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回魂夜 > 第110章 大姨!
    ??????????????倒不是我不想往前面走,而是剛剛好在打牌的幾個人此時也不打牌了,四個人都直愣愣的看著我。要知道,這是在水里,不比陸地上,被四個洋鬼子瞪著。這種感覺并不好受。

    說實話,這時候我多多少少有點擔心,要是這四個人一擁而上,不用群毆我,直接將我身上的潛水裝備給扒了,我估計也活不成了。

    雖然著急,但是我知道這時候自己千萬不能慌,鎮定了一下。我忽然記起來大姨曾經跟我說過,這個世界上有一種鬼魂,他們生前橫死。所以死后會留在自己橫死的地方,有的鬼魂留在那里是想禍害他人。搶一個投胎的名額,有的人留在死前的地方,是自己還有心事沒了,如果遇到這樣的鬼魂,有時候不一定要跟對方硬來,看看對方的心愿是什么,如果能幫助對方達成心愿,那么也算是功德一件,對方沒了牽掛,自然會歡天喜地的去投胎做人的。

    想到這里,我看了一眼這四個洋鬼子,還有他們的這艘船,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些人肯定是遇到了沉船事故橫死在這里無疑,不過對方應該并不是要找替死鬼,要不然他們早上去將我們的橡皮艇給弄沉了,不過這時候我還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一來我不會英語,再一個,我現在在水里,根本不可能說話。

    就在我急的抓耳撓腮的時候,對方站起一個人,是個四十幾歲的洋人,鼻子非常的大,看起來就像是假鼻子一般。

    對方站起來之后,便向我這邊走了過來,到底是水鬼,在水里行走一點不受浮力的影響,他走到我面前之后,先是深深的給我鞠了一躬,然后他便開口用中文對我說道,年輕人,你別害怕,我們不想害你們。

    對方會說我們中國話,我倒是沒有多么的意外,畢竟這些洋人來到了我們華夏,會點國語也是情喇中的事情,這時候我點了點頭,示意對方繼續說。

    見我點頭,那中年人走到我身邊,接著他便揮手像是擺弄著什么,沒多久我就明白了,對方在我身體周圍弄了一個不小的氣泡,弄好了之后,那中年人就對我說道,年輕人,你現在可以將頭套摘掉了,這樣也方便我們交流。

    見對方這么說,雖然我還是有點害怕,不過想了想,我還是將頭套給摘了,因為對方要害我的話,根本不用這樣子。

    將頭套摘了之后,我就驚訝的發現我的周圍確實沒有一丁點水珠了,氣泡里也有空氣,呼吸根本不受影響,確實有點小神器。

    這時候對方很客氣的點點頭,然后對我說道,四年前,我們幾個科考隊員來到這里,不幸的是遇到了一種不知名的生物襲擊,對方將我們的船弄沉了,最后我們船上的四個成員都淹死在了這河中,客死異鄉,魂魄也不能回到故鄉,我們在這里等了整整四年,今天終于有船只從這里經過了,所以才設法將你們給攔了下來,還請小伙子你別生氣,我們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對方的話一說完,我心里就知道對方是有事相求了,跟大姨說的一樣。不過我沒有一口答應對方,因為我對這群人來我們華夏大地的意圖有點好奇,而且這個中年人剛剛說了,他們是科考隊員,這荒山野嶺的,有什么值得他們科考的?

    想到這里,我點點頭,然后對那個中年人說道,想要我們幫你們其實不難,不過你要實話跟我說,你們不待在國外,來我們華夏做什么?這里有什么值得科考的嗎?

    我的話說完之后,對方笑了笑,然后對我說道,這個不難,我們死都已經死了,也沒有什么秘密不秘密的了,既然小伙子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訴你吧。

    說道這里,那個中年人想了想,這才對我們說道,四年前,我們在你們華夏的文物販子手里購得一塊令牌,這令牌非常的考究,而且造詣非凡,當時我們買下這令牌的時候,那個文物販子就跟我們說,據說拿著這塊令牌前往華夏浙江某個無人區,可以憑借此令牌找到古時候一個巨大的寶藏!

    說道這里,那個中年人頓了一下,這才繼續說道,這塊令牌工藝考究,是難得一見的古玩正品,所以得到這個消息之后,我們很重視,最后我們幾個人商量了一下,然后便來到了華夏,誰知道寶藏沒有見到,我們卻橫死在了這里。

    那個中年人這番話說的很是傷感,我心里也有點替他們難過,不過這時候我更加好奇對方說的那塊令牌,要知道,我們此次前來,也是因為手里有了圣龍令和一張地圖才過來的,現在對方說他們也是因為一塊令牌而過來的,我怎么可能不好奇?

    沒有疑惑,看了一眼那中年人,我便對那中年人說,你們的那塊令牌還在不在?能否借我看一看?

    我的話說完之后,那中年人點點頭,然后便從懷里拿出一塊漆黑色的令牌出來,一開始看顏色,我以為跟我們的圣龍令不一樣呢,誰知道看到上面的字時,我整個人一下子就愣住了,那黑色的令牌上面寫著圣龍令三個大字,而且從外形上看,這個中年男子手里的令牌跟我們的圣龍令也是一樣,這時候我的腦袋有點暈圈,難不成這圣龍令不止一塊?私雙圍技。

    見我皺著眉頭,那個中年人以為我不想幫他們,這時候對方就討好的將那黑色圣龍令遞給我,然后對我說道,小伙子,我們現在已經是亡魂了,要這東西也沒用,我看小伙子你骨骼驚奇,器宇不凡,就算現在不是,將來也是了不起的人物,這塊圣龍令我就交予你了,只求你能幫我們完成一個小小的心愿!

    對方的一番話讓我苦笑不得,要是他最后再來一句,維護世界和平的重任就交給你了,我一定會人為這丫的肯定沒少看周星星的電影。

    雖然還不知道眼前的這黑色圣龍令到底跟我們那塊圣龍令有什么瓜葛,不過我還是第一時間將那圣龍令接了過來,接著在兜里放好,做完這一切之后,我看了那老外一眼,然后才對他說道,說吧,只要力所能及的,我就幫幫你們,不過你們也別太離譜,違背原則的事情我是不會做的。

    我的話說完之后,那個老外連連點頭,接著他便對我說道,這個請放心,我們的要求也不高,只求小兄弟能將我們的遺骸帶出去,隨便找一個地方將我們的遺骸燒了,然后就地安葬就行了,這四年我們的遺骸一直在水里浸泡,不能入土為安,所以我們四人也只能留在這里,雖然我們現在是鬼魂了,但是每天被河水浸泡的那種痛苦,從來都沒有減少過。

    見對方的心愿原來是這個,這時候我便點點頭說道,這個我可以幫你們,你們現在把你們的遺骸收拾一下,我現在就上去幫你們入土為安。

    見我這么說,那個中年人激動的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他連忙點頭,接著便讓其他幾個人去將遺骸給抬出來,那三個老外聽說我要幫他們,一個個也都是非常的高興,沒一會兒他們就抬出來了一個蛇皮袋,那里面應該是這些人老外的遺骸。

    這時候我便用捆在身上的繩子將那蛇皮袋給捆了個結實,然后便對那個中年人說道,我現在就上去幫你們把遺骸給燒了,然后入土為安,到時候你們就不受禁錮,自己上來回自己的國度投胎去吧。

    我不知道的是,就是我這樣一個善意的舉動,卻給我們埋下了很大的隱患!