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九轉妖神陳南武夢瑤 > 第245章 忽悠成功

武景山抬起頭,瞪著遍布血絲的眸子,咬牙切齒的說道:“我最多能出一千萬中品靈石,換算成上品靈石的話,就是一百萬!”

“不行不行,太少了,我這也太虧了,畢竟這可是地階高級神通……”陳南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

武景山強壓下殺人的沖動,平靜地說道:“我承認地階高級神通的確很珍貴,可是即便拿去拍賣,都很難賣出一千萬中品靈石的天價。”

“真的是這樣么?”陳南的目光看向柳擎等人。

柳擎神色嚴肅地思索起來,片刻后他說道:“一百五十年前,荒州最大的商會組織天泰商會,舉辦了一場規模極大的拍賣會,那次的拍賣會上,曾經出現了一次地階高級神通,拍出了一千三百萬中品靈石的天價。”

聞言,陳南臉色頓時冷了下來,看著武景山說道:“你這么做,是不是有些不地道?”

武景山臉色微變,急忙解釋道:“陳兄你聽我說,不是我騙你,類似一百五十年前的那場拍賣會,不可能再舉辦了,我承認,地階高級神通的確值一千三百萬這個價格,可是沒有那種等級的拍賣會,是賣不出那種價格的!”

“你說的也有道理,不過我感覺依舊還是虧了。”陳南點了點頭,臉上露出思索狀,“不如這樣吧,你支付我一千萬中品靈石,外加幫我打探一個消息,我便跟你交易。”

陳南突然松口,讓武景山一時間都沒反應過來了,愣了好一會,他才回過神來,他想都沒想,直接答應,“好,沒問題!”

“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陳南嘴角微微揚起。

武景山深吸口氣,一咬牙忍著強烈的肉痛,拿出了一枚戒指,“這是一千萬中品靈石。”

陳南接過戒指掂量了一下,神識同時滲入其中,果然是一千萬中品靈石,雖然這不可能是武景山的全部家當,但絕對是一筆不菲的財富,否則的話對方的表情也不會如此猙獰。

“不過丑話我先說在前面,現在我只能給你古帝訣的一部分,待你那個消息有結果了之后,我再將其余的部分給你。”陳南淡淡說道。

“這……可,可是我這一千萬中品靈石……”武景山的臉色難看起來。

“如果你信不過我,那就算了。”陳南無所謂地擺擺手,作勢就將戒指遞了回去。

武景山都沒有時間去思考,“好,好,我同意,不過你必須要保證,你口中所謂的消息,一定可以打探得到。”

“當然,以武族的實力,很輕松便可以查出來。”陳南嘴角一揚。

話罷,他拿出了大道本源殘缺的地圖。

“這是我偶然得到的一張藏寶圖殘篇,按照殘圖判斷,總共應該有三個部分,我需要你幫我找出其余的兩個部分,我百分百確定,那兩個部分一定在荒州。”陳南將殘缺地圖遞給武景山。

上方雖然標記有大道本源的位置,但是卻是用特殊圖案標注出來的,當初青姬雖然認出了這個圖案,但別人卻不一定認得出來,所以陳南才放心的將殘圖給武景山。

武景山將殘圖拿在手中仔細端詳起來,眉頭緊皺,“這是什么地圖?地貌特征倒是跟荒州有些相似,不過看起來有些奇怪。”

他心中卻非常不屑,如果這真是寶藏地圖,或許早就被人探索過,雖然荒州很大,但修士也很多。

他們武族可以說對荒州任何一個角落都了如指掌,至少在他這個世子所知道的信息中,荒州目前沒有任何未曾探索過的寶藏遺跡。

更何況,就算有這種遺跡,也根本不需要什么狗屁地圖。

“哼,白日做夢的土鱉!”武景山心中冷笑一聲,對陳南的鄙夷更甚,往往就是這些垃圾人,才喜歡做這種一步登天的美夢,須不知就算有寶藏遺跡,怎么會輪到他們這些人?

陳南的目光始終在盯著武景山的表情,“看來他果然不知道地圖跟大道本源有關。”

這是對他非常有利的局勢,陳南心中繼續思索著,“武景山說地圖跟荒州的地貌特征有些許相似,難道上面標記的本源就在荒州?”

“可是如果真在這里的話,荒州這么多強者為何沒有發現?”

“難道沒有地圖就找不到大道本源了?”

大道本源的氣息與威勢,陳南親眼見識過,如果真的在荒州,不可能逃過三大家族強者的感知。

短暫的思索之后,陳南嘆了口氣,“算了吧,待集齊地圖之后,一切謎題都將揭曉,想必以武景山的能力,找到兩張殘圖應該不難吧。”

之所以跟武景山做交易,陳南的最終目的,便是想借助對方的力量尋找殘圖。

畢竟以他一人之力,恐怕一輩子都找不到,武景山作為武族的世子,能動用的力量,絕不是陳南能比的。

此人雖陰險狡詐睚眥必報,跟對方合作有很大風險,以武景山的性格,在得到古帝訣后,必定會殺人滅口。

所以陳南便找了個借口,只給對方一部分,如此一來,便可以合理的利用武景山去尋找殘圖了,最關鍵的是,陳南自己也只有一式開山掌而已。

一切說來話長,實則只是發生在電光石火間。

“陳兄放心,十天之內,無論能不能找到其余兩張殘圖的信息,我都會通知你。”武景山將殘圖遞還給陳南,心中冷笑補充了一句,“屆時也就是你的死期!”

“可以,十天后你可以來柳家找我。”陳南點了點頭。

“哦?柳家?陳兄莫非是柳家的人?”武景山露出詫異之色。

“我……”陳南剛想說不是,可是柳說過,他是代表柳家來參加考核的,所以他不能否認。

“我在柳家也待過一段時間,似乎沒見過陳兄啊。”武景山盯著陳南。

“他,他是柳家的女婿……”

清脆的女聲響起,幫陳南解了圍。

說話的是柳芊芊,她的臉泛起紅韻。

“女婿?這是師尊替我安排的身份么?”陳南心中喃喃道。

武景山皺了皺眉,依舊有些狐疑,不過也沒再多問。

陳南咳嗽兩聲,將一千萬中品靈石的戒指收入懷中,然后從自己的戒指中拿出一張泛黃的羊皮卷。

“這就是古帝訣的一部分,剩下的以后再給你。”

武景山一把奪過羊皮卷,迫不及待的翻閱起來,漸漸地,他的臉色逐漸潮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