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回魂夜 > 第111章 團聚
    cdggggg田園這句話還真把我問住了,確實,以前別說僵尸了。就連鬼我都不相信有,要不是親身經歷了這么多事情,我估計我還是不會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跟僵尸的。

    見我在那苦笑不說話,田園笑了笑。然后從沙發上站起來說道,行了,就這么著吧,我們明天中午出發,到時候我開車過來接你們。

    見田園這么說,這時候我也沒有再想那么多,點點頭對田園說道,那好吧。明天中午不見不散,我送你下樓。

    在下樓的時候,田園好奇的問我道。據我所知,杜瑤的父母是知道杜瑤已經死了。而且杜瑤的容貌已經改變,今天你們去見杜瑤的父母,杜瑤的父母是怎么相信你們的?

    田園的話說完之后,我笑了笑,然后對田園說道,她們畢竟是一家人,親人之間血濃于水,所以我們今天相認還是很順利的。

    見我這么說,田園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么。

    田園是開車過來的,將田園送上車之后,我便跟她打了聲招呼,然后便回到了家中。

    這幾天一直跟杜瑤睡一張床,以至于現在杜瑤不在了,晚上我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覺,迷迷糊糊一直到后半夜我才睡了過去,我也沒想到杜瑤不在,我竟然會這么想她。

    第二天早上起床之后,反正杜瑤也沒在,我光著身子準備去洗浴間洗一把澡,剛走出房間,我就看見系著圍裙的杜瑤正端著一盤早餐從廚房里走出來,正好跟我撞了個對面。

    看到杜瑤回來了,本來應該是一件高興的事情,不過操蛋的是我又一次光著身子站在了杜瑤的面前!

    好在我反應也足夠的快,逃也似的跑回了房間,然后穿了一套睡衣這才從房間里走出來。

    等我從房間里走出來之后,我就看見杜瑤跟沒事人一般,一邊收拾著餐桌一邊笑著對我說,六六,你昨晚很晚才睡吧,我回來的時候都聽你打呼了呢。

    見杜瑤這么說,我苦笑了一下,然后對杜瑤說道,這不是你不在么,你不在我這覺就睡不踏實,一直到后半夜才睡。

    見我這么說,杜瑤顯的很高興,她歪著腦袋眨了眨眼睛,然后對我說道,真的?

    這時候我一邊向衛生間走,一邊對杜瑤說道,當然是真的了,哦對了,你怎么一大早就回來了?怎么不在你爸媽那里多待一會兒?

    在衛生間刷牙的時候,我就聽杜瑤跟我說,是她媽媽讓她早點回來的,我是她的救命恩人,杜瑤的媽媽讓杜瑤要知恩圖報,回來幫我做做家務什么的。

    杜瑤的話讓我苦笑不已,她是我女朋友,又不是保姆,我這個人也不是很懶,基本的家務,我自己就能做了。

    洗漱了一番之后,我便跟杜瑤一起吃了個早飯,在吃早飯的時候,我就將田園昨天來這里,讓我們今天中午陪她去浙江尋找困龍山的事情說了。

    我的話說完之后,杜瑤給我夾了一根油條,然后便笑了笑對我說道,六六,這個就你決定吧,總之你去什么地方,我杜瑤都跟你在一起。

    見杜瑤這么說,我心里暖暖的,吃過早飯之后,我便跟杜瑤坐在客廳里看電視,我們現在坐在家里等田園過來就行了,至于這次去浙江,需要的東西田園已經準備好了。

    大約中午十一點這個樣子,我的電話就想了,我知道是田園打過來的,拿起手機看了一下,果然是田園。

    接通電話之后,田園就跟我說,六六,我已經到你們小區門口了,杜瑤回來了么?回來了你們就來門口集合。

    這時候我說了聲回來了,我們馬上過去。說完之后我變掛斷了電話。 了電話。私肝冬才。

    等我帶著杜瑤一起來到小區門口的時候,我們就看見一輛霸氣的路虎停在小區門口呢,田園他們此時也看到了我們,這時候田園就將車窗搖下來示意我們上車。

    等我跟杜瑤打開車門之后,我就看見阿大跟阿二這兩個酷酷的保鏢都坐在車里呢,本來我準備跟他們打聲招呼的,不過對方似乎不怎么待見我跟杜瑤,連看都沒看我們一眼。不過我也沒有往心里去,帶著杜瑤便上了路虎車。

