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回魂夜 > 第114章 武道大會
    ??????????????杜瑤的話說完之后,我點了點頭,然后對杜瑤說道。其實之前我也想過這些了,這三起案件都是疑點重重,也不怪人家警察會來找我,之前我帶著你去學校找李剛這件事。我就擺脫不了干系。

    我的話說完之后,杜瑤嘆了口氣,然后對我說道,其實六六,要說有嫌疑的,估計我的嫌疑才是最大的,只不過我已經死了,警方懷疑不到我身上了而已。難道你就沒有懷疑過,這件事情是我做的?

    杜瑤的話說完之后她的大眼睛一直盯著我看,這時候我笑了笑。然后對杜瑤說道,我為什么要懷疑你?要知道。陳燕死的時候,你跟李剛都在我家呢,你跟李剛都沒有作案時間,這說明你跟李剛都沒有嫌疑。

    頓了一下,我繼續對杜瑤說道,而且你心性不壞,你就算報仇殺了她們,你也不會將她們的內褲扒下來套在她們的頭上的。

    我的話說完之后,杜瑤點了點頭,然后嘆了一口氣說道,確實,我之前一直想報仇,想將她們這些害死我的人全部殺死,但是現在她們真的死了,而且死的這么沒有尊嚴,我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說道這里,杜瑤就對我說道,六六,我們來查查這幾件案子吧,我想知道這背后的兇手到底是誰,查出來了,我心里也好受一些,要不然我總感覺她們的死跟我有關。

    見杜瑤這么說,我安慰了她一下,然后對她說道,放心吧,我們要是真的去警局上班了,肯定能參與偵破這幾件案子的,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一下,等明天早上醒來之后,我們再一起跟大姨去黃龍警局。

    見我這么說,杜瑤點點頭沒有再說什么,睡覺的時候我打了地鋪,雖然杜瑤讓我睡床上,但是我自己感覺有點別扭,所以最終還是在地上打地鋪對付了一個晚上。

    第二天醒來之后,我就看見杜瑤已經不在房間了,走出房間的時候,我就看見大姨坐在那看電視,杜瑤系著圍裙在廚房忙活呢,看到這一幕,還真有一種家的感覺。

    大姨這時候也看到我出來了,看到我正癡癡的看著杜瑤忙碌的背影,大姨咳嗽了一下,見我緩過神來,大姨白了我一眼說道,趕緊去刷牙一會兒吃早飯,我們一會兒就去警局。

    見大姨這么說,我連忙點點頭,然后便走到洗手間去洗漱去了。

    早上吃過早飯,我跟杜瑤還有大姨便一起離開了家門,等我們走出房間的時候,正好看到晨練回來的老王,老王跟我大姨認識,他跟大姨打了聲招呼之后便好奇的打量了幾眼杜瑤。

    杜瑤之前打暈過老王,還上過老王的身,所以被老王這么看著,杜瑤有點不好意思,一個勁的往我后面躲,這時候我瞪了一眼老王,然后兇巴巴的說道,老王,你看啥呢,瞧你那綠豆小眼睛!

    被我這么一說,老王連忙收起目光,然后干笑了兩聲說道,咦?這是你女朋友啊?我怎么老是感覺有點眼熟呢?好像在哪里見過。

    大姨這時候就笑著說,你老眼昏花了,見過的人多呢,行了,我們還有事,先走了啊。

    說完之后,大姨就帶著我們下了樓,其實這個老王人還是不錯的,就是有點不會說話,其他都還挺好。

    出了小區之后,我們就打了一個的士去了黃龍警局,大姨今天戴了個黑色墨鏡,感覺很有派頭,她帶著我們進了警局之后,直接跟那門口的警衛說,我來找你們陳局長的,你通報一下。

    對方見我大姨這么有派,也沒說什么,拿內部電話打了一下,沒多久,對方就很客氣的對大姨說,您直接進去,陳局長在四樓,左手邊第一 手邊第一個辦公室,他正在辦公室等著您呢。私華節扛。

    對方的話說完之后,大姨點了點頭,然后便帶著我們走了進去。

    走樓梯來到四樓之后,我們很快就找到了局長辦公室,大姨敲了敲門,里面很快就傳來了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讓我們進去。大姨這時候便推門帶著我們進去了。

    對方畢竟是我們黃龍市的條子王,所以走進去之后,我跟杜瑤都有點拘謹,大姨明顯跟這個陳局長認識,她走進去之后,正在辦公的陳局長放下手里的文件,然后站起來笑道,何大師,您來啦,快請坐。

    別人叫我大姨何大師,但是大姨究竟叫什么,我也不知道,大姨也從來沒跟我說過,大姨這時候點了點頭,然后就讓我跟杜瑤打招呼,我跟杜瑤也不是拿不出的人,一起叫了一聲陳局長好。

    本來我以為像這種身居高位的人會很難相處,不過眼前的這個陳局長卻挺平易近人的,他讓我們都坐下來之后,還親自給我們三人一人倒了一杯開水。

    雙方都坐下來了,大姨就指了指我跟杜瑤,然后才對陳局長說道,老陳,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之前我給你打過電話,這是我大侄子張良,這姑娘是我大侄子的未婚妻何瑤,他們的事情沒有什么問題吧?

    大姨叫杜瑤為何瑤,也是因為不想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麻煩,在來之前大姨已經跟我們說過了,所以大姨叫杜瑤為何瑤的時候,我們也都沒有太驚訝。

    這時候陳局長就點了點頭,然后對大姨說道,何大師你都親自開口了,這點事情我又怎么可能不幫忙?他們兩個先從協警干起吧,一年內我給他們轉正,至于這個女的,等一下我讓戶籍部的人給她重新登記一下,這些都不是什么難事。

    見對方這么說,我跟杜瑤都挺開心的,不過就在這時候,陳局長皺了皺眉頭說道,不過你之前跟我說的,你說他們倆能幫助破這次的案件,這是真的嗎?

    陳局長說的這次的案件,我們當然知道是那三個女生死亡的事情,這時候大姨看了一眼陳局長,然后對他說道,我大侄子已經得到了我的真傳,我會的他都會,你覺得他有實力幫你們偵破案件嗎?

    見大姨這么說,陳局長一下子笑了,他看著我說,那太好了,有何大師的大侄子來幫忙破案,這件案子看來就不會成為懸案了,何大師你不知道,為了這件案子,我吃不香睡不眠,就算你不來找我,我都要去找你幫忙了。

    接下來大姨跟陳局長聊了很多,不過聊的都是以前的事情,從對話中我聽出來了,大姨以前幫了陳局長不少的忙,還救過陳局長一命,怪不得陳局長對我大姨那么的尊敬。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大姨跟陳局長聊完了,這時候大姨就對我跟杜瑤說道,以后你們倆人就在這里好好干,有什么事情就跟陳局長說,他是自己人,會幫你們的,實在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你們也可以回鄉下來找我。

    見大姨這么說,我跟杜瑤都點了點頭,大姨這時候跟陳局長打了聲招呼,然后便離開了陳局長的辦公室。

    大姨走了之后,我跟杜瑤都有點拘謹,這時候陳局長笑了笑,然后對我跟杜瑤說道,你們倆不用拘謹,你大姨都說我是自己人了,以后我會代替你大姨照顧你們的。

    說道這里,陳局長看了我一眼,然后對我說道,對了小張,你對這幾起案件怎么看?

    剛剛大姨說了,她會的我都會,現在陳局長來問我看法也是情喇中,我并沒有慌張,而是對陳局長說道,陳局,那三具女尸還沒有火化吧?如果沒有的話,我想去看一看她們的遺體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