金六成的收益。”

  格里高利搖晃著手里的酒杯說道。

  “亂不亂的無所謂,但你要保證不要沖擊到第八層我的收藏館,那里可是我這些年來收集到的珍藏,都是我親自挖出來的,如果被那些賤民毀壞了,我要你的腦袋做賠償。”尋寶者轉著拇指上的大戒指說道。

  “放心,從第五層開始,我就加強了防守,絕對沒有一個賤民能沖上來,如果出了事情,你可以拿我的腦袋當藏品。”格里高利信心滿滿的說道。

  “那我就放心了。”尋寶者滿意的點了點頭。

  “干杯。”

  “干杯。”

  三支酒杯撞到了一起。

  與此同時,在山巔之城第七層的一個著名的脫衣舞俱樂部的包間內,一個身穿黑袍的人和一個身穿華麗長袍的人正面對面而坐。

  如果李墨在此,他一定能認出,那個黑袍人正是他殺過一次的大祭司。

  至于另一個人則是先民目前的攝政王愛麗絲的競爭對手之一,六階術士無心者查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