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回魂夜 > 第115章 離開
    ??¤我的話說完之后,田光嘆了一口氣,然后對我說道。其實告訴你們也無妨,一個月前,我女兒參加了一次古墓的挖掘,不過后來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女兒上班的文物局停止了挖掘,并將那地方保護了起來,我女兒從那時候回來就變了,她不愿意見人,本來是跟我們一起住的,后來她自己搬到了現在住的地方,白天她都在房間里待著,只有晚上的時候才會出來轉轉。更可怕的是她現在每天至少要喝掉一公斤的鮮血,再這樣下去,我怕……

    說到這里。田光一度哽咽,到底是做父親的人。可憐天下父母心,自己的女兒現在人不人鬼不鬼的,作為一個父親不可能不著急。

    這時候張兵跟趙鐵都看向了我,連杜瑤都轉過了頭來,見他們都看向了我,這時候我皺著眉頭開始回憶從大姨那里學到的知識。

    其實田園這種情況有點像被僵尸給咬了的特征,大姨曾經跟我說過,在這個世界上有一種生物叫做僵尸,其實僵尸大家并不陌生,不過真正見過僵尸的,而且真正了解僵尸的則少之又少。

    大姨跟我說,真正的僵尸并不是電視電影上面那些穿著清朝服,蹦蹦跳跳的,真正的僵尸分為好幾個種類,而且真正的僵尸都是能自如行走的。

    想了想,我就對田光說道,田總,如果是這樣的話,我要好好的檢查一番,您女兒的癥狀有點像是中了僵尸毒,我要看看她到底是被咬了,還是其他什么原因感染上尸毒的,總之我只有查看之后才能知道該怎么辦,不過你不用太擔心了,如果真的是中了尸毒,你女兒現在并沒有失去神智,那就有辦法救的回來。

    見我這么說,田光轉憂為喜,他激動的對我說道,小張兄弟,只要你能救我的女兒,不管多少錢,你隨便開口,我一定滿足你的一切要求。

    田光的話說完之后,我笑了笑,然后我就對田光說道,田總,錢雖然好,不過這并不是我張良的追求,咱們先不說別的了,一會兒吃完飯我們就去你女兒那里看看吧。

    我的話說完之后,田光連忙點頭,接下來大家吃飯的速度不由的加快了不少,等我們吃完之后,大家便一起坐著田光的卡宴離開了酒店。

    這一次我們并沒有去鳳凰小區,因為上次出了那件事之后,田光便將他女兒帶回了別墅,在快到田光家的時候,田光跟我說,他女兒這些天一直待在自己的房間里不出來,不吃東西不說,每天飲血的量也比以前增加了不少,其實田光早就想來找我了,因為上次對付吳老的時候,他知道我會點真本事,所以前幾天田光就想找我來幫忙,只不過那時候杜瑤還沒醒,所以他便沒有過來。

    田光家在郊外,他家的別墅非常大,等到了之后,田光便讓家里的保姆給我們沏茶,到底是大老板,此時他雖然急著救自己的女兒,不過最基本的禮數卻沒有忘記。

    就在那個傭人要給我們去倒茶的時候,我制止了她,然后我就對田光說道,田總,還是先去看看你女兒吧,喝茶的機會多的是,先辦正事要緊。

    見我這么說,田光感激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便帶著我們一起向樓上走去,到了二樓之后,田光帶著我們在一間房門外面停了下來,接著他便敲了敲門,然后說道,園園,把門開一下,是我。

    不過這時候房間里的門并沒有開,就聽到田園在里面說道,別來煩我,我要睡覺呢!

    田園的一番話嚇了我們一跳,這女孩兒的脾氣還蠻大的,這時候田光苦笑了一下,然后繼續溫和的說道,園園,你開一下門,上次你不是說要見一見救你的人嗎?我已經將他們帶過來了,你開門吧 開門吧,爸爸沒有騙你!

    田光的話說完之后,房間里沒有再傳來聲音,不過很快,房間的門就開了,這時候我們就看見了穿著睡衣的田園站在門口,田園的臉色有點白,而且黑眼圈似乎也蠻厲害的,不過她天生麗質,倒也沒有覺得什么異樣。

    見我們果然站在門口,田園很高興,這時候她就走到杜瑤身邊,然后拉著杜瑤的手說道,妹妹,你的傷……

    杜瑤是個脾氣很好的人,田園的話說完之后,杜瑤笑了笑,然后對田園說道,已經沒事了,今天剛剛出院。私每東劃。

    杜瑤的話說完之后,田光就笑了笑說道,園園,你難道要讓客人站在門外么?先請人家進去坐坐吧,放心好了,老規矩,爸爸不進你的房間。

    田光的話說完之后,田園點點頭,然后便將我們讓進了放進,在進房間的時候,田光還偷偷的對我做了一個拜托的收拾,這時候我也沒說什么,點點頭便跟著杜瑤她們走進了房間。

    果然跟田光說的一樣,現在是大中午,田園房間的窗簾都給拉上了,房間里也只是亮著一盞小臺燈,能見度非常的有限,進入房間之后,杜瑤就故作好奇的對田園說道,姐姐,現在是大白天,你為什么不拉開窗簾呢?

    見杜瑤這么說,田園沒有立即回答,而是先謝謝我們上次救了她,說完之后,田園嘆了一口氣,然后對我們說道,其實上次你們為了救我,差點丟掉了性命,我心里一直很愧疚,說句實話,我知道我自己活不久了,早死跟晚死都沒有什么區別的。

    見田園自己都這么說了,這時候我也沒有再跟田園兜圈子,看了她一眼,我就對田園說道,田園,其實我們這次過來,就是看能不能幫你的,你的情況,田總已經跟我們說了,不過他說的并不是很詳細,你能不能跟我們說一下到底是什么情況,說不定我們有辦法救你也不一定。

    見我這么說,田園眼前一亮,不過緊接著就暗淡了不少,她嘆了一口氣對我們說道,謝謝你們的好心,不過我并不是生病了,我遇到的情況匪夷所思,估計就算是說了,你們也不會信的。

    見田園這么說,我連忙對她說道,田園你放心好了,你只要實話跟我們說,說不定我們還能找出辦法來救你,要是你什么都不愿意說的話,那我們就真的束手無策了,你還年輕,我想你也不想讓深愛你的爸爸媽媽白發人送黑發人吧?

    我的這一番話似乎戳中了田園的痛處,她咬著嘴唇沒有說話,過了良久田園這才長出一口氣對我們說道,好吧,那我就將事情的經過跟你們說一下,但是請你們相信我,我說的一切都是真的!

    田園的話說完之后,我們都點了點頭,接著田園便跟我們講了事情的經過。

    一個多月前,田園所在的文物局接到一條線索,在黃龍市的黃龍山里,有村民挖草藥的時候挖到了一層青磚墻,那村民沒敢繼續挖,將這條消息反應到了村里,后來村里又將情況反應到了市里,在接到這個消息之后,文化局的人便開了一個會,大家都懷疑這是古墓,所以決定前去看一看。

    到了黃龍山之后,田園他們一行人便被村長帶到了挖到磚墻的地方,經過仔細的辨認,文化局的人非常興奮,這應該是唐朝的建筑,當即一行人便開始小心翼翼的挖掘。

    很快那磚墻就被打通了,讓考古人員意外的是,鉆墻的下面什么都沒有,而是一具紅木棺材,紅木棺材被磚墻緊緊的包裹住了。說的簡單一點,就是這具紅木棺材的周圍被砌了一層磚墻,這讓在場的人都愣住了,因為這樣的墓葬方法還真不多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