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霆琛的身體被蘇清予帶入水中。
一些過去的記憶重新浮上心頭,那時候他的眼睛看不清,蘇清予一直陪著他給他治療。
如今重回故地,自然會有一種很特別的感覺。
溫柔的水波輕輕蕩漾,蘇清予抬手一點點解開他的衣服。
她攀著厲霆琛精壯的身體,在他耳邊輕輕道:“放松點,阿琛。”
蘇清予很清楚,自從她中蠱以后身邊的人神經繃得很緊,尤其是厲霆琛。
也許是她早就經歷太多次生死,反倒是比常人看得淡。
對她來說,她本該死在三年前。
病入膏肓的她能活下來,蘇清予覺得已經很賺了,現在的每一天都是撿來的。
更何況她還找到了自己的親人,她這一生沒有什么遺憾了。
她不會再擔心將來,把握當下就很好。
久違的歡愉打破了厲霆琛緊張的情緒。
他緊緊擁著蘇清予的身體,像是要將她勒入自己的骨髓深處。
厲霆琛真的很怕,怕好不容易才找回的人再一次離開他。
激蕩的水波漸漸平息,厲霆琛仍舊沒有松開蘇清予的手,“蘇蘇,你一定要好好的。”
蘇清予溫柔對上他那雙擔心的眸子,纖細的指尖溫柔撫過他的眉眼。
“好。”
“我想回A市了。”厲霆琛輕輕道。
盡管雙方的家族都不在A市,但那是她們共同生活過的地方,在厲霆琛心里,那里才是他們的家。
“婚房我讓人重新布置,等回去我們拍張全家福掛上去,哪怕你爸打死我,我也不會再和你分開。”
聽到他滿是稚氣的話,蘇清予忍不住偷笑,“都聽你的。”
厲霆琛抱著她的身體,下巴磕在蘇清予的頭頂。
兩人已經許久沒有如此溫存過了,從前在一起的時間就很好,更別說后來分開了那么久的時間。
他們一直在分離中度過,難得平靜。
“蘇蘇,我還記得你剛懷孕那個時候,你就像這樣溫溫柔柔靠在我懷里,仿佛是昨天發生過的事情。”
一轉眼的功夫,他們已經有了四個孩子。
就連厲清塵都那么大了,時間過得可真快。
“是啊,那個時候我挺想生一對龍鳳胎的,男孩子像你,女孩子像我,只可惜......”
厲霆琛捉緊了她的手,“對不起。”
“都過去了。”
她那顛沛流離的前半生,只用都過去了幾個字輕描淡寫帶過,世上有幾人能做到她的胸襟。
月色降臨到山谷,蘇清予的肌膚白皙如雪,眉目如畫。
沒有了當年的稚嫩,卻顯得更加優雅出塵。
厲霆琛忍不住重新吻上她的額頭。
然而下一秒蘇清予眉頭微皺,她突然按住了胸口的位置。
“疼......”
“蘇蘇!是蘇時月噬心蠱發作了!”厲霆琛立即反應過來。
當初曹婆婆只說兩人的命相連,本來是想要用噬心蠱控制蘇時月,沒想到對方的蠱竟然這么霸道。
除卻命運之外,兩人竟然連痛覺都聯系在了一起。
此刻的蘇時月,從床上猛地摔了下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