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龍皇令蘇一凡姬心妍無刪減完整版 > 第11章丐幫(求推薦)
    當夜,周澤留下孫安,二人促膝長談。

    翌日,孫安面見知州,說明要劉三兒隨行的打算,知州自是應允。

    孫安接任提轄一事,自然有人不滿,不過到演武場走了一趟之后,即便不滿,也沒人再敢說出來。

    有統領明州兵馬的孫安在側,酒行和食飯行的人不敢為難周澤,所以聚德樓再次開張。

    周澤推出了幾道新菜品,都是炒菜。

    這個時候的炒菜其實已經是很普及了,限制炒菜發展的主要是油。

    因為動物油脂不但容易焦糊,而且會產生異味,所以植物油才最適合用來炒菜。

    此時主要的油料作物就是芝麻,芝麻是張騫從西域胡地帶回的,所以芝麻最早叫胡麻,在漢時已被用于榨油,所生產的油叫麻油或胡麻油。

    所謂麻油,便是后世的香油。

    《三國志·魏書》記載,魏將滿寵在抵御孫權進攻合肥的時候,“折松為炬,灌以麻油,從上風放火,燒賊攻具。”回想一下這場戰役,一邊戰火沖天,一邊是點燃的芝麻油香味四溢。不知道交戰雙方將士是不是一邊打一邊流口水。

    還有《西游記》里金平府供奉的三只犀牛精所吃的酥和香油,很大可能便是這麻油。

    書里言,那油一兩就要二兩銀子,一斤就是三十二兩。

    那自然是戲說,若當真那么貴,又何來宋人云:“蓋人家每曰不可缺者,柴、米、油、鹽、醬、醋、茶。或稍豐厚者,下飯羹湯,雖貧下之人,尤不可免。”呢?

    至于周澤前世吃的最多的大豆油,在此時并不多。

    大豆雖然很早就位列五谷之一,但含油率是較低的,以現有的技術,與其用來榨油,倒不如做其他的用途。

    周澤選出的幾道菜,都是后世比較常見,而現在則沒有的。

    總是要留些底牌慢慢的來,況且周澤也不可能親自下廚,自然要將這菜的做法教給廚子。

    所謂各行各業皆有競爭,若是自家的廚子被人許以重利誘惑了去,也能有辦法應對。

    宋朝人對于吃是很講究的,所以新菜品一經推出,頓時引得賓客滿座,周澤賺了大把的錢,不必詳細再說。

    這一日,孫安帶著幾個軍中的都頭到聚德樓來吃酒。

    “周掌柜果然不同凡響,這一個個菜品甚是新穎,聚德樓的生意比起趙掌柜時,可是更加火熱了。尤其是這道老法蝦仁,不但味道鮮美,顏色更是艷麗,真乃一絕,據說名頭已經傳到了越州和臺州去。”

    說話的是一個姓雷的都頭,明州本地人,自小便是吃魚蝦長大的。

    “那是,周掌柜和咱們孫提轄是鄉中,那涇州路人杰地靈,造化出這等兩個英才。”另一個都頭說道,引得其余人紛紛附和。

    這些人早見識過孫安的本事,對他十分欽佩,所以言語中都帶著推崇。

    周澤笑道:“若合各位的口味,往后只管常來就是。”

    十余人閑聊起來,雷都頭道:“提轄此前捉得那施威,本是個私商,知州相公派人前去抄家,竟是分文也無。想他本是私商,多少也該有些錢財,此事實在詭異。”

    有人道:“這等人最是狡猾,說不得錢財不曾藏在家中也未可知。”

    周澤對這話題沒甚興趣,只聽著他們說。

    一行人吃到熱處,酒樓外卻起了亂子。

    一個小廝慌忙來報:“東家,外頭乞丐們打起來了。”

    周澤聞言皺起眉頭,近來明州城又涌進許多新丐,多是為花石綱所迫導致的。

    現如今明州大街上的乞丐,隨便抓一個過來,說不定就是原本的漆園主,或是哪里的員外之流。

    這些人沿街乞討,聚德樓每日里有些剩飯剩菜,周澤也都叫人整理了送給他們果腹。

    也正因此,再加上聚德樓的生意火爆,四下里周澤和善可親的名聲已經流傳了出去,保媒拉纖的人都來了不少。

    往常外頭每每到了吃飯的時候,便會聚集起大批的乞丐,也都相安無事,今天怎么就亂了起來?

    “因何打了起來?作甚不將其拉開?”

    小廝愁眉苦臉道:“不是小的不拉,實在是無能為力啊。今日來了個新丐,不愿入本處丐幫,因此被人群起攻之,那是他們自家的事,小的怎好去管?”

    “丐幫?“

    周澤一愣,聽到這個名字,他腦海中首先顯現出來的是某個老先生筆下為國為民的幫派。

    真正的丐幫也是有的,不過嘛,并不像尋常人認為的那樣,是一些大義凜然的形象。

    一群連肚子都填不飽的人,又有什么心思去想匡扶社稷呢?

    孫安疑道:“既是丐幫,當互相扶持,怎的如此欺壓新人?

    此時的丐幫在北方并不盛行,所以孫安也不清楚其中的緣由。

    周澤瞧見那雷都頭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便道:“雷都頭有何話說不妨直言。”

    雷都頭這才道:“兩位不知,這丐幫近來因為一些緣由越發的龐大起來。他們聚在一處,凡是新來的,都要去下見貼,得了準許之后方可在這城中乞討,如若不然,便難以立足,想來應該便是為此。”

    孫安問道:“如此猖獗,官府為何不管?”

    雷都頭面露難色,還是答道:“這等情況便是官府也不好管,明州還算是好的。我往日去杭州時,聽人說那里更是猶有過之。但凡哪一家有喜事,便有乞丐前去討要喜錢。若是不給的,到時便會有許多乞丐去攪擾,他們在門前也不動粗,只是惡言相向。如此一來,叫人生意也做不成,喜事不喜。這丐幫為禍一方,可是為了避免他們搗亂滋事,官府對他們通常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因為他們非但人數眾多,并且一點都不怕被抓進牢里去吃公家飯。”

    周澤頷首,這便和被楊志殺了的京城潑皮牛二一般,乞丐們只耍無賴,官府也懶得去理這些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人,況且一旦滋生出亂子來,得不償失。因此就造成了這等尋常人或是妥協或是躲避的局面。

    孫安道:“既是丐幫,當有幫主,責令那幫主管束就是了。”

    “誠如提轄所言,這丐幫的確有一位丐首,這丐首也在杭州,居住在錢塘江邊。據說姓尹,有萬貫家財,喜好收集奇花異草,怪石漆木。丐首之位乃是世襲傳承,至今已是第五代丐首,卻與一般乞丐不同。丐首出行的時候,經常鮮衣華服,擁妻抱妾,手持一根桿棒,有數十或數百乞丐跟隨。”

    “這哪里是什么乞丐?簡直成了官老爺。”孫安聽了不大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