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厲總,夫人已死請節哀 > 第1648章
相比蘇時月的憔悴,蘇清予則顯得精神奕奕,甚至是光彩照人。
蘇時月不可置信盯著她:“你竟然沒事?分明你中了我的連心蠱,我痛你也應該痛才是。”
“很抱歉讓你失望了,對我來說確實不怎么痛,我倒是聽說你昨晚痛得厲害,都快要崩潰了。”
蘇時月覺得很不可能,分明那人告訴她這是他花了很多年研制出來的新蠱,就是專門給蘇清予準備的。
這算是她手上的一張底牌,如果身份敗露,至少可以借著蘇清予讓別人對她留有一點余地。
可現在看來蘇清予根本就沒有被蠱蟲影響,這讓蘇時月的氣焰也削減了不少。
蘇清予繼續道:“以后每個圓月的夜晚你都會將昨晚受的苦再受一次,而且是一次比一次痛,我倒是無所謂,可以陪你慢慢耗的,就看你能不能承受了。”
一聽說還要痛苦,蘇時月滿臉恐慌,短短兩天她看上去就瘦了很多,要是連著幾個圓月,就算她還活著,只怕還不如死了。
“不要,談,我和你們談。”
“這就對了,你最好是拿出點誠意來,要是再想耍什么花招,我隨時奉陪。”
蘇時月這樣的人是很害怕死的,可以說她比蘇清予更害怕。
畢竟她從那樣的窮山溝被人帶出來,這一生也算是順風順水,每天吃香的喝辣的,好日子過慣了的人怎么會舍得死?
一個晚上而已,她就立馬改口。
厲霆琛立馬安排將她們帶了出去,到外面的一個小縣城讓蘇時月對外聯系。
蘇時月鬼鬼祟祟躲在墻角把她身邊發生的事情告訴給了對方。
兩人談了將近十分鐘蘇時月才掛斷了電話。
“要解蠱可以,到我們規定的小島,你們只能去三人。”
“三個人?”厲霆琛當即拒絕道:“不可能,誰知道你們會不會埋伏,如果沒有絕對的勝算,那咱們就耗著。”
對方的意思是除了蘇清予,一個蠱師之外,便只有一個人跟隨保護安全。
蘇時月氣得跺了跺腳,“我都這樣了,難道還會騙你們不成?”
“一旦上了島,還是你們的地盤,誰知道會發生什么事?要么就到我的島上來。”
“你的地盤,就算我解除了蠱蟲,那還有活命的機會嗎?”
兩邊又因為此事爭執不下,最后厲霆琛退了一步,“既然都不相信對方,那就選其它國家的領域,以免夜長夢多,今晚雙方就到島上解蠱,至于解蠱之后,你們要跑我們要抓各憑本事。”
“不行,你們要追,至少要三天以后,否則我剛解蠱就被活捉,那我干嘛折騰?”
蘇時月冷冷看向蘇清予,“你不是想要你媽的下落嗎?只要你答應我這個條件以及兩百億,我就在三天之后將你媽的下落告訴你,畢竟她這些年對我不薄,我也不想她死。”
她這個條件一提出來,不管是真是假,蘇清予也只得同意,她沒法拿自己母親的命去賭。
“好,我答應你,那就定地方。”
“就定塞亞島,我知道那是C國的島嶼,C國跟A國是夙敵!”
軒轅郢的地盤?
這人倒是會選地方。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