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夢境游戲看門人 > 第246章 占領深淵
  教導總隊的幾個軍團交替掩護向前推進,蒸汽飛行大隊和五艘飛天母艦在空中掩護支援。

  整個隊伍如同黑色的海浪一樣,不斷的向著深淵的深處推進。

  沿途所見的一切敵人全部用火箭彈或者法術覆蓋摧毀,不留下一個活口。

  李墨已經在論壇上了解清楚了,深淵的人因為污染,對于先民和其他勢力十分的敵視,留下來也是定時炸彈,還不如殺掉,把靈魂收入理想鄉之中,經過黃金橡樹的凈化,變成忠于李墨的臣民。

  教導總隊不斷的向前推進著,周圍的環境也漸漸的發生了變化。

  原本巖漿遍地,充斥著硫磺的味道。

  高溫炙烤著所有的人。

  漸漸的周圍的溫度降低了下來,巖漿消退,綠樹青草變得多了起來,越發適合人類居住。

  走著走著一條寬闊的大河忽然出現在眾人面前,河面足有幾十米寬,水流湍急,撥浪翻滾。

  在河岸對面黑壓壓的深淵軍團已經列好了隊列,在隊伍最中央,是一座白骨搭建的王座,王座上端坐著一個渾身黑袍,頭戴骷髏面具手持血色鐮刀人,身上散發著七階的威壓。

  “深淵君王!”

  李墨一眼就認出了對方的身份。

  此刻,他已經不是原來的自己了,不需要再看見君王就下線逃跑了。

  相反,他的心中滿是戰意。

  李墨緩緩的飛上了高空,懶得說話,一張手一道道魔法丟了出去。

  閃電風暴,沙漠風暴,寒冰風暴,腐爛之云,黑暗龍卷風,流星火雨,一個個法術砸向了深淵君王。

  “討厭的術士!”

  深淵君王也從自己的王座上飛了起來,周身上下黑煙繚繞,手中的鐮刀劃過一道長虹,斬開一道道法術,向著李墨劈了過來。

  李墨眼睛一瞇,這一道斬擊他自然是可以躲開的,但是他身后的那些人卻躲不開,如果閃開必然死傷不小。

  要是以前還有些麻煩,但是,他現在融合了概念武裝。

  李墨單手一舉,硬抗下了這一道斬擊,同時抓住了深淵君王手中的鐮刀。

  “怎么可能?”深淵君王大驚,他用手中的這把鐮刀成功的劈死過兩個七階的術士,怎么在李墨這里就失效了?

  深淵君王向回奪子的鐮刀,然而此刻,李墨已經動手了。

  雷霆枷鎖,惡魔吮吸,死亡一指……

  李墨直接給深淵君王來了一套連擊。

  深淵君王感覺到身體變得僵硬,體內的魔力、體力和生命開始流失。

  深淵君王連忙啟動了身上的一件超凡物品,斷開了惡魔吮吸。

  雖然只持續了一秒鐘,他就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衰老了不少。

  深淵君王還沒喘勻一口氣,就感覺到自己的魔力燃燒了起來,正在飛速的消耗著。

  深淵君王摸出了一枚黑色的魔球,想要補充魔力。

  裂解術!

  一道黑色的光線擊中了魔球,魔球咔嚓一聲碎裂開來。

  昏睡術!

  深淵君王感覺到自己的腦子像是被重錘敲了一下,昏昏沉沉的。

  然后他就感覺到自己的靈魂正在被人撕扯,不斷的向外拉著。

  “不好,是秘法之手!”

  作為七大君王之一,深淵君王對于術士的這種招牌技能還是知之甚詳的。

  為了防范這個技能,他苦心找人鍛造了一個防范這個技能的超凡武器。

  他將手伸進懷里去抹那件裝備。

  他的手剛剛摸到了裝備上,還沒等注入魔力,就感覺身體一變,變成了一只羔羊。

  然后,下一秒,他就聽到一聲烏鴉的鳴叫聲。

  這烏鴉的叫聲有一種魔力,能貫穿人的耳膜,直達內心深處,讓靈魂都一同戰栗!

  “這不是告死烏鴉嗎?我不是已經把整個世界的告死烏鴉都殺掉了,怎么這里還有一只?”

  深淵君王臉色大變,因為成長起來的告死烏鴉是他天生的克星,為了除掉這個天敵,他殺光了此界所有的告死烏鴉,并摧毀了相關的超凡武器,沒想到,這里居然又出現了一只。

  而且,聽聲音,似乎比他見過的所有告死烏鴉都厲害。

  還沒等深淵君王想明白,一團金色的火焰就將他包裹了起來。

  這是告死烏鴉的死亡之焰,能焚燒肉體與靈魂,專門克制生命體。

  “啊——”

  在痛苦的呼號聲中,深淵君王化為了灰燼。

  “全軍沖擊!”