    上了車之后,田園便問我跟杜瑤有沒有吃午飯,我跟杜瑤都說還沒吃呢,這時候田園便直接開車帶著我們找了一家檔次還算不錯的餐廳吃了午飯,在吃午飯的時候,田園就跟我們講了很多注意的事項,她跟我們說,從地圖上看,這座山在浙江甚至連名字都沒有,而且山的周圍都是原始森林,所以咱們這次去可能會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麻煩,大家一定要多加注意,你們也要做好心理準備。

    田園的話說完之后,我跟杜瑤都點了點頭,而且我心里也沒當回事,雖然我不敢說自己比別人強多少,但是田園這樣的女子都不怕,我這個大男人肯定更不怕了。

    吃過飯之后,我們便回到車子里休息了一會兒,然后田園便駕著車子出發了。

    其實浙江離我們黃龍并不是很遠,坐動車過去估計也就兩個小時,不過開車就不一樣了,我們一直到了晚上十二點,這才到達了浙江的一個小城。

    這時候我們沒有繼續前進,反正大家都不是很急,沒必要日夜趕路。

    找了一家酒店住下來之后,我們便在田園的房間集合了一下,田園跟我們說,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到目標所在地估計還要兩三個小時的車程,所以大家今天晚上早點睡,我們明天一早起來就趕路。

    見田園這么說,我跟杜瑤點了點頭,然后我們倆人便一起離開了田園的房間。

    回到我們自己的房間之后,我跟杜瑤便回房間洗漱了一番便上床睡覺去了。

    第二天早上七點多鐘,我們在酒店里吃了早飯便直接上路了,大約快到十點的時候,我們改為了步行,雖然我們還沒到目的地,但是前面現在是原始森林,我們根本沒有辦法繼續前進。

    下了車之后,田園手里拿著一張地圖,然后觀察了一下周圍,接著便對我們說道,方向是對的,不過我們要穿過這片原始森林,阿大阿二,你們負責在前面開路。

    田園的話說完之后,阿大跟阿二點了點頭,然后便徑直走進了原始森林,這時候我們也沒有多說什么,大家背上了背包,跟在阿大阿二的后面便走進了原始森林。

    這里應該屬于無人區,至少我們開車來到這里的時候,在這周圍我們并沒有發現任何人的身影。

    走進那原始森林之后,我就發現這里的光線一下子暗淡了不少,基本上都被那茂密的樹木給擋著了,而且地上枯黃的樹葉堆積的非常厚,以至于一腳踩下去,往往都會陷下去很深,這種感覺非常的不舒服。

    在下車的時候,田園曾叫我們穿上了一套作戰衣,鞋子也都換了,換成了那種密不透風,很結實的膠鞋,一開始我還不知道為什么,不過進入森林沒多久我就知道原因了。

    走了沒多久,我就感覺脖子上生疼,就跟被什么東西咬了一般,見我一直在那抓,杜瑤這時候就問我怎么了,我皺了皺眉頭對杜瑤說道,你幫我看看,我脖子上是不是有蟲子,媽的,疼死我了。

    見我這么說,杜瑤連忙湊到我身邊看了一下,誰知道緊接著杜瑤便尖叫一聲,她的尖叫把我們都嚇了一跳,前面的田園還有阿大阿二都停了下來,田園一臉關心的問杜瑤怎么了,杜瑤這時候指著我的脖子,一臉恐懼的說道,六……六六的脖子上好多螞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