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夢境游戲看門人 > 第171章 污染的真相
  “吼——”

  伴隨著肉山沉悶的吼聲,十幾條粗大的觸手從肉山的里面伸了出來,這些觸手呈現紫黑色,上面滿是紅色的斑點,看起來可怕又丑陋。

  這些觸手向著周圍席卷而去,直接將木馬和那幾個英靈纏了起來。

  緊接著,那只木馬被幾條觸手直接撕扯成碎片,那幾個英靈也被觸手扭成碎片,各種碎片散落下來,被肉上上的一張張嘴接住吃了下去。

  肉山上的傷口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著,而李墨手中的手鏈卻直接破碎。

  顯然肉山的攻擊竟然反饋到了超凡物品的本體上。

  這時,肉山轉向了李墨。

  雖然,肉山上的眼睛要以萬為單位來計算,但李墨仍然清楚的感覺到了,肉山在看著自己。

  他感覺到身體一陣的冰涼,隨后就看著十幾條觸手向著自己伸了過來。

  “想要像我動手?”

  李墨一伸手,概念武裝幻化成了一把上百米長的鉸刀,在李墨的身前擺動著,將那座肉山伸過來的十幾條觸手一一攪成碎片,隨后,化作一把長達百米的長刀,對著肉山直直劈了下去,伴隨著一陣刺耳的摩擦聲,概念武裝幻化的長刀竟然將肉山劈成了兩截。

  肉山里面,依舊是層層疊疊的尸體。

  還沒等李墨高興,那兩半肉山竟然開始向著對方爬了過去,竟然有緩緩恢復的趨勢。

  “這是什么鬼東西?”

  李墨大驚失色,手中浮現出了黑暗龍卷風,向著肉山席卷而去。

  黑暗龍卷風里的污染能讓任何進入其中的超凡生物被侵蝕腐爛。

  但,對于肉山仿佛是補品,肉山的恢復速度反而更快了。

  李墨見狀連忙散掉了黑暗龍卷風,換成了石化之瞳,死亡一指和惡魔吮吸。

  但,能影響的只是肉山的一小部分區域而已。

  石化之瞳只能石化一小片的軀體,惡魔吮吸只能一具一具的抽干肉山上的尸體,但這速度對于肉山來說無異于九牛一毛。

  死亡一指更是沒有一點作用。

  這肉山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大群亡魂組合起來的聚合體。

  每次攻擊都只能傷害其中的一小群,對整體無用。

  “群體亡魂是吧?讓你們看看這個。”

  李墨一咬牙,舉著三眼烏鴉吊墜跳了下去。

  同時讓概念武裝再次將肉山切割成四塊。

  而李墨則直接跳到了中央。

  三眼烏鴉吊墜張開了嘴,一道幽藍色的漩渦形成,無數的亡魂從肉山中飛出,向著漩渦飛了過來。

  耳邊的尖叫聲越發尖銳刺耳,讓李墨的大腦嗡嗡直響,但肉山的速度卻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減慢著。???.

  “有效!”

  李墨大喜,立刻控制著改變武裝幻化成的百米長刀對著肉山進行著切割,將大塊切割成小塊,一旦發現有觸手長出來,就直接切斷,堅決不給肉山反擊的機會。

  幽藍色的漩渦瘋狂的吞噬著從肉山中飄散出來的靈魂。

  大批量的尸體從肉山上掉落下來,變成了地上的一塊塊腐爛的肉塊。

  李墨見狀連忙讓鬼面蘑菇跟了下來,將那些肉塊吞噬掉,堅決不給肉山恢復的機會。

  就在這三重絞殺之下,龐大的如同山岳的肉山被徹底消滅的一個細胞都沒留存下來。

  在肉山的最后一塊肉被吞噬掉后,一顆黑色的金屬盒子。

  這個金屬盒子閃爍著金屬的光芒,上面刻畫著繁復的秘法花紋,李墨通過語言通曉可以知道,這些秘法花紋的意思是封印。

  當李墨將那個金屬盒子撿起來的時候,一行游戲提示彈了出來。

  【恭喜玩家獲得了污染之源(部分),獲得污染的真相(部分)。】

  隨后,幾行提示彈了出來。

  一行行的看完了提示,李墨的眉頭皺了起來。

  根據游戲的提示,所謂的污染其實是更高等級的能量,只不過以為承受者太過弱小,無法承受如此強烈的能量,才會產生各種變異,有的甚至直接被異化。

  其實,一切不過是能量的一種,只不過是受體無法接受而已。

  否則無法解釋,同樣是遭受了污染,為什么有人異化、腐化,各種器官變異,變得面目猙獰,最終聚集成了黑暗腐化的深淵,有人卻變得更加俊美,覺醒了異能,最終成為了自認為的海族。

  究其本質還是個體對能量能否有效的接受。

  就像是氧氣一樣,對于很多生物來說,氧氣是生命之源,但對于厭氧菌來說,這就是劇毒。

  當年先民為了尋找突破七階的方法,建造了龐大的方尖塔,試圖溝通外界,尋找到突破瓶頸的方法。

  他們成功了,也失敗了。

  他們確實溝通了外界,也成功的找到了更高級的能量,但能量太高級了,讓他們無法接受,也讓這個脆弱的世界無法接受。

  就像是一只螞蟻,一滴蜂蜜對于它來說是豐盛的食物,但如果是一罐傾倒下來的蜂蜜呢?

  就是足以淹沒巢穴的天災。

  更高級的能量對于紅月世界就是如此。

  一場浩劫開始了。

  伴隨著污染進入世界的還有新的超凡體系契約師和大量的外界超凡生物。

  在種種力量的共同作用之下,先民的紅月王朝坍塌了,被驅趕到了死亡荒漠的地窟里。

  取而代之的是七大君王統治的人類城邦。

  七大君王的統治就一定比紅月王朝更好嗎?

  李墨不時本地人,不敢妄下結論,但是他覺得,先民所做的也并不全是錯的。

  追求突破本來就是一件艱難且伴隨著危險的事情。

  只是先民運氣不好。

  李墨覺得如果可能的話,他到是可以把這個真相傳播出去,然后看看能不能實現各方面的和解。

  不過,李墨覺得這只是一個遙遠的夢想,至少目前來看,這個想法不太現實。

  不論真相如何,先民和七君之間已經是血海深仇了,不是一兩件事能和解的。

  也不是他一個六階契約師加五階術士能解決的。

  不過,知道了這件事之后,到是讓他可以更加放心的使用這種被紅月世界視為污染的能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