  李墨下達了命令。

  飛天母艦和蒸汽飛行大隊一馬當先,各種火龍槍和火炮向著深淵軍團砸了過去。

  步兵軍團也開始齊射法術,對對岸進行壓制。

  眼看著自家統帥君王當場戰死,深淵軍團的士氣就已經崩潰了,再面對如同雷霆一般的攻擊,立刻就崩了,所有人掉頭就跑。

  不過,他們跑的再快,也沒有飛天母艦和蒸汽飛行大隊快,很快就被追上,用火炮和火龍槍一一清除掉。

  戰斗持續了兩個小時,其中大半的時間都是在追殺逃兵中度過的。

  李墨的教導總隊一直追到了深淵的王都才止住了腳步。

  為了防止被人偷襲,深淵君王在深淵內建造了一座王都,用的是堅固的巨石,巷道狹窄,蜿蜒曲折,為的就是在戰事不利的時候,和敵人打巷戰。

  看著這個堅固的堡壘,李墨懶得去硬啃,直接讓飛行大隊進行轟炸,用火炮洗地,用法術清理,直接將整座王都夷為平地。

  占領了深淵的王都,李墨留下了一個軍團清理戰場,剩下的軍團向著深淵各個方向出擊,清理整個深淵,所有的敵人一個不留,全部清理掉。

  經過了三天三夜的清理,李墨終于將最后一個敵人抓出來殺掉。

  整個深淵陣營徹底除名,整個南大陸最后一個釘子被拔除,再也沒有實力能妨礙李墨統一整個南大陸。

  不過,統治這么大的南大陸,光靠先民這點人是肯定不夠的。

  李墨展開了理想鄉,將里面積攢的靈魂招募了出來。

  這里的靈魂原本來自于山巔之城,自由之都,深淵,海族甚至一部分來自于浮空城和豐饒之城,但現在他們都是李墨最忠誠的臣民。

  李墨將他們分成一支支隊伍,向著大陸的各個方向進發。

  李墨的人很快在紅月大陸的南部搶占地盤,修建城市和堡壘,為了抵御可能遇到的危險,李墨直接把五個軍團頂在了最前線,并布置了巡邏線,防止玩家襲擾,同時,加緊訓練后續的異能者和這些剛通過黃金橡樹轉生出來的人。

  幸運的是,這些通過黃金橡樹轉生出來的人,天生就隨機擁有一項異能,稍加訓練就能當做民兵投入戰斗,讓先民的整體實力提升了幾個檔次。

  看著先民在整個南大陸站穩腳跟后,李墨將目光投向了紅月大陸的北方。

  此時,為了爭搶地盤,紅珊瑚城邦的人還在和玩家實力明爭暗斗,那些玩家勢力之間,也互相爭斗不已,此時紅月大陸北方一片混亂。

  這個時機正好可以讓李墨專心去對付最后一個麻煩——魔女。

  掃平了這個障礙之后,李墨就可以一統紅月大陸,然后專心應對即將到來的紅月入侵。

  還有就是,李墨打破深淵之后找到了火之圣石,李墨猜測最后一塊土之圣石,很有可能在殺掉了豐饒君王的魔女手中。

  李墨駕駛著安妮女王復仇號抵達了紅珊瑚城邦,然后悄然進入其中。

  在論壇上李墨早就查明白了魔女的寢宮位置,按圖索驥一路摸到了寢宮外面。

  此時,寢宮里面燈火通明,但是宮殿外卻沒有一個人。

  “怎么沒有守衛?”

  李墨心中好奇,但已經七階的他并不怎么擔心。

  而是直接跳到了寢宮大門口,直接推門走了進去。

  寢宮之內,一個身材嬌小的女人,坐在巨大的紅珊瑚王座上閉目養神。

  聽到聲音,女人睜開了眼睛。

  “你終于來了。”

  女人說著,單手在臉上一抹,原本的臉變幻了一副模樣,正是盧詩詩。

  “你到底是誰?”

  李墨警惕的問道。

  “你喜歡插件尾巴和狐貍耳朵,臨走前我給過你一張洛天依聯名花嫁卡,密碼是我的三圍,你最喜歡的冰激凌是巧克力口味的,但你總是喜歡涂抹在櫻桃上……”

  盧詩詩淡淡的說道。

  “停,我信了。”李墨連忙阻止了盧詩詩,再讓她說下去,自己的那點嗜好就全都被抖摟出來了。

  “你怎么變成魔女了?”李墨好奇的問道。

  “這還是要感謝你。”

  盧詩詩說道。

  “感謝我?”

  “還記得你給我的那顆異能種子嗎?那是變化術的異能種子,憑借著我的天賦說服術和變化術,我才取代了原本的魔女,成為了紅珊瑚的統治者。”

  “那滅殺豐饒君王的手段?”

  “我還有一個身份,就是紅月上的三眼族派遣到紅月大陸上的臥底,會一些三眼族特有的魔法陣,有什么奇怪的嗎?”

  盧詩詩驕傲的一挺胸脯:“對了,我可不是普通的三眼族臥底,身份還是一名公主呢,怎么樣,有一名公主做女朋友的感覺怎么樣?”

  “我不是說了嗎,我要在外面幫你做一些事情。整個紅珊瑚城邦,和半個北大陸就是我親手給自己攢的嫁妝,你喜歡嗎?”

  盧詩詩笑瞇瞇的說道。

  “我可是要對付紅月上的三眼族的。”李墨說道。

  “那就對付唄,我跟他們又不熟,一個身份而已,還真能幫著三眼族對付你不成?人手夠不夠?我手里也培養了一批軍團,雖然紀律不怎么樣,但當炮灰也足夠了。”

  盧詩詩眼睛彎成了一道彎月。

  “而且,我手里掌握了星界傳送門的制作方法,只要積攢足夠的材料,我們甚至可以不用被動的等著紅月上的三眼人來入侵我們,我們甚至可以主動去找他們的麻煩。”

  盧詩詩笑瞇瞇的說道。

  “你真好。”李墨緊緊的摟住了盧詩詩。

  PS:到此為止,紅月大陸上的故事算是完成了,原本應該開啟第二卷,紅月入侵,第三卷遠古的復蘇,以及后續的跨界遠征,故鄉翡翠,術士的起源等篇章。

  可惜追讀太低了,每章24小時訂閱只有20多個,實在是難以為繼,只能勉強寫完第一卷,算是有個結尾。

  抱歉了。

  or2

  再次對那一直追讀的20幾個讀者大大表示感謝,感謝你們一路陪伴,我們有緣下本書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