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狂飆歲月趙康熊安妮 > 第296章 幫陳鴨打人

店老板看了一眼溜溜彈的手指,然后又看了看我。

估計也明白我這種小流氓不好惹,他態度也就立馬軟了下來,他說有話好好說,他都四十多歲的人了,被我們一堆小年輕在這按著,著實有點太丟臉了,還說隔壁鄰居們都看著呢,讓我們趕緊松開。

“你服不服?”張龍今天酒喝的有點多,這時臉紅脖子粗的掐著店老板的脖子問道。

店老板自然是連忙點頭說服,加上陳鴨這時在后面一直拽著我,讓他別跟店老板起沖突,我這才看在陳鴨的份上放了他。

當然了,我心里也明白:

陳鴨估計是在這做兼職的,我這么一搞她的兼職肯定就沒了,但我絲毫不在乎,大不了就安排到我那去做兼職。

話說店老板被我們放了之后,他也沒說什么,而是一聲不吭的回到店里去了,我生怕這狗日的去拿家伙事或者去叫人,我還讓幾兄弟注意著他。

接著我還問陳鴨:“你是在這做兼職嗎?”

陳鴨點點頭:“嗯……”

我正要繼續問呢,黑龍在后面開玩笑的問我:“我說康哥,這人是誰啊?你背著小雅在外面有女人了嗎?”

“滾,別瞎開玩笑,她是安妮和小雅的校友,也是她們的朋友。”

“哦,這樣啊,給我們介紹介紹認識下唄。”

張龍也調侃道:“就是,起碼讓她把帽子口罩啥的卸掉,讓我們看看啊,從眼睛來看應該是個美女吧。”

我尋思哥幾個都是狼,這陳鴨的性子又是乖乖小綿羊,要是讓他們看到了陳鴨長得有多好看,回頭說不定要對人家下手呢。

所以我只是擺擺手:“看好你們的人就是了,其他的別多管。”

這陳鴨也是在人多的地方顯得更緊張,尤其是哥幾個還開她玩笑,她看起來就更拘謹了。

如果不是現在口罩擋著她的臉呢,我尋思肯定能看到她紅透的臉。

我為了讓她舒服一些,還把她叫到了一旁人少的地方,然后問了問她兼職的情況。

她說她兼職是每天七點到九點,兩個小時,每天晚上管一頓飯,然后一個月一百塊錢。

聽她說完,我都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每個月一百塊錢?

這他媽也太少了吧,這一百塊錢能干啥啊?

我忍不住罵了起來:“草,才給你一百啊?我想著怎么也該給三四百吧,這一百太少了。”

“沒……沒事,反正管一頓晚飯呢,也可以了。”

“那你不是七點到九點么,現在都幾點了,這都十一點多了,你咋還沒下班呢?加班呢?”我繼續問。

陳鴨說:“今天有點忙,老板讓我干到十二點。”

“那干到十二點給你加錢嗎?還有你到時怎么回學校,宿管阿姨那邊還能給你開宿舍樓的門嗎?”

她搖搖頭說:“不加錢,宿管阿姨那邊我也說好啦,她人很好的,可能是見我條件差,她給了我一把鑰匙,說要是回去晚了我就自己開門進去。”

陳鴨這么一說我就明白了。

宿管阿姨都給她鑰匙了,說明她晚回不是一次兩次了。

我更是心疼這小丫頭了。

“草?不加錢?那你這種加班到很晚的情況,一共出現幾次?”

陳鴨的回答,讓我心里的火氣更大了,她說基本上每天都是這樣。

“草,每天都這樣?還不給錢,這不是覺得你老實好欺負,所以就使勁欺負你嗎?你等著,我這就去找這狗日的算賬,該給你的錢咱一分都不能少!”

撂下這話,我轉身朝著店里走去,同時對張龍他們說道:“這老板太他媽欠收拾了,再給我打一頓!”

陳鴨急忙追了過來,在我身后著急的說道:“你別跟他吵了,我真的已經很滿意了。”

“不管你滿意不滿意,他這就是欺負你,這個活咱別干了,你去我那干吧,我那的兼職很輕松錢也高。”

陳鴨還想勸我,但我態度堅決,甚至兇了她一句,說她越是這樣好說話,別人越是欺負她,以后總不能一輩子被人欺負吧。

陳鴨畢竟膽子小,我這么一兇,她就不敢繼續跟著我了。

我也沒有跟她多說,直接帶人沖進店里。

進店的時候,店老板正在前臺那打電話呢,這狗日的貌似在叫人來收拾我們,我聽見他說:“都是幾個小年輕,二十歲左右,你多帶點人……”

話剛說到這,他看見我進來了,接著就神色慌張的把電話掛了,然后沖我苦笑道:“老弟,喝點飲料啥的嗎?要不……要不抽根煙吧,我給你們……”

我尋思這狗日的難怪之前認錯那么快,原來是在跟我們裝。

我直接怒罵道:“我喝你媽逼抽你媽逼,還敢叫人是吧?哥幾個給我打!”

張龍幾人沖上去,把店老板按住又猛揍了一頓,這次揍的特別狠。

店老板一開始還是求饒叫嚷呢,辯解說他沒有叫人,叫他朋友過來是因為其他的事,跟我們沒關系。

到了后面可能是覺得時間差不多了,他的人估計也快來了,就也不跟我們裝了。

他威脅我說:“我勸你還是老老實實放了我,給我再好好道個歉,我朋友他們馬上就帶人來了,他們可都是十幾年前在街上拿槍和人對噴的,你們這種小逼崽子,等會……”

“啪!”

我直接甩給他一耳光:“還他媽不服氣是吧?不裝了是吧?這十幾年前的事了你跟我提這個干嘛?好漢不提當年勇知道不?”

一旁的張龍也笑罵道:“就是,現在是青出什么……什么藍來著?”

張龍這話直接讓我們哥幾個都笑噴了。

“青出于藍而勝于藍!”

“哦,對!”張龍朝著店老板的臉上拍了幾巴掌:“讓你見識見識我們小年輕的厲害。”

這時,我還瞅見陳鴨站在門口,想進來又不敢進來。

我招招手示意她進來,她這才進來。

跟著她一起進來的,還有溜溜彈。

溜溜彈進來主要是給我說一聲,說他有點事要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